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儒道至圣 > 第928章 狗子
  • 第928章 狗子

    作品:《儒道至圣

        褐衣壮汉一愣,和身后三个人一起笑得前俯后仰,唱曲的爷孙俩吓得直给方运打眼色,让方运别惹这些人。頂點說,..

        店里的伙计急忙笑嘻嘻走过来,挡在褐衣壮汉身前,道:“狗爷,您跟他们一般见识什么?走,我在楼下给您备了卤肉,下去尝尝,都是新出锅的,软嫩可口,比他们桌上的好吃得多。”

        狗爷上下打量了一眼伙计,面色骤然变冷,轻蔑地道:“你算什么东西?一个酒楼的伙计,也配挡爷爷的路?滚!”

        狗爷完一巴掌打在伙计的脸上,把伙计打了一个踉跄,差栽在地上。

        伙计捂着脸,望着狗爷,眼中只有惊恐,不敢有一丝恨意。

        “怎么,还敢不敢了?”狗爷扬起下巴,面带讥讽之色。

        “的错了。”伙计默默后退远离。

        “算你识相!”狗爷完看向方运。

        哪知方运道:“二,有凶徒闹事,可鸣锣唤来巡街衙役,去吧。”

        伙计望着方运,流露出为难之色。

        狗爷与三个手下再次大笑,笑完之后,狗爷居高临下看着方运,道:“想告官?看来你这个新来的外乡人不清楚长白街姓什么啊?二,你马上鸣锣呼救,招来巡街衙役,我倒要看看简老哥是怎么对付我的!”

        那伙计面露惊色,道:“狗爷,这事让他赔个礼道个歉就算了,何必让简爷来?”

        “怎么,嫌刚才那一巴掌轻了?”狗爷玩味地看着伙计。

        “……的错了,这就去找简爷来。”伙计完无奈地低头,临走前给方运使了一个眼色。

        方运知道这伙计是让自己快走,头,觉得这伙计不错。

        狗爷双臂抱胸,看着方运笑道:“你穿得不怎么样。出手倒阔绰,大概也看上蝶了,眼光不错。我这个人呢,最喜欢讲道理,也不为难你这个外乡人。给我二十两银子,这件事就算了。”

        “还是等巡街衙役过来再吧。”方运不咸不淡道。

        “你脾气挺硬啊?好,我就喜欢治这个病!”狗爷刚完,锣声响起。

        “有本事你别跑!我下去迎简哥去。你们看好了!”狗爷着自己下楼。

        不多时,一楼传来嘈杂声,随后传来噔噔噔的上楼声。

        “简哥。那人就在这里,一个穿粗布衣服的外乡人竟然找咱们宁安人的麻烦,还找你,简直笑死人,这长白街上谁不知道咱老哥俩的交情。我和简哥您可是一起光屁股长大的!”狗爷声如洪钟,满面陪笑。

        走在前面的简衙役面带微笑,道:“此事交给我了,一个没有功名的外地书生敢在长白街闹事,当我这个巡街衙役不存在么?”

        “是啊。多亏方县令有识人之明。任命您当巡街衙役,听您得方县令亲自名,和普通衙役可不一样!”狗爷道。

        那简衙役目光一闪,呵呵一笑。也不答话。

        楼上,敖煌扭头,疑惑地望着方运。

        方运摇摇头,表示没亲自任命这个巡街衙役。自己还不至于负责一个衙役的职位。

        敖煌露出一脸坏笑,望向楼梯口。

        就见一个身穿中年衙役服的人先走上来,此人面无表情。迅速掠过方运与敖煌全身,目光变得轻松起来,随后沉声道:“狗子,就是这两人?”

        “对,就是这两个。”狗爷站在简衙役身后,挺胸抬头,好不威风。

        “就是你们在这里闹事?”简衙役一抬头,俯视方运与敖煌。

        方运抬起头,饶有兴趣地看着简衙役,缓缓道:“你好,我以景国子民的身份,要求你秉公执法,捉拿这个自称狗子的地痞。他不仅恶意辱骂卖唱的爷孙俩,又在这里敲诈勒索我二十两银子。我身边的孩子,二,楼下的客人,茶楼里的人,都是证人。”

        简衙役冷冷一笑,道:“我怎么听狗子,是你辱骂他在先,然后骂全宁安县人,甚至抢走他心仪的女人。”

        方运朗声道:“楼下的诸位,可敢为本人作证,讲一个公道?”

        酒楼陷入片刻的沉寂,随后一楼有人喊:“一个地痞流氓横什么横?这位朋友,刘某与同桌的朋友可作证,听到那个叫什么狗爷的人先找你麻烦,又讹诈二十两白银。”

        “谁!”狗子大怒。

        “路见不平的外地人。”

        “有种你也别走!”

        “放心,我不走,你有种就跟我们去县衙,我倒要看看你在方虚圣面前敢不敢这种话!”那客人的语气中充满了不屑。

        简衙役神色一动。

        狗子往楼下看了看,硬是半个字也不敢反驳,生怕提及方虚圣会出事。

        方运积威已深。

        一楼又有人道:“别人怕你狗子,我不怕,我也是老宁安人,我作证,是狗子先欺辱别人的,我是从茶楼跟过来的。这事别闹到县衙,就是去金銮殿,咱也不怕!”

        狗子冷笑道:“杨掌柜,咱俩的梁子,算是结下了,以后你的布店,我少不得多去照顾照顾。”

        “那敢情好,要是你不来照顾,我就去敲敲县衙门前的大鼓,让方县令评评理。对了,犬子听了方县令的讲学,今年童生试排了五百多,过两年必中童生,到时候狗爷您记得来喝杯酒。”

        狗子眉毛拧成一股绳,道:“你别拿你那狗屁儿子来吓唬我!简哥,您看看,您在这里都敢这么话,这长白街的人都要反了!”

        简衙役道:“方虚圣处事公正,体恤百姓亦体恤我们这些衙役,这等事绝不会惊动方虚圣他老人家。连街头斗殴都不是,只会交由刑房处理。在下虽然算不得什么大人物,但也是龚总书一手提拔起来的。龚总书与于典史私交极好,于典史于八尺是什么人,想必不用我多了。”

        狗子急忙补充道:“于典史可是方虚圣的自己人,是方虚圣在宁安县最先提拔的大官,哪怕州牧都督见到他都要好好招待!”

        酒楼里鸦雀无声,没想到简衙役竟然算是方运的人。

        敖煌摇摇头,道:“我以为我就够笨的了,没想到这蠢货把自己的上头全卖了,一条狗坑了半个衙门的人啊。”

        “你什么!”狗子就要冲上前打敖煌,但被简衙役伸手拦住。

        简衙役冷冷地望着方运,道:“简某不才,承蒙龚总书看重,管了这条街。若是连自己兄弟都护不住,以后也没脸在宁安地界上混了。这位兄弟,你不要让简某难做。错,你就认了,钱,你就交了吧。”

        方运平静地看着简衙役,问:“护?你的人族语是妖语先生教的吗?弱者百姓你不护,你护地痞恶霸?谁给你的胆子!谁给你的权力!”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