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儒道至圣 > 第917章 医殿空了
  • 第917章 医殿空了

    作品:《儒道至圣

        热门推荐:、 、 、 、 、 、 、

        夜幕之下,方运走下讲台。

        一排排的大红灯笼高挂上空,依旧照亮全场,之前红灯笼的光芒像是干枯的血迹,而现在,满场的红光如同汩汩流动的血液,奔腾着,前进着,如知识之河,如文明之水,涌入圣道的汪洋大海,增强人族的力量。

        依旧在座的医家人经历了洗练,许多人的白发减少,脸上的皱纹消散,文胆更加晶莹剔透。

        那淡淡的血腥味也逐渐被杏花香气代替。

        而离去的人,并非是被淘汰,他们只是底层的基石,或被水淹没,或被泥土掩埋,后辈甚至看不到他们的痕迹,但总会承他们的恩,食他们的果。

        在方运走下讲台之前,一股无形的力量通过宁安县的圣庙传递到圣院,直达医殿。

        “咚……咚……咚……”

        医殿大钟响了七声,不断在医殿之内回荡,除了医殿之人,只有众圣能听到。

        宁安县文院内,方运落座,处处私语,声音越来越大,最后形成了连绵不断的讨论声、辩论声甚至争执声。

        在争论的过程中,医家读书人的目光越来越明亮,精神越来越旺盛。

        杏花的香气也越来越浓。

        几位老人无声无息进入县文≮∈院,或在树后,或在庭前,或在檐下,却没有一人在意他们。

        在辩论的过程中,又有一部分人离去,这些人大都是庆国或嘉国的医家人,其中嘉国的太医令雷庐更是失魂落魄,眼中充满了浓浓的不舍,但却不得不带着雷家和部分嘉国医家人离开。

        他的所学所知等一切告诉他,方运的《瘟疫论》很有道理,自己能够理解甚至支持这条道路,但是。他终究是雷家人,不可能跟在方运后面。

        雷庐知道,一条新的圣道就在自己面前铺开,踏上便可能成大学士甚至大儒,但更会与家族决裂,若放弃,则文胆此生蒙尘,医道再难进一步。

        雷庐选择了后退。

        离开的庆国人也充满了无奈,宗家信不过学了方运医道的人,庆君更信不过。

        宁安城的夜色下。多了一些满怀愁思的医家人。

        但是,张仲景世家、华佗世家以及世代学医的豪门名门,则在不断催各家弟子向宁安赶来。

        孔城,吕家。

        “快!老爷子犯了急症,快给孙大夫加急传书!”

        “孙大夫说,他在景国!”

        “堂堂医家翰林跑去景国做什么?”

        “参与宁安县的医道文会。”

        “宁安县……罢了,快去找其他医家翰林,医家进士不行,只能吊命不能治好。”

        “周翰林也去了宁安……”

        “刘翰林在去宁安的路上……”

        “王翰林不回话……”

        “事不宜迟!快。我背着老爷子直接去圣院医殿,咱吕家终究是半圣世家,就算老爷子不算嫡系,毕竟是主家人。不韦祖圣的面子他们要给,我就不信医殿的人不帮忙!”

        吕家的门大开,就见一个中年进士背着老人跑到马车,身边还跟着一个医家进士。胸前悬浮着一本医书,散发着淡淡的光芒,笼罩那昏迷的老人。三四个年轻人跟着一起上车。

        马车疾驰。奔向圣院。

        一个年轻人道:“唉,都是方运搞的鬼,早不开晚不开,偏偏今天开医道文会。”

        那中年进士呵斥道:“圣道之争是宗家与方运的事,你们这些年轻人少搀和,别被人当枪使。宗圣虽是杂家的圣人,我们理当声援,但方运难道是人族之敌?读了这么多年书,一点分寸不懂!”

        几个年轻人低下头,一句话也不说。

        一行人匆匆来到倒峰山下,亮出世家的身份,说明来意后,几个人便乘坐机关梯直达山顶圣院,在圣院知客的带领下,快速来到医殿。

        医殿乃是一片建筑群,由三座大殿、一座广场和各种偏殿院落组成,平日里大门前至少有两位医家秀才值守,负责接待来客,但今日,在朦胧的夜色下,医殿大门大开,门口却没有一人。

        吕家人和圣院知客相互看了看,那知客朗声道:“吕圣世家之人前来求医,还望医殿慈悲。”

        吕家人顿时感激地望着那知客。

        知客连续重复两次,都没有得到应声,皱眉道:“医殿只有几处地方不能乱进,这医殿广场还是可以进的,走,我们进去,打探一下。”

        一行人进了医殿,从广场的右侧行走,旁边的偏房本应该有人,知客带着他们慢慢找,找了七八间房,没见到一个人,而且一些房间内的文书凌乱,笔头的墨迹未干,似是事发突然走了个一干二净。

        吕家进士道:“会不会发生了什么大事?”

        举人知客面色微变,这里可是圣院,整个医殿的集体失踪那是多大的事情?

        他急忙拿出官印传书给东圣阁,很快,那举人知客无奈笑道:“宁安的革新之声传到医殿,别说圣院,连整座孔城翰林或之上的医家人都被接到圣院,然后利用文界挪移到景国京城,再前往宁安县。”

        帮助治病的医家进士惊道:“革新之声?方运的医道文会上出了革新之声?”

        “东圣阁的消息错不了,否则医殿不会倾巢而出。”举人知客道。

        “我没能参与真是可惜了,不过日后再学《瘟疫论》也无妨。既然出了革新之声,那方虚圣医务一科的甲等十拿九稳了。”

        一个吕家年轻人愁眉苦脸道:“他方运开医道文会,咱们吕家人的病没人治,方运真是半点不饶过咱们杂家啊。”

        “是啊,什么时候开不好,非得今天开!”

        “我是不想怨方运,可总不能怨别人吧?”

        那中年进士愣了许久,轻叹一声,道:“逼方运今日开医道文会的,怕正是咱们杂家啊。罢了,等医道文会结束再救治老爷子吧。”

        那些吕家的年轻人一脸迷茫。

        不多时,一艘空行楼船出现在宁安县上空、县文院门外。

        就见一大批医殿和孔城读书人呼啦啦下船,足足过千,在四位大儒的带领下进入县文院。

        方运与其余人起身迎接,寒暄之后才知道连医殿看门的医家秀才都来了,医殿都空了,哭笑不得。

        医殿五位大儒尽数到齐,堪称医家百年最盛大的文会。

        随后方运得知,张仲景世家和华佗世家的人已经通过文界直抵京城,也用空行楼船向这里赶,还搭载了其他各国的医家人。

        空行楼船可是半圣亲笔以圣页书写而成,用一张就少一张,价值连城,但为了此次医道文会,这些世家一点不心疼。(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