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儒道至圣 > 第1065章 琴棋双友
  • 第1065章 琴棋双友

    作品:《儒道至圣

        方运与龙船镇压台风缝隙前的漩涡,为后面的船只打通了第一条道路。

        漩涡静止,后面的船陆续跟上,而龙船一马当先,在漆黑的海水中留下一条长长的尾浪,冲向台风缝隙之中。

        自漩涡静止的一刹那,漆黑的台风缝隙中就酝酿着,就见一面犹如城墙的巨浪缓缓升起,最后全面超过龙船的高度,达到整整二十丈高!

        这巨浪借助风势,破坏力已经强于翰林全力一击,而这一击无法用战诗力量防护,只能凭借龙船和自身的意志硬抗过去。

        龙船已经算是庞然大物,但是在这巨浪面前,显得那么渺,显得那么无力。

        方运挺直脊梁,身形比台风更加巍峨。

        巨浪也不能让方运弯腰!

        方运身后的船主本能地眨了眨眼,因为他们刚才产生了错觉,前面不是滔天巨浪形成的灭之灾,而是旗鼓相当的对手在决战。

        “轰……”

        龙船撞在巨浪之上,如苍天之拳挥出,停滞了刹那之后,在巨浪之中轰击出一个大洞。

        龙船以无敌之姿突破巨浪。

        巨浪悬空刹那,随后如同失去根基的楼宇一样轰然崩塌,炸裂成漫天的水花。

        “万军之势,君王威仪!”一位大学士忍不住称赞。

        巨浪炸裂后,形成密集的波浪,第二梯队的船陆续通过,但片刻之后,巨浪再次升起,狂风更劲,笨大儒踏帆船而行,如飞矢穿纸,破坏巨浪和大风,给后面的第四梯队创造了机会。

        方运击穿最大的巨浪后。势如破竹,一路向前。

        前方的台风缝隙是第三个难关,一处台风由内向外吹,一处由外向内吹,如同绞肉机一样,形成两道完全相反的海流。

        龙船无论偏向哪一侧,都无法进入缝隙,只能不断控制船只,牢牢占据中线的位置,一直向前。向前。

        台风缝隙中犹如黑夜,天地一片茫茫,船头飞浪,耳旁生风。

        台风临身,方运感觉到熟悉的疼痛,冲入台风眼的时候,正是这种感觉,但幸运的是,现在的疼痛比之前轻许多。

        龙船一直在不断摇晃。但一直在前进!

        方运感到自己随时可能被海风吹飞,龙船随时可以被海浪打翻,但是,心中毫无惧意。乘风破浪的念头一直坚定不移。

        在这里,一旦心生恐惧,将会遭遇更强大的风浪,直到神念崩溃!

        这个世界如此艰难。人必须要无畏无惧,哪怕只是短短一刻钟!

        方运脑海没有任何杂念,只有前进。前进,不断前进!

        “轰……”

        龙船再次冲破一个浪头,台风突然减弱,身上的疼痛消失。

        方运看到自己终于出了台风缝隙,两侧庞大的台风边缘正远离自己。

        前方的海洋被乌云笼罩,风雨大作,一片漆黑,偶尔有闪电炸开,照出起伏不定的海面。

        过了台风之壁,和传言中一样,这里的海浪很缓,但很大,如同一座座山丘,而在这内海的尽头,则会有海浪形成的奇特山峰。

        这里,比台风边缘更适合垂钓。

        方运持续向前,身后的船只也陆续通过。

        和宗雷船队十余艘船只沉没不同,方运船队无一掉队。

        “多谢方虚圣!多谢松石先生!”

        众人纷纷表示感谢。

        若是等第四轮作诗开始,这些人都有机会冲过台风之壁,但现在提前通过,为他们节省了时间,可以在内海尽头多停留一段时间,寻找上品或中品文心鱼,最后试着进入海浪山脉。

        每个船主都至少钓了一条下品文心鱼,但能钓到中品文心鱼的除了方运,只有笨大儒田松石,中品文心鱼实在太难钓,哪怕是翰林或者大学士,也至少需要一个时辰。

        这里可不是台风眼那种近似于封闭的空间,中品文心鱼的活动范围很广,经常会潜入深处失去踪影,每次逃脱都要花很久的时间寻找。

        方运看了看四周,发现有五艘船正在附近,或者在找寻,或者在追逐文心鱼。

        远处还有十几艘船,零散分布在各处,而宗雷船队提前许久冲过台风之壁,已经不见了踪影。

        颜域空轻叹道:“人族处处有英才啊。没想到除了宗雷船队,这里竟然有近二十艘楼船。我本想过了台风之壁在这里寻找文心鱼,现在只能深入内海了。”

        “这些人大都是各古地的,经历的磨难远超我等,只是年轻的时候运气不好,没有进入学海而已。现在有了这个机会,他们必然能一飞冲天。”

        “是啊,真要感谢文曲天降,他给了人族那些原本天赋平平但一直刻苦努力之人一个机会。对那些天赋好的人来,文曲天降不过是锦上添花,让成半圣的可能增加半成。这些人数量极少,可以忽略不计。但是,天赋平平的读书人却是一个庞大的群体,晋升的数量相当可观,仅仅现在,就足以让人族实力平添一成。”

        “走吧,咱们去内海尽头垂钓。”

        方运船队再一次上路。

        龙船航行不足百息,一个舌绽春雷的声音突然从左面传来。

        “方虚圣,您……带着渔网?”

        方运一愣,船队的其他读书人顿时大笑起来。

        沈沛微笑道:“是两界山的杜大学士吧?方虚圣进了台风眼,所以满载而归。”

        “就算进了台风眼,也不可能在如此短的时间钓如此多啊!那可是近百条文心鱼!”

        远方又有一人的声音传来:“你再仔细看看,不仅仅是近百条文心鱼,还有一条大家伙!”

        沉寂过后,一位老翰林半开玩笑地道:“不钓了!跳海里淹死算了!就算带着渔网捞,我也捞不到上品文心鱼!”

        “我们是钓鱼,方虚圣是钓鱼群!这个学海,真是没法待了!”远处又有一人苦笑。

        方运船队的读书人一直在笑,非常理解这些人的心情。

        “方虚圣。那条上品是何种绝文心?”一人从远方问。

        方运客气地回答道:“是巧舌如簧。”

        “恭喜方虚圣!等出了学海,实力必将更上一层楼,等才气到了十寸,哪怕遇到大学士也能斗得旗鼓相当!”

        “幸好闯翰林殿的时候,所有人的才气、文胆、唇枪舌剑等等都一样,文心之类都不能用,否则方虚圣能一步成七殿翰林!有了这上品的巧舌如簧,方虚圣进入血芒古地会更加安全,恭喜。”

        突然,一个充满酸气的声音响起。

        “有什么可高兴的?我们宗雷船队远远超出方运。最多两刻钟就能引发第四轮作诗,必然抢先一步进入海心。方虚圣哪怕有通天彻地之能,也只能望洋兴叹,乖乖把上品文心鱼交到我们船队手上!”

        众人没想到竟然有宗雷船队的人留在这里。

        “雷兄何必如此尖酸刻薄?方虚圣实力越强,我们应越高兴才对!”前方有舌绽春雷声响起。

        “雷家如此不堪,早知如此,当初我们就应该加入方虚圣的船队!”前方又有声音响起。

        沈沛突然朗声笑道:“可是武国的琴棋双友?多谢仗义执言!”

        方运一愣,武国的琴棋双友是两位颇有名气的大学士。

        琴棋双友乃是同窗,但两人都沉迷于琴道与棋道。所以哪怕天赋惊人,也年过三十才考中进士,而且都没有进入殿试。

        两人最喜游历武国,几乎走遍了武国各地。同时也曾在各古地作战,两人琴棋合璧,威力无俦。

        “谢过两位先生。”方运表示感谢。

        “方虚圣无须客气。”

        随后,学海陷入了沉默之中。垂钓的垂钓,航行的航行。

        方运船队不断疾驰,两刻钟后。发现两艘船位于左前方,向船队的右后方航行。

        船上一位黑须大学士舌绽春雷道:“没想到追逐文心鱼也能见到方虚圣,真是巧。”

        “近处看到您的龙船才叫壮观啊。”旁边的白须大学士赞叹。

        “侥幸而已。”方运客气回答。

        九十多条文心鱼被气泡包裹,在龙船上空缓缓飘动,美轮美奂。

        双方越来越近,其中黑须大学士笑道:“我们减慢速度,你们先过,千万不能输给宗雷船队!”

        两艘船缓缓减速。

        “谢过两位高义!”

        方运船队的人纷纷致谢,有几个人与琴棋双友相熟,还聊了几句。

        不知不觉,方运与琴棋双友的两艘船相距近三百丈。

        按照现在的速度,那两艘楼船会与方运船队擦身而过。

        突然,两艘船猛地加速!

        这两艘船的速度,比刚见到的时候还要快三成,之前这两人一直在掩饰!

        两人站在船上,面带微笑。

        方运怒目圆睁。

        方运船队的所有人意识到,这两人要撞沉龙船!

        “贼子敢尔!”笨大儒田松石大喝一声,虎目怒张,胆气冲霄,附近的海浪为之一滞,附近的一条文心鱼竟然眩晕了刹那。

        “琴棋双友,你们这是自绝于人族!马上停下!”

        “宗雷两家给了你们什么好处?”

        “万万不可,方运之未来,便是人族之未来,不可自误!不可自误啊!”

        “明白了!你们二人,竟然是庆国在武国的细作!怪不得你们二人游历武国多年!”

        双方离得太近了!

        双方的速度都很快,方运无法加速,若是减速也会被轻易撞上。

        其他人想要上前阻挡,可距离方运太远。方运从作完智学诗开始,龙船的速度就越来越快,连笨大儒都救之不及。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