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儒道至圣 > 第1067章 不留遗憾
  • 第1067章 不留遗憾

    作品:《儒道至圣

        “好可怕的第四首诗!眩结束,这四首怕是又会霸占文榜前四,必定会被人笑称方文霸。 (w ) 。更多最新章节访问:. 。”

        “现在方运已经是翰林,不会再霸占丁榜,而是会进入丙榜翰林榜。翰林们的末日要来了。”

        “这首《行路难》已经堪称诗词巅峰,更可怕的是,是在瞬息间完成。一瞬镇国诗,简直难以想象。许多人终其一生,也不过一首镇国。”

        “在眩中,这首《行路难》已经无比强大,但最大的问题不在于这首诗,而在于第三首智学诗!智学诗在一直变强!你们看,属于第四轮的宝光已经消散,可整艘龙船依旧被宝光包围。”

        “而且宝光更浓了。”

        在漆黑的海天之间,龙船仿佛变成唯一的光源,照耀沧海。

        方运船队的读书人们望着高大且堪称辉煌的龙船,一时间说不出话来,龙船已经强到这种程度了,但智学诗还能让龙船继续增强,那会是何等情况?

        众人还沉浸在惊叹之中,方运转身向众人一抱拳,道:“请诸位见谅,宗雷两家的船队已经冲入海‘浪’山脉,甚至有几艘船已经快要进入海心,事不宜迟,为了竞渡胜利,在下只能先走一步。”

        “没事没事,你快走,我们这就想第四轮诗,希望海心中相见!”笨大儒如同慈祥的老人一样鼓励方运。

        “都这种时候了,你还客气什么?快点去吧。”

        方运点点头,微微一笑,‘露’出两排牙齿,隐约可见寒意森森。

        方运转身,望向前方。最新章节全文阅读龙船再次腾空,冲破音速,急速飞翔。足足十息后再停下。

        之前看到雷谟的楼船能快速冲锋,方运嘴上不说。但心里有些遗憾,那种力量用处太大了,而现在,龙船的力量远超当时的雷谟。

        “只是不知道他们的第四首诗如何。不出意外,都会有质的增强,不过,我倒想知道是他们的船硬,还是我的撞角赢!”

        方运低头看了看自己船头下方足足十丈长的硕大撞角。这撞角不仅有强大的攻击‘性’,还有分水破‘浪’的强大能力。

        “那么,继续前进!”

        龙船乘风破‘浪’,在眩上航行。

        众人一边议论着方运,一边思索第四首诗。

        方运船队的许多人除了大儒田松石,没有人敢保证能进入海心之中,所以他们大多数人准备在诵完第四首诗后,在海‘浪’山脉前多找寻文心鱼,等眩快结束的时候再冲入海‘浪’山脉,进入海中河。

        海中河是连通内海与海心的地方。是一块宝地,也是一块险地。他们只想进入海中河获取文心,估计没等通过海中河。就会船毁人亡。

        但是,现在看着方运独自离开,每个人心中都有一股火焰被点燃了。

        笨大儒田松石哈哈一笑,道:“容老夫多想片刻!文心可以不要,眩岛可以不看,但若是无法跟随方虚圣进入眩之中,实在是人生憾事!老夫,就不管你们了!”

        其余二十余人的心好像被笨大儒的一句话击中,深深一沉。

        旋即所有人明白。笨大儒是在‘激’将!

        笨大儒等于实在反问,你们。难道不想跟随有史以来最强大的龙船冲入海心吗?不像看看龙船最后能成长到什么样吗?

        “我……不甘心只在这里看着!”颜域空深吸一口气,双目如晴空。神念剔透。

        “那么,用尽你们所有的力量创作第四首诗,如同试题一样,如同方虚圣一样,长驱直入,冲进海心!”

        “对!当年我等没有进入殿试,哪怕其后无比努力,哪怕成就一些殿试进士难以成为的翰林或大学士,也依旧有遗憾!今日,绝不能再留遗憾!我,要亲眼看到方虚圣战胜宗雷船队!”大学士沈沛老骥伏枥,斗志昂扬。

        “我要看到方虚圣竞渡胜利!”一位老翰林也来了脾气。

        笨大儒嘿嘿一笑,道:“你们以为,宗雷船队只会安排两个人?一旦方虚圣抵达海‘浪’山脉,宗雷船队那些无法抵达海心的船,都会在海‘浪’山脉前等着方运!而且,不仅仅是两艘,也不仅仅是经过第三轮的船,每一艘都会完成第四轮的试题,远比那两个大学士更强!继续前进,若是来得及,我们或许能看到方虚圣撞沉宗雷船队船只的场面!”

        众人一愣,只觉全身热血涌动!

        “走,哪怕咱们没有力量参战,也当在方运以一敌十的时候,为方虚圣呐喊助威!”

        “前进!”

        “前进reads;!”

        每个人意志高涨,‘精’神状态更上一层,身体站得更稳,连船体抵抗风‘浪’的力量都强了那么一丝!

        眩初始的沙滩上。

        超过两千人分成大量的群体聚在海边,其中一些人向人数最大的那个团体指指点点。

        “你们看,宗雷船队的那些大学士,现在本来都应该在眩钓文心的,可现在却和咱们一样吃沙子,活该!这就是跟方虚圣做对的下场!”

        “是啊,跟着方虚圣的大学士和翰林没几个竞渡失败的,只有一些人纯粹是因为倒霉回来的。不像宗雷船队的一些人,竟然成了替死鬼。不过他们现在不敢骂,都会忍着。只要宗雷船队胜了,一切都好说,若是输了,他们只要有机会,必然会阻挠宗雷两家!”

        “身为翰林或大学士,进了眩一颗文心都得不到,这仇不是一般大,火只能往宗雷两家身上撒!”

        “真没想到,琴棋双友竟然是庆国的‘奸’细,和左相柳山一样,是宗圣的布局!武国可不是景国,一旦发觉朝堂中有大员跟宗圣有关,必然满‘门’抄斩诛三族,所以宗圣竟然培养了一对闲云野鹤,反而起到意想不到的作用!”

        “据说,当年武国出过几次大事,损失惨重,不知道谁是内鬼,现在基本可以确认,就是这两个人!等出了眩,武国上下必然无比感谢!大学士内‘奸’啊,这对武国来说太重要了。武国要是不援助景国三五十万人抵抗南蛮,怎么对得起那些被琴棋双友害死的武国人!”

        “未必吧,武国也想侵吞景国。”

        “武国可不是庆国,向来好战!现在他们没办法攻打庆国,怎么办?当然会帮景国!你要记住,想侵吞景国的还是武国皇室,其他武国人可不在乎这个!眩之后,看热闹!”

        “哈哈哈……”

        这些人因为渡眩失败,心里一肚子气,宗雷两家人便时运不济地成为众人泄愤的目标。

        .p)

        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