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儒道至圣 > 第1102章 免罪令
  • 第1102章 免罪令

    作品:《儒道至圣

        热门推荐:、 、 、 、 、 、 、

        学海竞渡反撞不违法,所以只能由礼殿来裁决。

        方运根本不在乎宗雷两家的攻击,快速驾驭飞舟回到自己的第十舍,开始为进入血芒古地做准备。

        血芒古地,有一些不为人知的禁忌,也有一些特别的地方。

        比如龙纹米,不能和其他东西混在一起放入海贝。

        还有血芒古地的社会构成和圣元大陆完全不同,圣元大陆是一个由圣院、朝廷、士族和寒门组成相对平衡的社会,圣院的礼、人族的法、朝廷的法和宗族的法同样相互交织,以圣院和朝廷为重。

        圣元大陆虽然有宗法制的残留,但在法家力量已经稍胜礼殿的今天,国法早就开始逐渐渗透,不断削弱家法。

        尤其在宁安城,方运判决父杀子、夫杀妻罪加一等,引发了巨大的争议。

        直到今天相关的争议都没有结束。

        但在血芒古地,却是宗法至上,以嫡庶、房分、辈分和文位为标准,形成了巨大的宗族网,没有所谓的国法,那里,绞杀任何研读法家圣道之人。

        血芒古地的宗法制度之严苛,只有少数礼殿的老顽固鼎力支持,认为恢复上古道统、周天子风貌与儒家精神。

        但是,礼殿老顽固们却惨遭众圣掴面,因为众圣把血芒古地斥之为异端,认定血芒古地极端化孔圣圣道,乃是在阻挠人族圣道发展。

        许多人纷纷发来传书,都在说宗雷两家家主的事。

        一个小时后,第十上舍的门卫匆匆跑进来。

        “启禀舍主,礼殿阁老巫九前来。”

        方运眉头一皱,这可不出好兆头,没想到雷家与宗家还是要逼自己出面。

        若是普通礼殿来人,方运可以直接拒绝,但堂堂阁老大儒前来,哪怕贵为虚圣也必须要给面子。

        巫家十子,老九最贤。

        这是当年半圣郦道元亲口说的。以至于巫家把当时十六岁的巫文华改名就巫九,以此来感谢半圣称赞,后来同辈都称巫九为老九。

        后来巫九不负众望,成就大儒。成为礼殿阁老。

        方运快步出门,人未到大门,声音却飘出门外:“学生方运,见过巫九先生。”

        门外立刻有苍老的声音道:“方虚圣客气了,一人国首传天下。十二莲台惊世人,当为大先生。”

        方运一边向外走,一边看向门外的紫袍大儒。

        巫九一身寻常的礼殿紫袍,须发皆白,面容有棱有角,但目光和善。

        走到近处,两人作揖为礼,算是正式见面。

        “巫九先生大驾光临,蓬荜生辉。”

        “方虚圣客气。老夫前来,是为公事。便长话短说。宗雷两家家主联袂抵达礼殿,控诉您破坏学海规矩、竞渡违礼,身为虚圣却如此,难为人族表率,理当罪加一等。礼殿劝说未果,只好请您前往礼殿调解。”

        方运一直盯着巫九,观察他的每一处细节,巫九说话的时候坦坦荡荡,中气十足,目光极稳。显然字字属实,尤其“调解”二字,正是引用方运在宁安城的说法。

        方运在宁安县的革新中,其中有一项革新就是小利之矛盾可调解。可以节省刑房时间,这实际是变相剥夺原本属于乡贤族长的权力。这项革新寻常人觉得没什么,但法家之人却不吝赞美,越发看重方运。

        甚至有传言说,因为这个看似微不足道的革新,法家阁老准备找机会给方运颁发免三等免罪令。方运若是犯了不太重要的罪行,比如不小心误伤他人,比如在京城动用战诗词展开攻击等等,只要拿出免罪令,圣院就会封锁一切消息,禁止任何人讨论,若是讨论此事,反而会被刑殿追究。

        这种免罪令原本是世家把持圣院的时候实施的政策,有一段时间甚至可以交易免罪令,法家掌权后,免罪令的颁发就变得极为严苛,半圣世家百年之内最多也只能使用一次一等免罪令、两次二等免罪令和三次三等免罪令。

        这些年来,经常有人说刑殿想废除免罪令,大家心知肚明,这是刑殿用来探各世家的口风,各世家反应很强烈,刑殿只得作罢。

        方运觉察礼殿并没有偏向宗雷两家,于是微笑道:“既然巫九老先生亲自前来,那方运自当前往,请。”

        “请。”

        双方脚踏飞舟,离开崇文院。

        路上遇到崇文院的学子,他们好奇看了几眼,便纷纷传书给好友。

        方运还没抵达崇文院门口,一人脚踏飞舟从后面追来。

        “方运,礼殿找你何事……见过巫九先生。”张知星眉头紧皱。

        方运微笑道:“张兄无需慌张,礼殿请我去喝杯茶。”

        张知星道:“礼殿的茶是那么好喝的么……好吧,如若宗雷两家得逞,我便去纠集崇文院的学子堵礼殿的大门!”

        巫九面不改色,道:“身为圣院学子,理当遵从圣院规矩,怎可如此?”

        方运笑道:“大凡物不得其平则鸣,不过同样也要遵从圣院规矩,要井然有序,不得胡闹。”

        张知星哈哈一笑,道:“晓得了,我这就邀请圣院好友一起去礼殿门口散步。”

        巫九只是摇摇头,什么都没说。

        张知星驾船离开,方运继续向崇文院门口飞行。

        飞舟飞行一阵,巫九看了方运一眼,道:“物不平则鸣,此言大有道理。”

        “先生谬赞。”方运客气回敬。

        巫九不再说话,众人抵达崇文门前,走下飞舟,穿过崇文门,抵达圣院,然后一起向礼殿行走。

        走了片刻,方运突然问:“巫九先生,礼殿是何种态度?”

        巫九道:“诸位阁老态度各有不同。”

        “例如您……”方运没有放弃。

        巫九露出无奈之色,随后正色道:“方虚圣乃是人族第一的六首才子,又获得数以万计的文心鱼,区区撞船,道歉即可。”

        方运诧异地看着巫九,没想到礼殿的这些老先生中竟然有人如此帮自己。

        巫九身后一位大学士低声解释道:“礼殿素来讲究尊卑,您若是撞碎大儒船只,礼殿大概会从严处理,但您只是撞到普通的大学士与翰林,此等小事本就不值得兴师动众。”

        巫九不说话,显然是默认了这种说法。

        方运一愣,随后恍然大悟,以前总觉得礼殿不讲人情,凡事太过严苛,现在才意识到,礼殿平时很少管自己这个虚圣,可对自己很不错,比如上次仅仅因为雷家不送贺礼就降下三礼之火,还有这次只说调解不说问罪,就是最好的证明。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