•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儒道至圣 > 第1105章 枉为虚圣
  • 第1105章 枉为虚圣

    作品:《儒道至圣

        宗甘雨依旧镇定,但雷傲霍然起身,怒视云骆。

        “云骆老先生,您如此做,未免太过霸道!宗圣还健在,我们雷家为人族立下大功还没有过三十年,你们竟然敢落井下石!”

        “哪家的大学士出言不逊,辱及宗圣?”云骆居高临下,冷漠地望着雷傲。

        雷傲身体轻轻一颤,对方可是最不讲道理的礼殿阁老,而自己只是雷家不稳的家主。

        一位是大儒,一位是大学士,看似只是一个文位的差距,但实际的差距比童生和进士还大。

        圣院的阁老更在普通大儒之上。

        而这位云骆,本身就是云圣世家之人。

        雷家除了那少数几位老家伙,其他年轻一点的大儒见到云骆都要主动行礼,更何况雷傲这个大学士。

        “在下只求公道!”雷傲色厉内荏道。

        “是你雷家的公道,还是我人族的公道?”巫九质问。

        雷傲无可奈何,自己在礼殿阁老面前根本没有说话的底气,只好看向宗甘雨,这位可是曾经一人杀两头大妖王的厉害人物。

        所有人也看着宗甘雨。

        片刻之后,宗甘雨轻咳一声,道:“听闻方虚圣欲前往血芒古地,我看此事便暂时搁置,等方虚圣从血芒古地回来,再作商议。”

        雷傲轻轻松了口气,心中虽然不甘,但也无计可施,礼殿的这些人太倔强,而宗雷两家的确用了不名誉的手段,再继续闹下去,反而会让自家人栽进去。

        雷傲瞥了一眼方运,眼中有厌恶,还有一丝讥笑,这种事,只要两家家主稍作妥协,就可以全身而退,主动权完全不在方运手里。所谓虚圣。在没成为大儒之前,不过是另一种傀儡罢了。

        想到“傀儡”,雷傲右拳紧握,能成为家主。哪怕是雷家各大儒妥协的结果,也有自己的努力,只要能坐稳家主之位,不断培养自己的力量,等自己成为大儒之后。羽翼一旦丰满,必可掌握雷家大权,带领雷家走向辉煌。

        雷傲不由得想起自己那位堂兄雷越,任雷家家主数年,对方运的态度一直不明,逐渐被家老们疏远,在最后竟然为方运求情,希望雷家主动道歉化干戈为玉帛,彻底惹恼家老。

        雷家家老们原本在谋划废除雷越的家主之位,但后来雷越竟然心灰意冷。把自己流放到荒城古地,说是为雷家保留最后的血脉,又惹恼了一大批人。

        堂堂一家之主去了荒城古地后,雷家稍有地位之人都没有去看望,可见雷越选择了何等错误的道路。

        雷傲望着方运,又看看礼殿,不动声色,但心中却有一个声音在嘶吼。

        “蠢货!西海龙圣已经亲口说,雷祖必将重临人间!到那时,我雷家才是万界第一世家!哪怕是龙族。也只能往后排!”

        云骆看向方运,问:“宗家主已经同意和解,方虚圣做何打算?”

        方运目光掠过宗甘雨与雷傲,缓缓道:“如果这两家人在我从血芒古地回来之后控诉。我必然会同意大事化小,小事化了。人族之间,理当和气,区区学海之争,都是些许小事,不值得大动干戈。但!”

        方运停顿片刻。再一次扫视礼殿所有人,坚定道:“他们在我争国首和即将进入血芒古地之时控诉,就是在乱我心神,坏我圣道,祸心之巨、用意之毒,与杀我毫无二致!更何况,我此去血芒古地生死不明,家人为我担心,现在又大张旗鼓控诉,甚至两位家主亲自到来,是可忍孰不可忍!本圣请礼殿严查此事,还我翰林方运一个公道,还我人族虚圣一个公道!”

        雷傲目瞪口呆,随后怒道:“方运,你简直患了失心疯!你知道我是谁?雷家家主!你知道这位是谁,宗家家主!你竟敢妄图与宗雷两家撕破脸皮,简直胆大妄为!胆大妄为!”

        “两位从未有过脸皮,何来撕破之说?”方运脸上满是诧异之色。

        “放肆!竟敢当众侮辱两位家主,礼殿阁老,为何不处罚方运?”

        “你敢指责虚圣胆大妄为,虚圣说你没有面皮,倒也合适。”巫九目光透着冰山般的冷意。

        “够了!”宗甘雨缓缓起身,整座礼殿仿佛震了一震。

        门口的两个俊俏青年快步跑进来,一左一右扶住宗甘雨,怒视方运。

        方运与六位礼殿阁老一起看着宗甘雨,七个人的目光竟然无比相似,充满了冷漠。

        宗甘雨慢慢转向方运,目光不再浑浊,变得比晴空更加清澈,双目仿佛蕴含夺人心魄的力量,换做任何普通翰林见到他的目光,都会为之折服。

        “方运,念你幼小,老夫一直宽容忍让,劝诫宗家小辈向你学习作学问,不可因一些闲言碎语仇视天之骄子、人族虚圣。今日老夫前来,表面为控诉你,实则想亲自见你。可惜,一见之下,大为失望。堂堂虚圣,被一己私欲蒙蔽,连退让一步都做不到,如此气量狭小之辈,枉为虚圣!”

        宗甘雨的声音斩钉截铁,掷地有声,在礼殿中徐徐回荡,始终不停。

        余音绕梁,三日不绝。

        “慎言!”云骆低喝一声。

        方运眼中的怒色一闪即逝,冷笑道:“我原以为宗圣之子必然是个洞明世事之人,今日一见,原来是个老糊涂。你所谓的亲自见见我,无非如奴隶主对路人说,嗟,来食。自觉高贵如煌煌大日,他人如地面蝼蚁,认定自己所作一切都是真理,自己所见才是真实,更可怜的是,以为自己退让了足够多,以为自己牺牲了足够多,所有人都应该感恩戴德,奉你们如父母。”

        方运深吸一口气,继续道:“实则,你这种老糊涂,利欲熏心!媚上欺下!让我退让?可以,你是诚恳认错,还是弥补我的损失?哦,你觉得亲自来,就是莫大的施舍,已经是您这位半圣之子所能达到的极限,我应该跪地高呼一声谢主隆恩。若是真正认错,必定伤了您的尊严,辱没了您的祖宗!至于弥补我的损失,呵呵,你自觉能来就是给了天大的面子,我竟然还敢要弥补损失?你是不是要骂我大逆不道?为上不明,为尊不公,为长不正!怪不得宗家尽出猪狗不如的东西!”

        礼殿大厅突然掀起狂风,吹得方运连连后退。

        狂风的中心,宗甘雨全身紫袍鼓荡,白发翻飞,脸上的老年斑迅速消失,身体慢慢挺直,皮肤逐渐紧缩,除了头发,都恢复了四十余岁的样子。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