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儒道至圣 > 第1091章 崇文院
  • 第1091章 崇文院

    作品:《儒道至圣

        殿试结束后,身为虚圣的许多权利就逐渐体现出来,比如可以无限制地使用任何世家的文界,除非是和大队人马一起迁徙,否则方运不需要乘坐空行楼船。¢£¢£,

        夜色已深,十一月圣院有些清冷。

        文曲星高悬天空,遮月掩星。

        方运顺利抵达圣院,刑殿大学士范文东带着刑殿人员亲自前来。

        范文东两眼狭长,习惯性地眯着眼,一边在方运身侧带路,一边微笑道:“您过了殿试,按照惯例要在圣院磨砺,早在进学海之前,我们就给您定下圣院学舍。和其他地方一样,圣院的学舍也分上舍与下舍。按照东圣大人的意思,把排名第十的上舍进士送入下舍,安排您在第十上舍中居住。当一切安顿好了,您可以带着家人。如果不出意外,可以住三年。”

        方运无奈摇头,肯定是东圣王惊龙要磨砺自己,把自己捧到风口浪尖上,让那些圣院的天才们出手,与自己竞争。

        圣院的竞争,比任何一国内部都更加激烈!

        人族历史的遗留问题太多,各世家之间的矛盾,各国之间的矛盾,再加上圣院学子内部的矛盾,这让圣院成为一个不见血但压力巨大的地方。

        不过,圣院学子的竞争全部都在秩序之中,一切都由圣院的内部方式解决,一旦谁敢坏了圣院的规矩,连孔家的人都会被逐出圣院甚至被重罚。

        在这里,雷家宗家要是敢对方运做出在宁安县的那些举动,哪怕宗圣活着,哪怕雷家有雷祖庇护,众圣都敢将其诛族灭家。

        这也是为什么在方运殿试的时候,宗雷两家的攻击简直丧心病狂,因为一旦方运来到圣院,他们的种种手段都无法再用。

        方运早就听说。圣院,是人族天才的开始,也是读书人安逸生活的终结。

        在去年的时候,李繁铭等一些友人就说过圣院的事,他们都希望方运先不要去圣院,等羽翼渐丰之后再入圣院,不然很可能被各种天才打击。

        想起那些友人谈论圣院的一切,方运微微一笑,充满了好奇。

        方运之所以入圣院,最主要是为了修炼。因为圣院是人族的中心,圣院具有的力量,十国学宫加在一起都远远无法相提并论。

        神秘中的圣塔,传说的圣道之路,玄奥的圣碑林,翰林需要闯的翰林殿,还有一些只有大学士、大儒甚至半圣才能进入的地方,那许许多多神异之地都是十国永远无法企及的存在。

        人族的读书人一直坚信,只有进入圣院。才是真正的读书人。

        圣院学子,是人族最重要的身份。

        读书人历来讲究出身。

        一些人在各国身居要位,前呼后拥,在文会排座次的时候。偶尔会被一两位名不见经传的同文位的读书人挤到后面,偏偏还没脾气,就是因为那些人是圣院学子出身。

        “我知道了,有劳范大学士。”方运道。

        范文东如闲谈一样说:“宗雷两家人已经把你告到礼殿。因为你违反了学海竞渡的规矩。”

        “嗯,让他们闹,越大越好。等他们闹的天下皆知,我去交一万两银子。”方运随口道。

        范文东与其他刑殿人乐了,心道这方虚圣真有意思,面对两大家族的攻击,依旧气定神闲,完全不像年轻人。

        “您是虚圣,等结束圣院的学业,会在圣院拥有一座独立的庭院,当然,和学舍中的那种庭院有区别,是圣院内真正的庭院。”

        方运点点头,自然明白,倒峰山就这么大,地方有限,真正位于倒峰山的建筑并不多,那些圣院学子的学舍基本都在孔圣文界中。

        不多时,众人来到一座牌坊外,牌坊的上面书写着“崇文院”三个字。

        范文东一边走一边道:“这就是大名鼎鼎的崇文院,也是圣院学子读书学习和居住的地方。”

        牌坊后面,是一条汉白玉街道,街道上是山川纹理,街道的尽头是玉台,玉台之上屹立着一座古朴的两层,有些破旧,屋檐青瓦甚至有些残缺。

        里面只是一个很小的院子,怎么看也无法让人联想到是有众多学子读书的崇文院。

        众人走到牌坊下面,范文东做了一个请的姿势。

        方运谢过,迈步向前。

        牌坊和地面围成的空间好像有什么东西,方运感觉自己穿过一层薄薄的水膜,然后发现自己来到另一个世界,前方是一处宽阔的大广场,占地面积是牌坊后院子的几百倍。

        星空之下,广场的中央,伫立着一位老人的雕像,高额深目,手持竹简,遥望远方。

        那明明只是一座十丈高的巨大雕像,可方运却从中感受到一种直入自己文宫文胆的精神力量,甚至生出弟子见恩师的孺慕之情。

        孔子像。

        方运恭恭敬敬九十度一揖到地,三拜起身。

        范文东道:“这座圣像是亚圣子思子亲手雕刻,所用石料,据说与孔圣有莫大的关系。”

        方运点点头,妖族只懂纯粹的力量,虽然极致,但也有瑕疵,比如妖圣连基本的控制气候都做不到。人族的手段极多,一直有传言说崇文院的圣像有莫大的威能,和众圣殿的孔子圣像一样,是众圣伟大的遗产。

        “这边。”范文东示意方运向右转。

        方运右转一看,就见前方停着许多许多木制小船,排成一排。

        这些小船外形和普通木船不同,每艘船上都雕刻着一些图案,那些图案讲述人族上古的故事,有大禹治水、燧人氏取火、有仓颉造字等等。

        那些舟船最小不过三尺,最大有十余丈。

        范文东微笑道:“崇文院和其余地方不同。这里是孔圣文界,能做到许多外界不可能的事,这些舟船就是。”

        方运微笑道:“我有所耳闻,据说无论是饭舍、学舍还是其他地方,都与外界不同。这些舟船是崇文院的飞舟,用来代步。”

        “走,我们先上船。”

        方运与范文东选了一条一丈长的黑色飞舟,上面图案的典故是夸父追日,刑殿的其余人则选了两艘飞舟跟在后面。

        范文东微笑道:“方虚圣,您不妨学习操控一下飞舟。”

        “哦?”方运低头看了看这艘船,和普通的小船没任何区别。

        “圣院飞舟,以才气为动力,用神念控制,以文胆稳定。”范文东道。

        “好,我试试。”

        方运用神念感应飞舟,立刻形成一种奇特的联系,这飞舟好似自己的手脚一样与自己相连。

        .(未完待续。。)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