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儒道至圣 > 第930章 严打
  • 第930章 严打

    作品:《儒道至圣

        “八尺,起来吧。◇↓頂◇↓◇↓◇↓,..”方运道。

        “是,大人。”于八尺干净利落地起身,仍然低着头,用余光偷偷看方运。

        敖煌跳下椅子,慢慢悠悠走到跪地磕头的狗子面前,一脚踢在他脸上。

        敖煌化人后力量失去大半,可也远远强于成年人,这一脚让狗子的鼻子差陷进脸里,疼得他嗷地一声惨叫,鼻血眼泪直流,捂着脸不断惨叫。

        “就你还想抢本龙好吃的?也就方运在这里,本龙不好动手,不然早吃了你!你们这种痞子,真是蠢到极。你们现在是比别人快活,等将来都大了,同龄人都有家有业了,你们再比比看,悔死你们!何止愚蠢,你们的脑袋是用来增加身高的吗?”

        众人惊讶地看这个五六岁的孩童,若是没有亲身经历这样的事,绝不可能出这种话。

        方运没好气地看了敖煌一眼,他之前闲谈的时候过这话,敖煌全给学到了。

        狗子还跪在地上砰砰磕着头,手臂一直在颤抖,在那些实权世家眼里,方运终究根基不深,文位不高,有地位无实力,可在狗子这种连童生都不是的地痞心目中,方运也就只比半圣差那么一。

        之前方运在宁安县的举动太大了,生生把左相逼出密州,只掌控鹰扬军,连全州大官员在方运面前都战战兢兢,更不用区区狗子。

        方运看都不看狗子,对于八尺道:“把他们几个带回衙门,好好审一审。”

        “属下定当亲自审问!”于八尺心领神会,像狗子这种地痞,未必杀过人,但肯定没少做伤天害理的事,罪恶累累。

        “来人,把他们带走!”于八尺向跟随自己来的衙役下令。押着狗子等五人离开。

        在狗子垂头丧气被押出门的时候,张记内外发出震天的欢呼声。

        “抓得好!早就看着这些人不顺眼了!”

        “幸亏有方青天微服私访,不然谁能治得了这些东西?”

        “打完老虎,也不放过苍蝇,这才是方青天!”

        “是啊,以前的县太爷谁管这些?都以为这些地痞流氓没什么,可咱们天天提心吊胆担惊受怕,过得真难受!前一阵方虚圣请来四殿试,那群孙子缩了几天,最近方虚圣韬光养晦。他们这些牛鬼蛇神全跑出来了。嘿嘿,方虚圣这是引蛇出洞!”

        “对,虚圣大人就是不一样!”

        ……

        方运虽然不在乎这些吹捧,但这些人的没错,自己就是怕众多幕僚有“灯下黑”,看不到宁安的真实状况才亲自下来微服私访。

        像这种地痞流氓的事,无论是差役还是幕僚都不可能上报,这让方运忽视了这个重大的治安隐患,此次微服私访终于发现了这个问题。

        “今日回到县衙。就草拟一份‘严厉打击地痞恶霸犯罪行为专项活动’的文书,活动简称‘严打’吧。”方运想到这里,心情有所好转。

        方运目光一扫,发现那爷孙俩依旧跪在地上。

        “老人家。你们起来吧。”方运道。

        “谢谢虚圣老爷!谢谢虚圣老爷!”老人激动地站起来。

        那俏丽的歌女神色激动,目不转睛盯着方运,对于她来,方运几乎就是坐在云端的圣人。这辈子能见一眼就值了。

        “宁安出现地痞流氓骚扰,是本县失职,两位可要多多包涵。”方运着客气话。

        “哪里的话。多亏虚圣老爷您,我们才有好日子……”老人无比局促。

        方运头道:“那两位离开吧,以后谁再敢为难你们,就告诉他们,我方运在县衙里等着他们,让他们去找本官。”

        “谢谢虚圣老爷,谢谢虚圣老爷……”

        两人缓缓离开。

        楼上只剩方运和敖煌。

        没方运开口,无论是伙计还是掌柜都不敢上楼。

        敖煌充满期盼地看着方运,亮晶晶的眼睛轻轻一眨,问:“于八尺走了,这些菜是不是都归我了?”

        “吃吧吃吧……”方运无奈道。

        “嘿嘿!”敖煌摸了摸脑袋,开始大吃起来。

        楼下的人越来越多,方运道:“诸位散了吧,本县很快会离开。”

        “走吧走吧,别打扰方虚圣体察民情!”

        “对对对……”

        不多时,众人走了个干净,只剩下普通的食客。但许多人站在长白街的两侧,低声议论,十分兴奋。

        等敖煌吃完,方运结账,并对伙计道:“带我们俩从后门走。”

        “是,虚圣大人。”伙计和掌柜心翼翼送方运穿过后堂走到后院门外。

        两个人站在门槛后低头哈腰,道:“恭送虚圣大人。”

        方运侧身看着那伙计,道:“最近衙门缺人,我看你人机灵,又有一颗善心,可以参与公开聘用。当衙役的时候,闲暇之时可读书,争取考个功名,光宗耀祖。”完缓步离开。

        那伙计愣在原地,难以置信地望着方运的背影,半天不出话来。

        “不错不错。”敖煌笑看伙计,然后一颠一晃地追向方运,“等等本龙,本龙变成短腿了!”

        一旁的掌柜满面笑容,道:“聂,你家祖坟冒青烟了啊,竟然得方县令看重,用不了几年,你就能当上班头。可惜你不是读书人,不然也能当个总书典史什么的。当然,你现在还,可以一边当衙役一边读书,真要是考中童生,当总书也就方虚圣一句话的事!以后咱们这个店还得多靠你照拂啊。今天你不用做了,我这就带着酒菜去你家,一起庆祝大好事。我和聂老哥快半年没见了,正想他!对了,听你喜欢我侄女……”

        聂望着方运的背影,脸上浮现欢喜之色,可不知为什么,听着听着就觉得鼻子一酸,泪水如帘遮住视线,眼前一片迷蒙。

        只有方运的背影依旧那般清晰。

        方运走了两条街的距离,然后向右一拐,再度走上繁华的长白街,之前他一直在二楼,看到他相貌的人极少,不影响微服私访。

        此时正值中午,长白街上人来人往,没有人注意这两人。

        两侧的店铺坐满了人,方运不时听到有人谈论自己的微服私访,消息传得极快。

        两人走了半刻钟,眼看就要离开繁华地段,右侧的一家酒楼里突然传来大叫声。

        “死人了!吃死人了……”

        “泡,泡,你别死啊……”

        “还我儿子命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