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儒道至圣 > 第1049章 功利?
  • 第1049章 功利?

    作品:《儒道至圣

        热门推荐:、 、 、 、 、 、 、

        各式各样的船只在海边密密麻麻排开,异常壮观,与湛蓝的海面相互映衬,形成别样的美。

        笨大儒田松石的船就是很普通的帆船。

        田松石的诗词是弱项,所以他考中进士后彻底放弃深研诗词,只是遇到诗词会背诵,他的强项是多年读书和阅历积累出的学问,文章和经义都很强。

        形成帆船的人虽然多,但大都不开心,而田松石十分高兴,快步走上帆船,因为若是他当年成为殿试进士进学海,恐怕会坐在最差的竹排上。

        由于吟诵劝学诗词的人越来越多,很快出现了中型战船,每出现一艘,都让附近的人为之惊呼。

        中型战船以艨艟居多,甲板上足有两层船舱,两侧有超过十对的船桨,一旦划动起来飞快。这种船虽然更适合在江湖中作战,但这里是学海,不是真正的海洋,船越大代表力量越强。

        不多时,出现了很少有的大型战船,许多人羡慕地望过去。

        那艘灰色巨舰的甲板之上整整有四层船舱,船上有三面白色的大船帆,两侧的船桨有三十余对。自从出现学海以来,三层楼船已经罕见,四层楼船少之又少,而今竟然出现了一艘。

        一位青衣大学士站在四层楼船的船头,微风拂过,衣衫飘荡,风姿英伟不凡。

        “是宗呈冰!”

        “不愧是冰族大学士的,怪不得敢向方虚圣叫板,四层楼船的确有这个实力。宗家这些年真是人才旺盛,宗圣当真是不世奇才啊。”

        “看,又有一艘四层大楼船!应该是颜域空的!”

        颜域空等友人都离方运不远,周围一片祝贺声。

        颜域空却双手拢在袖中,慢悠悠道:“等方运写完劝学诗之后,你们再夸我,我先上去了。”

        圣墟友人陆续作诗,这些人都是各国的翘楚。被培养多年,所写的劝学诗至少都能形成中型战舰,楼船也出现了四艘,引得许多人注目。

        方运身边的楼船众多。宗雷两家船队中的楼船数量更胜一筹。

        除此之外,楼船零星散布在各处,但四层楼船一共只有五艘,不曾出现五层楼船。

        方运仔细扫视四周,发现楼船极多。总数超过一百,其中一些船主之前根本不曾见过,但从他们的衣服可以看出,是各古地的人。

        不是所有古地都像那几个叛徒古地数年才会与圣元大陆联系一次,正常的古地都会同时与圣元大陆的读书人渡学海、争国首。

        方运暗暗记下所有楼船主人的样貌,其中一些人必然是各古地的状元,会与自己争国首。

        时间慢慢过去,还差百息就要到一刻钟,还在岸边的人终于不得不开始口诵劝学诗,让海边多出一艘又一艘船只。

        “方虚圣。该您出手了,别晚了!”一个景国人大声道。

        “是啊,时间一到,所有船都会出发,晚一点就可能竞渡失败。”

        圣墟友人,景国新晋进士,人族殿试进士……形形色色与方运有关系或没关系的人,一起望向方运,几乎所有人的目光中都带着期盼。

        方运创造了太多的奇迹,每一次见证。对读书人来说都是一种荣耀。

        方运点点头,张口诵诗。

        “富家不用买良田,书中自有千钟栗。

        安居不用架高堂,书中自有黄金屋。

        娶妻莫恨无良媒。书中自有颜如玉。

        出门莫恨无人随,书中车马多如簇。

        男儿欲遂平生志,六经勤向窗前读。”

        在方运诵完的一瞬间,许多读书人皱起眉头,因为这首诗实在太功利了,虽然作为劝学来说合格。但一位才华横溢的虚圣如此直白,有些斯文扫地。

        无论如何,读书人骨子里还是有些清高的。

        不过,少数人的目光中却有惊异之色。

        诗成,方运前方的海水突然震荡起来,周围所有的船都被海水排开,最后,一艘不一样的巨船出现在海面之上。

        众人面露惊容。

        这也是楼船,足足有五层,乃是所有人中最高的,但这不是最特殊之处,也不足以让众人面露惊容。

        楼船之前,龙头怒张,船后,龙尾遒劲,两侧船舷表面浮现一道道金色的龙鳞。

        这是一艘五层金色龙船!

        仿佛是一头沉睡的巨龙背负一艘船。

        宗雷两家人为之色变,那些大学士都本能地惊骇。

        学海近千年,英才无数,甚至有人钓得无上文心,可从来不曾有谁的诗词化为龙船!

        龙船在外界可能只是华丽的巨船,可在学海之中,绝对有普通楼船不具备的特别能力。

        雷龙阔心中无比愤怒,没想到竞渡还没开始,方运就先声夺人,势压满学海,技惊万余人。

        “不曾想到,这学海竟然如此功利,更不曾想到,我人族虚圣竟然如此功利!堂堂虚圣为了诱人读书,用良田豪宅、美女长随来勾引人读书,最后才随口提到志向,当真令人叹息!被这种劝学诗引导之人,成就再高,也是一个钻进钱眼里的可怜虫罢了!”雷龙阔舌绽春雷道。

        少数人皱起眉头,雷龙阔一下子攻击到方运的要害。

        宗雷两家的大学士却不开口,因为他们早就发觉这首诗中的不同。

        李繁铭反驳道:“呵呵,雷兄不愧是雷家人,最厉害的文心便是‘睁着眼睛说瞎话’,也只有你这种眼睛钻进钱眼里的可怜虫,才以为这是用凡物勾引人读书。这首诗的本意是,读书人不要去追求良田豪宅,也不要去苦苦求着媒人,更不用羡慕别人位高权重,只要读书,一切都可以得到,这些,只是读书的附带品而已!最后才是点睛之笔,既然这些都不用追求,那好男儿应该追求什么?志向!”

        大学士沈沛不等别人反驳,道:“这才是方虚圣的高明之处!你们许多人诗词中不敢以金钱美女利诱,只是空谈,却忘记普通读书人需要什么?无非是吃饱穿暖,无非是有和睦之家,无非是出人头地,此乃人之大欲也,无可厚非。方虚圣没有反对,而是引导读书人,不要为这些劳神费力,只要读书,自然可得。遇利不避,坦然受之,方是真君子!”

        那些之前皱眉的人纷纷舒展开来,这种解释似乎更加恰当。

        方运站在龙船甲板之上,双手背负在身后,望着学海的尽头,微笑不语,不准备为自己做丝毫解释。这首可是宋朝皇帝的名诗,虽然不是才气满盈的好诗,但却是极好的劝学诗,而且里面有常人难以发现的气象。

        “此首诗中,有‘天下英才尽入掌握’之意,这才是形成龙船的真正原因。除了方虚圣,学海之人,谁能有此胸怀?”一位孔城大学士张口称赞。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