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儒道至圣 > 第1085章 回归海滩
  • 第1085章 回归海滩

    作品:《儒道至圣

        沙滩边,人声鼎沸,惊呼四起。

        方运只觉头部微疼,眯着眼一边打量四周一边站起来,自己位于甲板之上,周边是大量的气泡包裹着文心鱼。

        船舷挡着视线,看不到这里是哪里,但听到那么多声音,方运意识到自己可能已经回到海边。

        方运向龙头上走去,走了几步,突然发现此地十分阴暗,只有远方的天际可见亮光,像极了外海和内海的交界处。

        方运抬头一看,大量的气泡包裹着文心鱼在龙船上空漂浮,而一个硕大的气泡悬浮在最高空,气泡之内是一个白花花的大肚皮,放眼一望,那是一条十里长的巨鲸。

        巨鲸正低着头,充满疑惑地看着方运。

        方运从巨鲸的双眼里仿佛看到一连串的拷问:你是谁?为什么把我带到这里?信不信我吃了你!

        方运隐约猜到可能是这巨鲸倒霉,被学海判定成为龙船的猎物,露出笑容,继续向龙头上走去。

        海滩上,数以万计的读书人一起向龙船涌来。

        “快看啊,方虚圣的龙船回来了!”

        “好大啊,比原来的龙船大了一倍,第一次听说学海船能这般长。”

        “上面的文心鱼气泡也太多了,他把学海的文心鱼都捞光了吗?”

        “那条巨鲸也是文心鱼?恐怖如斯,鲸圣最多也就这么大吧,难道是传说中的古妖海兽?”

        “那么大的文心鱼,只可能是无上文心。”

        “我觉得方虚圣一人钓的文心鱼比咱们所有人加一起都多,少说有七八万!”

        “估计有十万!”

        “文心鱼再多又如何?还不是为他人作嫁衣裳,都成了宗雷家的!”

        宗识冰一句话,让整片沙滩静了下来。

        这个时候,学海刚刚结束,一艘又一艘楼船出现在海边,那些新出现的人发现海滩无比寂静。疑惑不解,也不敢说话,站在船头仔细打量。

        方运走到船头,立于海边的最高处,扫视全场。

        雷龙阔哈哈一笑,道:“方虚圣,多谢你送我宗雷船队如此多的文心鱼,我宗雷两家没齿难忘!你们普通人可能不知道,众圣早就决定,如果今年文心鱼数量足够多。每人可以带两条文心鱼出学海,但其中一条必须交给圣院,同时可以从圣院交换自己需要的奖励。至于第二条,可寄存在圣院,既可以从圣院换取神物或奖励,也可以贩售给其他人。”

        宗识冰笑道:“方虚圣真乃我宗雷两家友人,以后谁敢攻击方虚圣,我们宗雷两家第一个不放过!”

        李繁铭等方运的友人紧握双拳,没想到。方运竟然钓了如此多的文心鱼,可最终,都归了宗雷两家。

        大儒田松石眉头一皱,朗声问:“这是何意?方虚圣什么时候输给宗雷船队了。”

        雷龙阔收敛喜悦之色。向田松石一拱手,道:“松石先生,事情是这样的。早在学海结束前,叔父雷谟等学海三杰提前抵达学海岛。按照学海的规矩,胜了方运。松石先生不必生气,我们宗雷两家都尊敬先生的为人。此次您虽然加入方运船队竞渡失败,但您钓的文心鱼依旧属于您。”

        田松石神色肃穆,胡须轻颤,望向方运,问:“方虚圣,可有此事?”

        那些最后从学海出来的一批人紧张地望着方运,没想到会是这样一个结果。

        尤其是颜域空,眼中隐隐浮现出一丝火气,没想到方运费了那么大的努力,竟然输了,而且输给雷谟那种人。

        不等方运回答,雷龙阔伸手示意道:“不信可以问雷谟雷大学士。”

        海滩上静的连一根针掉下去的声音都能听到。

        所有人看到,以雷谟为首的学海三杰,痴痴呆呆地望着那巨大的鲸鱼,好似完全没有听到别人在说什么。

        雷龙阔疑惑不解,低声问:“叔父,您怎么了?”

        雷谟继续盯着巨鲸,目光呆滞,喃喃自语:“这条……鲸鱼,有些眼熟。”

        方运嘴角微翘。

        宗识冰松了口气,舌绽春雷道:“无论如何,大局已定,方虚圣,我宗雷两家也不是不识时务之人。只要你愿意向我们两家认错,日后再也不与我们两家为敌,我将与船队众人商量,你可任选一条上品文心、两条中品文心和三条下品文心。”

        雷龙阔感到事情不对,学海三杰的表现太怪异了,但这时候不能不说话,于是道:“宗兄说的不错,我们宗雷两家并非是那种不讲道理之人。”

        宗雷船队的人纷纷称赞,但其余读书人却冷笑连连,那些鱼都是方运钓的,让他低头却只给这点文心鱼,简直是莫大的羞辱。

        雷龙阔冷笑道:“有些人不满意?愿赌服输。施舍给他文心,是看得起他!我……”

        雷谟伸手抓着他的肩膀,用干涸的嗓子道:“别说了。”

        这下所有人都意识到出了大问题。

        之前雷谟等学海三杰意气风发,简直不可一世,不把所有人放在眼里。宗雷两家的小辈更是招摇,甚至激怒了一些人,引发骂战,若这里不是学海,必然会有人开始文战。

        按理说,方运出现,学海三杰本应该嘲笑方运,可为何望着巨鲸发呆,雷谟为何不让雷龙阔说话?

        方运也不去看雷谟,舌绽春雷道:“学海结束,竞渡结果已分,请学海根据竞渡内容,完成最后一步。”

        宗雷船队上的文心鱼突然缓缓升高,这些鱼全都被无色透明的气泡包裹,有白色的,有银色的,从雷谟的楼船上还升起一条金色的刹那文心鱼。

        有几寸长的小文心鱼,还有整整一丈四尺的上品文心鱼!

        “为何是我们船队的文心鱼动起来?我们才是胜利者!为何!”雷龙阔大声叫嚷,快步跑向自己的艨艟,要把所有的文心鱼拦下来。

        “方运你作弊!从进入台风眼的时候,你就在作弊!你突然钓到几万条文心鱼,更是在作弊!你现在丧心病狂,竟然在竞渡上也作弊!众圣不会饶过你的!我们宗雷两家不会饶过你的!全人族不会饶过你的!”宗识冰几乎疯了。

        “方运,你不仅撞老夫楼船,竟然还在学海作弊,老夫必当……”

        “不要说了!”雷谟突然打断宗呈冰的话。

        “雷兄,你怎么了?”宗呈冰问。

        学海三杰依旧傻傻地望着天空的巨鲸。

        雷谟好像比一刻钟前老了十岁,缓缓道:“我们刚明白,我们之前遇到的不是学海岛,而是只有一小块背部浮出水面的无上文心鲸鱼。既然那里不是学海岛,方虚圣只要继续向前航行,他便胜了。”(未完待续。。)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