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儒道至圣 > 第1063章 满载而归
  • 第1063章 满载而归

    作品:《儒道至圣

        热门推荐:、 、 、 、 、 、 、

        在灿烂的阳光之下,湛蓝平静的海面之上,一艘散发着金光的龙船急速行驶。

        方运站在龙头之上,不断抛竿。

        随着不断垂钓,方运发现自己比以前更能捕捉或预测到文心鱼的轨迹,甚至发现文心鱼每长一寸,速度都会增加一分。

        除此之外,钓竿更加得心应手,之前无论怎样抛竿,方运都感到有较大的误差,可现在,误差越来越小。

        至于飞行阻力和海水的阻力等所有影响垂钓的元素,已经被方运牢牢掌握。

        每一次钓鱼成功,方运都有一丝进步。

        现在,凡是在垂钓一尺以下的文心鱼,方运抛竿一次必然能钓中。

        在一尺到五尺之间的下品文心鱼,第一次抛竿必然会让文心鱼减速,三次抛竿必然钓起。

        至于五尺以上的中品文心鱼,方运平均要抛竿五次才能钓中,因为中品文心鱼又快又狡猾,关键是会躲鱼钩。

        至于那条一丈长的上品文心鱼,方运已经堵住五次,但五次全部失败!

        方运没有气馁,只要大文心鱼露面,就第一时间赶过去,然后把它逼到角落,开始垂钓。一旦三次垂钓失败,大文心鱼潜入水中,就立刻冲向最近的中品文心鱼。

        前五次的时候,方运的鱼钩离大文心鱼极远。

        从第六次开始,方运的鱼钩终于进入大文心鱼两寸内,一寸光阴一寸金的力量让鱼钩可以伤到大文心鱼,减慢它的速度。

        第七次,鱼钩伤到大文心鱼两次,让大文心鱼的速度再度减慢。

        减速的力量在叠加!

        第八次,第一轮抛竿再次伤到大文心鱼,随后,方运抓住时机,再一次抛竿!

        鱼钩准确地落在大文心鱼鱼嘴的一寸内!

        大文心鱼无法理解的一幕出现了,金色的鱼钩明明有半寸多远。可闪电般冲进它的嘴里,勾住它的鱼唇。

        方运两手握着钓竿,眼中闪烁着无法掩饰的喜意,用力收线。甚至从龙头跳到甲板上,一边收线一边快速后退!

        和其他文心鱼不同,这条大文心鱼有着妖兽般的力量,疯狂在水中挣扎,鱼线紧绷。方运后退两步就会被大文心鱼拉扯前行一步。

        方运感觉自己钓的不是大文心鱼,而是一头鲸!

        这是钓上品文心鱼最艰难的步骤!

        意志不强,那么学海中的神念身体就不强,拖不动文心鱼!

        钓竿不够强,鱼钩和鱼线就可能被挣断!

        这是对学诗和意志的最终考验。

        方运在后退了近二十丈的时候,终于退不动了,鱼线虽然在缓缓收缩,可他的人也不断向船头滑行,哪怕两脚拼命踏着甲板、哪怕身体用力后仰,都无济于事。

        方运慢慢向船头滑动。

        一旦被拉到船边。还不放手,那么大文心鱼就能把人拖进海中,导致渡学海失败!

        那可是一丈两尺长的大鱼,抵得上两人高!

        但是,方运没有丝毫的气馁,用尽全力拖动钓竿。

        吱嘎……

        方运的鞋在甲板上发出刺耳酸牙的声音。

        啪啪啪啪……

        大文心鱼被钓出水面,但鱼尾不断拍打船舷,整艘船都在不断地晃动。

        现在,到了钓文心鱼的最终关头。

        哪怕是楼船,若没有得到学诗加固。也会被这条大文心鱼生生拍碎!

        一人一鱼慢慢接近。

        在方运被拖到离船头还有两丈远的时候,钓竿弯成弧形,半个鱼头从船舷探出来,鱼钩勾住鱼嘴的地方流着殷红的鲜血。那比拳头还大的鱼眼盯着方运,犹如漆黑的深渊。

        “给我……”

        “上船!”方运低喝一声,全身的力量和意志合为一体,两臂的肌肉宛如山岩一样鼓起,猛地往回拽钓竿。

        就见两人高的银色大文心鱼腾空飞起,落在甲板之上。鱼尾拍打甲板发出噼里啪啦的声音,随后被巨大的透明水泡包裹。

        方运一屁股坐在甲板上,看着悬浮在半空中的硕大文心鱼,长长松了口气,只觉全身酸疼。

        方运没有休息,深吸一口气便站起,扫视全船。

        龙船中漂浮着大大小小几十个泡泡,每一个泡泡里都有一条文心鱼。

        从进入学海到台风边缘的数个时辰里,方运仅仅钓到三条文心鱼,而进入台风眼刚过两刻钟,就已经钓到几十条。

        一尺以下的文心鱼四十三条。

        一尺到五尺之间的下品文心鱼有二十一条。

        五尺到一丈之间的中品文心鱼,足足有十四条!

        上品文心鱼一条!

        在这台风眼中,方运钓到七十九条巧舌如簧文心鱼!

        方运如同满载而归的渔夫一样,愉快一笑,快步走到龙头之上,控制龙船冲向台风眼的出口。

        但是,在龙船转向的一刹那,方运看到一抹金光在海水中疾驰。

        “金光?”

        白鱼为普通文心,银鱼为绝顶文心,金色的鱼是刹那文心!

        刹那文心虽然只能使用一次,但每一种文心都有巨大的作用。

        方运全力控船,向那金光追去,就见一条仅仅只有一寸长的金色小鱼儿在海中穿行。

        金色小鱼的速度比大文心鱼要快一倍!

        “不能让它跑了!”方运全力控制龙船追赶,但可惜的是,金色小鱼太快了,方运追了片刻后,金色小鱼冲进出台风眼的边缘,消失不见。

        “可惜……”

        方运轻叹一声,这就是刹那文心最让人无奈的地方,谁也不知道它会在哪里停留,所以就算遇见它,也如同白驹过隙,别想钓到。

        所有得到刹那文心鱼的人都是幸运儿。

        方运有点不甘心,又在台风眼中垂钓了半刻钟,发现金色小鱼再也没出现,不得不离开。

        台风眼中还有几条中品文心鱼,但中品巧舌如簧鱼已经超过十一条,再多都要或送或交易给别人。与其在这里继续垂钓,不如出去竞渡。

        在这半刻钟里,方运又钓了十四条小鱼,一共九十三条!

        龙船之上。大大小小九十六个气泡不断漂浮。

        方运看了最后一眼台风眼,驾驶龙船进入台风眼中。

        狂暴的旋风之中,方运再一次承受强大的痛苦,而龙船也再一次遭到台风冲击。台风和进来的时候一样强大,但龙船比之前更稳。

        在漆黑的台风中。疾风切割身体,方运痛苦地嘶鸣,不知过了多久,方运全身一轻,急忙睁开眼。

        乌云密布,大雨倾盆,海浪咆哮,环境明明无比恶劣,方运却感到丝丝温暖。

        台风眼里太可怕了,不仅能轻易把普通船搅碎。还能损伤人的神念和意志,方运甚至怀疑,若是再进入其他的台风眼,自己的神念将会被削弱更多,导致无法进入海心,就算遇到大鱼也无力垂钓。

        “呼……”

        方运长长吐了口气,终于离开台风了。

        “方运!”

        “方虚圣!”

        众人纷纷舌绽春雷。

        “你的船上……”

        “天啊,你是用渔网捞鱼去了吗?”

        “不,我怀疑是用战诗词唤出成百上千的战诗渔夫助阵!”

        众人看着龙船上那几十个气泡和里面的鱼发呆,有几艘船明明正在垂钓。可看到那些气泡后竟然停下来,任由文心鱼离开。

        “你们看!有个大家伙,至少一丈三尺吧?啧啧,一身银光。美不胜收。”

        “那是……上品文心鱼?方运进去不足半个时辰,竟然能钓到上品文心鱼,简直……太幸运了。”

        “我记得大儒衣知世也曾钓到过上品文心鱼,但花了足足四个时辰,而且在吞食了那条文心鱼后,他意志溃散。被海风吹进海中,结束了垂钓。”

        “七年前,我们家族一位殿试进士也看到过上品文心鱼,但钓了一个时辰也没钓上来,最后不得不放弃,转而去找中品文心鱼。”

        孔德论呆呆地看着方运,喃喃自语:“不会把台风眼里的鱼都捞光了吧……”

        众多船只不断快速向方运驶来,同时大声议论。

        方运仔细观察自己的龙船,经历了两次台风洗礼,龙船更加坚固,绝对能通过台风之壁!

        方运发觉龙船无恙,放下心,随后耳边听到孔德论的传音。

        “方兄,你在台风眼里看到多少条文心鱼?”

        “最少五六千条。”方运不好说太多,里面的鱼的确密集过分了,要不是为了出来竞渡,方运相信自己能抓到几千条文心鱼。

        “这么多?平时也就百多条而已。看来,这次众圣下了血本,你可要把握住。”孔德论道。

        “谢过孔兄,最大的那条中品巧舌如簧鱼属于你了。”方运道。

        “只要竞渡胜利的话。”孔德论笑道。

        “为了保住这些文心,必然要全力以赴!”方运语气无比坚定。

        “那好,把握住机会!”孔德论微笑道。

        方运一愣,自己已经不是当年那个寒门小蒙童,孔德论第一次说“把握住机会”,可能仅仅是说文心鱼,可又再一次强调,不可能只说文心鱼。

        “把握机会……众圣下血本……似乎明白了一点……”方运仔细琢磨,有点意识到孔德论提醒自己什么,随后望向其他的船只。

        不一会儿,所有船只靠近,而笨大儒田松石船上竟然有五条文心鱼,其中有一条五尺长的普通文心鱼。

        方运暗暗咂舌,不愧是能当上大儒的人,要是不进台风眼,只在台风边缘垂钓,自己钓到的鱼恐怕也就比笨大儒多两三条。

        不过田松石好像不准备直接使用,把所有文心鱼都留在船上。

        “走,冲击台风之壁!我打头压风浪!”方运站在龙头之上,意气风发。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