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儒道至圣 > 第1023章 兵临长溪村
  • 第1023章 兵临长溪村

    作品:《儒道至圣

        热门推荐:、 、 、 、 、 、 、

        堂上的刁家人傻眼了,哪怕再糊涂,也知道方运可能要下重手!

        直到这个时候,他们才隐约意识到,这个方运和以前的官员不一样。

        一个刁家人急忙道:“大人明鉴,此事与我等小民无关啊!我等只是来当个人证,什么都没做啊。”

        “长溪村里无好人!伪证是一罪,杀人同样是一罪。来人,把这些人全部押入大牢,明日再审!”

        几个刁家人想要撒泼,但想到刁能臣和刁母的下场,顿时熄了念头。

        一个老者阴着脸道:“方大人,您不要忘了,这里是宁安城,您是虚圣,但也是县令!若是您这个县令当不成,今年这个状元,也别想要了!”

        “哦,你认不出本县已经穿上翰林服了吗?”方运起身,迈步向外走去。

        那老者瞪大眼睛看着方运,哑口无言。

        看着方运和大批官员离开县衙,刁家人慢慢站起,跟着衙役缓缓行走。

        “坏了,我们怎么办?看这样子,他要去长溪村抓人啊!”

        “不用怕!别说是翰林,就算是大学士又能怎么样?左相够厉害吧,他当密州州牧的时候,也没敢把长溪村怎么样!”

        “对!到时候长溪村上千人前来县衙闹,我就不信他能坐得住!”

        “当官的不都是这样么,把咱们当猪狗牛羊,只要咱们联合起来,上面不怕,下面怕!当年密州的税太重,把一镇的人逼急了,活埋举人镇长,引发朝野震动,甚至上了《文报》,最后逼得免除赋税。若没有那些人,咱们现在过的日子更苦!”

        “对!就不信方运他不怕!就不信他不想当官!”

        押着他们的衙役终于忍不住,讥讽道:“一群蠢货。我们小方县令来宁安,可不是来当官的!殿试一完,他就直接去圣院,等从圣院回来。不是当州牧,就是当六部尚书,岂能被你们一个小村吓到?”

        “我们小方县令只把人当人,你们长溪村一群畜生,也配跟当年活埋举人镇长的义士们相提并论?”

        “我们家大人已经是翰林。怎么会怕你们!你们有这时间,还是祈祷能活着回到长溪村吧。”

        方运带领众官向城东大门口走去,一路上不断传书发号施令,让宁安城的私兵和府兵在城东集合,并命令所有有品级的官员和相关的吏员跟随。

        方运为首,官吏队伍浩浩荡荡,那些平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急忙躲避,等认清是方运,急忙问候。有些人甚至还跪拜。

        没等走出城东城门,驻宁安县的其他圣院官员一起前来,以才气传音,劝说方运,尤其是刑殿的唐翰林,最为焦急。

        “方虚圣,您可不能意气用事啊!您马上就是八甲状元,甚至可能成十甲状元,这可是无上的荣誉。若是因为区区长溪村耽误了,得不偿失!听说圣院的大儒也提醒过您。您万万不可自误啊!”

        方运也不说话。

        唐翰林只好道:“如果您一定要处理长溪村,不如等殿试结束之后,等十甲状元到手再做不迟啊。您这样,以后让众官怎么看您?做官。讲究的是和光同尘啊!”

        “我似乎不止一次说过,我和你们不一样,我来宁安,不是为了做官的!”方运淡然回答,而且没有用才气传音,当着所有人的面开口。

        “那……那您准备怎么处理长溪村人?”唐翰林道。

        “有法必依。违法必究,执法必严!”方运道。

        “可是……那可是一个村啊!”唐翰林道。

        “村子是人族的基础行政构架,当律法的光辉无法照耀一个村子,那就意味着,这个国家出了大问题!”方运道。

        “您难道不想想,区区一个村子,左相和国君真的拿他们没办法吗?哪怕大儒,在皇权面前也要低头!”唐翰林道。

        “如果整村沦陷,而高层明知道还不管,只有两个可能。第一个可能,他们是废物!衮衮诸公治得了国家,若真奈何不了一个村子,不是废物是什么?不过,我不认为他们是废物,所以,自然想到第二个可能,他们不在乎!他们根本不在乎这些被拐卖的妇女,他们根本不在乎被杀的衙役,他们根本不在乎千千万万普通百姓!”

        唐翰林想反驳,但始终没能说出口。

        方运继续道:“他们高居云端,怎会在乎百姓的生死!只要百姓不造反,他们就视百姓如猪狗!假如,左相的女儿被人拐卖道长溪村,被一群畜生害了,左相会如何?倘若,右相被马车撞死在大街上,内阁又会如何?正是他们不会受到这样的伤害,所以他们不在乎!”

        “那如果他们在乎呢?”唐翰林文道。

        “那他们就是废物。”方运毫不留情道。

        在场的官吏有的无比激动,支持方运,有的却充满无奈,这是人尽皆知的道理,但又不能说出来,也只有方运敢说。

        “本县没有那么多时间等待,也没有那么多时间与他们纠缠,既然敢在本县眼前做丧尽天良的事,就不要怪本县痛下杀手!”

        “唉……您一定要谨慎行事,万一捅了马蜂窝,恐怕会遭到许多人攻讦。”唐翰林道。

        “我若什么都不做,左相、宗家或雷家就不会攻击了?若是因为他们而妥协,那意味着,本县已经败了!”

        方运说完,遥望远方的天空。

        “这片青天下,无人可让本圣低头!”

        众人更无法反驳,连西海龙圣都想害方运而不得,甚至还失了祖龙圣牙,杀方运的有,但能让方运低头的人,不可能有。

        一路上方运的官印不断动着,那是传书太多导致的现象。

        但,方运根本看都不看。

        出了城东,方运的私兵和三千府军已经集结,同时还有许多空的甲牛车。

        那些牛马见到方运,全都本能地低下头。

        方运乃是龙爵,龙族高位。

        方运命令在场的官吏上车,然后自己进入龙马豪车。

        “向长溪村进发!”

        方运坐在空荡荡的马车之中,感到有些孤独。

        “敖煌大概还在东海龙宫修炼吧。”

        “若彭走照未战死,得文曲星照,现在已经晋升大学士,南圣会治好他的双臂吧。”

        “郭大学士的孙媳也快生了……”

        方运之所以快速离开圣院,是不想见三谷阵亡者的家人。

        方运闭上眼,默背孔子六经,慢慢消除晋升翰林过快可能引发的隐患。

        从童生到翰林还不到两年,没有经过长久的积淀和打磨,才气难稳。

        近两个时辰后,车夫提醒道:“大人,长溪村快到了。”

        方运掀开窗帘,向外看去。

        夜色已深,半月当空,妖帅鹰沧在天空飞行,作为张破岳赠送方运的私兵,鹰沧一直尽忠职守。

        前方的村庄灯火点点,和普通的村子毫无区别,在夜色下显得十分静谧,但谁能知道,这里家家有地窖,户户有囚牢。

        方运看了许久,以才气传音,命令三千府兵包围村庄。

        兵家翰林使用兵法雷厉风行,在黑夜里,三千府兵如同两只大手包围长溪村。

        方运道:“请刑殿诸位谨防逆种。”

        天空也不见人影,只有风声呼啸。

        随后,方运舌绽春雷。

        “有人举报长溪村贩卖人口、虐杀幼童、强.暴女子、私设囚牢、公然抗法,甚至与妖蛮勾结。本县方运,为了还长溪村一个清白,特意来此查证。根据我国律法,自首罪减一等,告发检举再减一等,望诸位村民踊跃自首,踊跃告发。本县给尔等一刻钟的时间思考,一刻钟过后,所有嫌犯一旦确定罪名,罪加一等!”

        方运已经是翰林,舌绽春雷的力量更上一层,他的声音如同雷音在长溪村上空回荡,足足滚动了三次才停下。

        一颗颗工家特制的夜明珠升到高空,把整个长溪村照得犹如白昼。

        方运放下窗帘,道:“车停在村口一刻钟。”

        “是,老爷。”

        方运继续闭目养神。

        渐渐地,前方传来杂乱的声音,越来越乱,甚至有人破口大骂。

        方运听而不闻,继续等待。

        一刻钟刚过,方运走下马车。

        所有的官吏都在马车前等候。

        方运点点头,向村子走去。

        村口有一条宽敞的大道,两侧树木林立,大道上,挤满了密密麻麻的长溪村民。

        有抱着婴孩的妇女,目光麻木;有抽着旱烟的老翁,神色默然;有手握武器的青壮,充满警惕……

        形形色色的人聚集在前方,几乎人人手拿农具或武器。

        方运扫视最前面的一排老人,道:“村长何在,出来说话。”

        “老朽刁知礼,拜见方县令!”那老人不客气地向方运随意一拱手。

        方运仔细打量这个老人,一身华美的绸布外袍,一头白发但精神矍铄,满面皱纹但腰板笔直,浑浊的目光中带着冷冷的戒备。

        “刁村长,既然你名为‘知礼’,必然知礼守法,你带全村人来此,是投案自首吗?”

        方运身后的官员暗暗叫苦,方运当真是天不怕地不怕,简直是在说全村人都有罪。在官吏来说,一人不重要,一家不重要,甚至一路人不重要,但一整个村子的人,却是一股强大的力量,让地方官投鼠忌器。(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