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儒道至圣 > 第1090章 学海结束
  • 第1090章 学海结束

    作品:《儒道至圣

        在方运交易文心鱼的时候,宗雷船队吵了起来。

        “谷先生的话是何意?”雷龙阔恼怒地看着大学士谷垣。

        谷垣冷哼一声,道:“你们雷家不过是虚圣世家,而我谷某人是半圣世家之人!老夫,并非你可随便呵斥之人!”

        雷龙阔强压着怒火,冷笑道:“谷先生之心,路人皆知。什么叫‘为首之人责任更大’?我叔父文胆刚刚出事,生死不明,你就在这里推卸责任,这是半圣世家之人应该说的话?”

        “那你们也不能怨我与青玶兄!”谷垣硬气道。

        “我叔父雷谟身为船队之首,为了竞夺第一,没发现文心鲸鱼情有可原。你什么都不做,不过是跟随,为何还没有发现?”雷龙阔道。

        “老夫如何,还轮不到区区翰林质问!”

        宗雷船队的人不断争执,而其余人在分完文心后,或者进行最后的交易,或者开始吞噬文心鱼。

        许多读书人因为文宫受到文心鱼撞击,躺在地上,昏迷不醒。

        方运也不着急,下了楼船与众人聊天。

        一直聊到学海结束。

        空间明暗变化,方运眼前一花,发现自己回到了景国学宫的圣庙。

        学海正式结束。

        圣庙内横七竖八躺了数百人,只有少数人站着,至今昏迷不醒。

        方运四处看了看,发现自己留下的文心鱼没了,心知应该是被收到圣院。

        圣庙的大门轰隆隆地打开,随后大量的秀才和童生在医家人的带领下进来。

        这些人一看方运在, 就要行大礼,方运道:“不必多礼,先帮他们。”

        “遵命!”

        众人这才把昏迷的读书人抬走。

        官印连动,加急传书。

        方运低头一看,署名竟然是西海龙宫、南海龙宫和北海龙宫。非同小可。

        方运立刻打开传书查阅内容,而后冷哼一声。

        原来龙族以跃龙门快要开始为借口,要方运在三日内必须前往血芒古地,如果方运不去,就剥夺方运跃龙门的资格,之后再剥夺文星龙爵的资格。

        方运今日刚从学海出来,要去圣院,明日参与争国首,现在要再过一天就去血芒古地,方运别说大婚。连三进书山的机会都没有。

        方运心知这是三海龙宫最后的疯狂,只要自己没有进入血芒古地完成使命,那就不算是真正的文星龙爵,四海龙圣有资格剥夺自己的龙爵。但是,一旦完成血芒古地的使命,四海龙圣只能制约,无法剥夺。

        随后东海龙宫的青衣龙王敖青岳发来传书,说他在圣院等着方运,要赠送一颗龙王龙珠!

        龙珠珍贵要超过同文位的文宝。而龙王龙珠的珍贵程度,不仅超过大学士文宝,甚至超过大儒文宝。

        因为龙珠在龙族不是器具,是力量的源泉。哪怕死后也会被龙族认为是保存灵魂之物。龙族相信,只要有龙珠,龙族就可以复活。

        龙王龙珠是巡龙船等人族特殊机关的最佳组成部分之一,不过实际上那些机关大都只能用蛟龙珠或者伪龙珠来代替。

        敖青岳说的很明白。血芒古地会遇到意想不到的危险,在吞下龙珠的那一段时间,不仅能解百毒。还能让方运暂时获得龙族力量的庇护。关键是血芒古地遗留龙族的力量,无论是否吞下龙珠,都有机会获得那些力量的庇护。

        在传书中,敖青岳说已经准备好有关血芒古地的所有资料,但只是三年前的,因为血芒古地最后一次前往圣元大陆,与圣元大陆交流,就是三年前,那时候方运连童生都不是。

        三年之内,有人因遭受惩罚被送入血芒古地,但无人能出来过,所以这三年血芒古地具体有什么变化,人族龙族都不知道。

        血芒古地也不清楚这三年圣元大陆发生了什么变化。

        方运出了圣庙,立刻被大量的官员和读书人围住,问东问西。

        方运把龙宫传书的事一说,众人大怒。

        “简直欺人太甚,当日他们同意封你为文星龙卷的时候,就一定算计好了一切。”

        “这里面一定有宗家和雷家在搞鬼,龙宫就算知道人族的事情,但也难以把时间计算的如此准!”

        “是啊,三谷连战、学海外加争国首,任何一处都可能让方运受伤,只要方运伤到一次,进入血芒古地就可能万劫不复!”

        “没办法,当时方虚圣为了三谷连战,必然要借助文星龙爵的力量,否则就算胜,也可能是惨胜,结果也好不到哪儿去。”

        “不过……方虚圣您到底有了多少文心?进血芒古地把握如何?”

        众人期盼地看着方运。

        方运笑了笑,道:“如今我有十颗完整的文心外加一颗残缺的。”说完迈步向外走去,把一众惊呆的人留在身后。

        “十……十颗文心?”

        “他家里的文心怎么跟种菜似的?”

        “方虚圣,您在学海难道钓了七八条文心鱼?”

        “多一点。”方运道。

        “多多少?”

        “多个万。”方运缓步前行。

        众人感觉脑子有些转不过来了。

        “什么万?肯定不会是我们通常意义上说的那个万。”

        “七万?八万?不可能!此次进入学海的读书人四五万,全加一起,钓的文心鱼也就八万多一些吧。”

        “到底是什么意思!”

        “算了,方虚圣要要事在,咱们不能阻拦,走,问问别人!”

        一刻钟后,人族各地无论圣元大陆还是古地,都开始流传有关方运的各种学海传说。

        有人说方运偷偷带了渔网进去,在学海里大肆捞鱼。

        还有人说方运在学海动用了圣道之音,制造了假的龙门虚影,勾引文心鱼跳龙门,他坐收渔利。

        更有甚者说方运在学海中作出了帝王诗,让真龙帮着抓鱼。

        雷谟、谷垣与宗青玶的“学海三傻”之名也随之流传,成为人们最喜欢讲述也最喜欢听的故事,尤其那句“苦恨年年压金线,为他人作嫁衣裳”十分出名,那首诗还上了文榜,不过是在大学士文榜之上。

        在翰林文榜之上,从第一到第四是方运的学海四诗。

        因为明日要争国首,方运与家人相聚一个时辰后,利用崔家的文界,进入圣院。

        .(未完待续。。)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