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儒道至圣 > 第935章 憎恨
  • 第935章 憎恨

    作品:《儒道至圣

        方运以法家辅修法典的力量同审四人,除了四人中的大哥一言不发,另外三人都已经招供,并且愿意揭发苟公子的罪行。

        方运一拍惊堂木,法典收回。

        四个嫌疑人神色恍惚,过了好一会儿才完全恢复过来。

        方运望着那四人中的大哥,道:“宁安县人查钺,与苟岥勾结,杀害艾卫疆,铁证如山,不容辩驳,且不知悔改,罪加一等,发配定远军死囚营二十年!来人,给他戴上枷锁脚镣,等到此案完结,与下一批辎重队一起押送往定远军!”说着,方运扔出一支令签。

        “遵命!”就见两个衙役走进来,把查钺押走。

        自始至终,查钺都没有说话。

        方运轻叹一声,道:“如此男儿,本应建功立业,哪怕不能驰骋沙场,也理当纵横文坛。但,此类之人一旦走错道路,不加约束,必当造成比常人更大的危害。为避免有更多人受害,只有重罚才能显现律法雷霆之威,才能庇护百姓!所以,情有义,但罪不义!”

        方运的声音与县衙蕴含奇异力量共鸣,声音传遍整座县衙。

        县衙中许多官吏点头,心悦诚服。

        敖煌龙头轻晃,低声道:“说的好。哪怕他与苟岥关系再好,去杀人,便也是不义之徒。艾卫疆虽然有罪,但罪不致死,若苟岥只是进行教训,哪怕打得很严重,也算有情有义,可若是杀了他,无论怎样,都是不仁不义。谁要是觉得查钺义气,那若哪天查钺的刀架在自己或亲友的脖子上,又当如何?”

        方运扭头看了敖煌一眼,露出赞许之色,道:“孺子可教。”

        敖煌不好意思地嘿嘿笑起来,这是方运认可他的进步。乃是虚圣称赞,让他十分高兴。

        殿外的法家翰林称赞道:“我法家与儒家礼殿的老腐儒们向来不合,但方虚圣以情、仁和义论律法、谈刑狱。却合情合理,让人如沐春风,乃是法家之幸,亦是礼殿之幸。”

        方运微微一笑。却也不说破,刑殿翰林之所以称赞,是因为自己是“以罪行论仁义,而不是以仁义论罪行”,实质上像是“法大于礼”。

        查钺听到方运的评价,身体一震。始终不肯低下的头颅似乎变得沉重。慢慢低下。

        “来人,前往苟家缉拿嫌疑人苟岥!由典史于八尺亲自带领。”方运直接把令签抛到于八尺怀中。

        于八尺立刻起身,迈开大步前去拿人。

        两刻钟后,于八尺风风火火押着苟岥前来,因为方运要秘密审理,只有原先之人可以参与审判,其他官吏都无法听到,被官印的力量封住。

        苟岥一身童生服,因为酒色过度而导致面色略显苍白。神情无比镇定,眼眸里闪烁着难以掩饰的恨意。

        方运一看到苟岥的目光,刹那间就想明白一切。

        苟岥身为童生,又是宁安县望族之子,本来可以顺顺利利成为望族的族长家主……想到这里,方运突然望着苟岥道:“如若你是苟家主认养之子,你便苟家主之子,于情于理,苟家的一切都属于你。但,你并非苟家主认领之子。更与他毫无血缘关系,那些,都不属于你!只有在你坦诚身世,告知苟家主后,苟家主若依旧认你为子,那一切才属于你。你之所恨,只能恨你父亲,恨你母亲,恨不到本县身上!”

        “胡说!若不是你,若不是艾卫疆那个畜生,我的身世怎可能暴露!你若是我,你会如何?”

        方运淡然看着苟岥,反问:“你若是苟家主,你会如何?”

        苟岥愣在原地,无言以对。

        方运道:“此事本县虽然会告知苟家主,但会下封口令,无论最后如何,都会禁止传播你的身世。若是他人传播,有证据者,本官将让刑房以骂詈之罪起诉;若无证据之人,则以诽谤罪论处;若是朝廷的官吏传播,将以泄密罪起诉。”

        在场的法家举人记录者、殿试于八尺和刑殿翰林齐齐一愣。

        众人本以为方运会借此事攻击计知白,无所不用其极,毕竟此案是目前唯一可以牵连计知白的案子。方运却以如此手段保护苟岥,显然是不会用卑劣或过激的手段。

        至少,不会以伤害苟岥的方式去攻击计知白。

        敖煌望着方运,眼中带着无比纯净的尊敬,不掺丝毫杂质。

        这才是虚圣的心胸与虚圣的道德。

        不过,众人随后考虑方运所说的罪行。

        诽谤是早就有的罪名,一般只因为议论朝政、妄议国君等论罪,也都针对非读书人,读书人谈论这些永不入罪。

        方运竟然把诽谤罪用于这种情况,用于维护个人的名誉,前所未有。

        至于“骂詈之罪”则是早已有之,詈便是骂的意思,骂詈分为多种详细的罪名,如辱骂同族同辈、辱骂尊长等等。一般是鞭笞数下,并不会动用大刑。

        诽谤罪的量刑原本很重,但现在针对个人量刑会减轻,也必然会比骂人重。

        至于对官吏实行的“泄密罪”则极为严苛,在任何国家律法中,泄密都是极大的罪行,量刑从三年到死刑不等。

        在方运看来,宁安县衙以及人族各地的衙门已经漏成了筛子,这种情况必须要制止,危害太大,若是连衙门内部信息保密都做不到,那这个政权便是失败的政权,当权者便是无能之辈。

        除了刑殿翰林若有所思,其他人都只把目光停留在这起案件之上。

        那苟岥终究是读书人,是童生,哪怕目光中仍然带着恨意,但也闪过复杂的感激之色,稍稍低头,道:“学生谢过大人。”

        那刑殿翰林道:“敢问方虚圣,您做出此种措施,是出于何种原因?”

        方运并没有想过这个问题,沉吟瞬间,文胆才气轻动,道:“有同情之心,有人伦之礼,最后以法止之。”

        “原来如此,多谢大人解惑。”

        方运微微一笑。

        刑殿翰林仔细望着方运,面露惊色,因为方运脸上闪过一抹奇特的光芒,这种光芒他只在论道后的大儒的脸上见过。

        “莫非,方虚圣从中领悟了圣道相关……”

        在刑殿翰林思索的时候,方运道:“祁浚缮等三人已经招供,你还有何话可说?”

        苟岥沉默片刻,道:“学生只问一句,若您能回答,学生愿意招认。”

        “可。”方运不过淡淡地说出一个字,却有着奇特的威严,仿佛不是在答应,而是在命令。 .

        (未完待续。)

        ps:咳咳,改了密码又忘记,然后好久才想起来,,所以晚了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