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儒道至圣 > 第1041章 无罪而生
  • 第1041章 无罪而生

    作品:《儒道至圣

        两人越来越近,很快赵红妆只落后半匹马的位置。

        公羊腾扭头一看,脸上浮现无奈之色。

        身为公羊世家的成员,他多次与赵红妆赛马。

        两人的蛟马是相同的血统,实力相近,公羊腾的骑术要胜过赵红妆一筹,尤其是马战,哪怕不用读书人的力量,他也能轻松击败十个赵红妆,毕竟他曾上过战场。

        可现在双方只是纯粹的赛跑,轻七十斤的优势,远远大于骑术胜过一筹的优势。

        公羊腾回头,从赵红妆里看到前所未有的专注和渴望。

        作为赵红妆的好友,公羊腾很清楚,赵红妆是一位独特的女子,也是一位执着的读书人,她从小就远比同辈都刻苦读书,比所有男子都刻苦修炼君子六艺。

        公羊腾至今还记得许多年前,宣宗两手拉着先帝和赵红妆兄妹,出席只有京城世家豪门和皇室才有资格参与的文会。

        当时七岁的赵红妆十分要强,文会不让女子写诗,她却仗着宣宗的宠爱冲上前,从一个男孩手中夺过笔,写了一首极为出色的诗,胜过许多同龄人。

        一位重男轻女的老学究不高兴了,于是问她,那么辛苦读书学习,到底是为了什么。

        赵红妆昂首回答:“若女子可科举,不至于临阵磨枪。”

        当时所有大人哄堂大笑,一些小孩子也嘻嘻哈哈,而大赵红妆三岁的公羊腾却觉得赵红妆不一般,一直记在心里,因为他就是那个被赵红妆夺走笔的男孩。

        一个是皇室公主,一个是世家子弟,两人时有交集。公羊腾经常听到赵红妆的事情,知道她经常在科举后答题,然后和最后一名录取者的诗词文章比。她常说的一句话便是,不过如此。

        五年前。她的一位闺中密友放弃读书,远嫁他乡。一年后,那女子投井自杀。

        不久,赵红妆收到密友临终留下的一张血书。

        恨生不为男儿!恨!恨!恨!

        从那以后,赵红妆再也没做科举的题目,也再也没说“不过如此”。

        公羊腾常听巾帼社的女子泄愤说“我若为男儿”当如何,但赵红妆从来没有这样说过,她只说过。终有一天,叫天下女子也能科举!

        许多人劝过赵红妆,让她早早嫁人,不要把那么多时间花在读书上,无论谁劝,她永远只用一句话回答。

        “若女子可科举,岂非追悔莫及?”

        一开始听到赵红妆如此说,公羊腾只觉得此女心志坚定,非池中物。

        可后来再听到这话,心中没来由升起淡淡的悲哀。

        如果赵红妆至死前也等不到女子科举的那一天。那她会不会后悔?

        公羊腾有关赵红妆最深的记忆,是三年前一次文会。

        当时曾有读书人问:“红妆公主殿下,您相信天道吗?”

        赵红妆回答:“我不信有天。”

        “为何?”

        “若有天。女子未有罪,为何身负不能科举之刑!为何肩担不如男子之罚!”

        满堂男子,鸦雀无声。

        公羊腾至今记得赵红妆那铿锵有力的声音。

        公羊腾身为举人,身体经过三次才气洗礼,身体格外强壮,疾驰三百里感到疲惫,可赵红妆不仅身体娇小,又没得才气洗礼,身体远不如他。

        赵红妆伏在马上。钗发凌乱,呼吸急促。脸上不停流汗,不断沾染灰尘。又流汗冲刷灰尘,使得她的脸上出现一道道泥痕。

        她已经无法坐稳,她的两手已经没有力气,但强大的意志让她牢牢抓住缰绳。

        公羊腾的脑海中,马上的赵红妆,和当年那个抢他毛笔的女孩重叠起来,化为相同的红衣女子。

        她无罪而生,不公加身,但,不曾放弃!

        公羊腾轻声一叹。

        此刻离潼山只剩一里。

        “驾!”赵红妆咬着牙,大喊一声,全身突然充满了无尽的力量,双目燃烧着熊熊的斗志。

        哪怕天道降临,也不能让她低头!

        “她……比我优秀。”

        公羊腾没有刻意想让,同样进行最后的冲刺,但明显感觉到自己的蛟马陷入疲惫,只要自己引动一些天地元气,便可解决,可现在却什么都做不了。

        一道红色的身影,在天地间飞驰,而黑衣举人与她并列。

        方运站在前方,地面有一条以真龙古剑画出的线。

        “驾!”

        “驾!”

        两人一起冲向终点线。

        赵红妆比公羊腾领先三寸,不到半个马头的长度。

        但越过终点线一息之后,公羊腾反超,而赵红妆无力地松开缰绳,身体一歪,就要滚落。

        无形的力量落在赵红妆身上,冲刺的蛟马竟然被生生定在原地。

        方运谢过守护大儒,飞过去抱起赵红妆,然后飞到另一侧,从饮江贝中拿出建议的被褥,把她放上去。

        赵红妆很快坐起来,双唇发白,满面汗泥,双目中有不散的光芒。

        “谁得魁首?”

        方运微笑道:“你是女冠军,领先半马头。”

        赵红妆露出灿烂的微笑,洁白的贝齿整齐地排列着,双目弯弯,眼中的欢喜足以融化初冬。

        正骑着马回返的公羊腾小声嘀咕:“要是再远几里,我肯定是冠军。”

        他说话的时候,脸上挂着淡淡的笑容,望向赵红妆和方运的目光比阳光更明亮。

        其他人陆续赶到,前三确定,一些人没到终点线就开始减速。

        一个女子见赵红妆倒在被褥上,冲着公羊腾大喊:“嫂子最喜红妆公主,若是伤到她,我看你回家怎么交代?”

        公羊腾听人提起妻子,脸上洋溢着舒心的笑容,道:“红妆公主殿下什么事都没有,拙荆不会怪我。”

        等全员到齐,方运从饮江贝里拿出文宝,送给前三之人。

        赵红妆把文宝笔小心翼翼收起来。

        发完文宝,方运望向潼山,一片苍黄。

        潼山是许多山峰的总称,绵延千里。

        在景国建国前,曾有一支三百多的小股蛮族因为迷路到了潼山,与附近的守军发生激战,最后人族以三千多人的代价全歼蛮族。

        为了纪念阵亡的英烈,密州军方在潼山北面建立了一座小关卡。

        这里已经属于密州地界,而在潼山十里外有一座弘县,是柳山担任县令的地方,一直被左相党视为柳山发迹之地。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