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儒道至圣 > 第908章 乌合之众
  • 第908章 乌合之众

    作品:《儒道至圣

        方运坐在桌案之后,若有所思。

        一国之相也好,人族之圣也罢,他们那个层次的人物做事,已经不需要讲证据,只需要一个借口即可。

        门外传来喧哗之声。

        方运抬头望去,就见正午的阳光下,近百位身穿童生服、秀才服、举人服或进士服的官吏向门口走来,这些人面色严肃,昂首挺胸,颇有一种指点天下、挥斥方遒的气概。

        几位进士走在最前面。

        县丞陶定年站在正堂门外,向方运一拱手,道:“见过方县令!”

        “见过方县令!”近百人齐声问候,中气十足,几乎要把整个县衙掀翻。

        敖煌一瞪眼睛,知道有好戏上演。

        申洺看到这些官吏前来,眼圈一红,哽咽着拱手道:“多谢诸位冒着丢官的危险前来搭救,诸位送仁来,他日我必遣义还!大恩不言谢!”

        “都是我等应该做的!”县院君温固道。

        申洺点点头,道:“诸位义薄云天,不畏强权,老夫铭记在心!”

        啪……

        方运一拍惊堂木,道:“堂外之人,所为何事?”

        惊堂木声宛如冷风,让所有人身体一颤,头脑清醒,但是想到左相仍在,便把所有的担心抛之脑后。

        陶定年向方运一拱手,道:“下官陶定年,与宁安县同僚一道恳请县令大人高抬贵手。放下私人恩怨,公正处置申主簿,还他清白!”

        “哦。”方运稍稍垂下眼帘,手握官印道,“如此说来,陶县丞你纠集本县官吏来大堂门口,是胁迫本官改变主意吗?”

        “大人此言差矣,下官并非纠集,而是官吏自发前来。也非胁迫,只是劝谏!”陶定年道。

        方运眼帘依旧低垂。道:“本县若有过失,下有知府州牧可申斥,中有御史内阁可弹劾,上有圣院刑殿可缉捕。尔等当堂强谏,实乃僭越,可知罪?”

        县院君温固朗声道:“大人此言差矣。我等都是读书人,上官有过,理当劝谏,如若置之不理,才有辱读书人风骨。”

        方运这才抬起眼帘,直视前方,目光如剑。让所有官吏感到眼睛微微刺痛。

        “也就是说,你们认定本官错了?很好!那本官若是没错,你们可自愿领罚?”方运面色严峻。威似天穹。

        众官吏露出疑色,无人答话。

        方运脸上浮现一抹讥讽之色,道:“沙土之流,乌合之众!口称风骨,实无一寸脊梁,一副副奴才嘴脸。令本官厌恶!滚远一些,休要挡堂前阳光!”

        近百张面孔瞬间又红又紫。一百多道目光几乎要爆裂开。

        连事不关己的衙役和笔录幕僚都觉热血贲张,方运这等羞辱之言太过了。

        县院君温固怒道:“方县令,您未免太过尖刻!您有过,我等进言指出,我等有过您亦可斥责,为何如此羞辱我等!”

        “以下犯上,颠倒纲常,聚众强谏,不是过,是罪!本官,没工夫教婴儿学语。我只问一句,你们退是不退?”方运稍稍抬起下巴,如同身居云端,俯视蝼蚁,毫不掩饰对众官的蔑视。

        “退又能怎样,不退又能怎样!我们不只是你方运的属下,更是大景国的读书人。”

        “既然知道是我的属下就好,现在不退,那就留在这里吧!”方运道。

        申洺嗤笑一声,道:“你们不要被他吓到,他若敢动你们,必然会引发衙门流血事件,足以让他成为天下官吏的公敌,至于吏治一科,必然末座丁等,臭名远扬!”

        方运脸上突然浮现奇妙的笑容,望着申洺,缓缓道:“本官刚从京城得知一件事,柳相二公子柳铭志的夫人小产,一对龙凤胎不保,本官已经传书给柳府,望柳家人节哀。”

        众多官吏疑惑不解,连敖煌都歪头好奇地看着方运。

        桌上砚龟墨池里的小墨女冒出水面,好奇地望着方运,连在方运肩头睡觉的雾蝶都轻轻扇动了两下翅膀。

        方运说这些做什么?

        唯独申洺眼中闪过莫名的慌色。

        方运继续道:“经查证,是柳铭志的妾室兰香投毒。”

        一石激起千层浪,全场哗然。

        “兰香?兰香不是申主簿的侄女吗?”

        “对啊!莫非是同名之人?”

        “不可能,柳二少怎可能纳两个同名的小妾!”

        “天啊,也就是说,是申主簿的侄女杀死了左相大人的一对孙子孙女?”

        “前几日我还听京里传闻,左相大人得知龙凤胎的消息后分外喜悦,穿着木鞋过门槛的时候把鞋跟磕掉都浑然不觉。兰香这是作死啊!”

        “不用想了,兰香必死,连他的家人也会被牵连!谁知道她的家人是否与她合谋!”

        不过十几息的时间,官吏们你一言我一语把事情分析得清清楚楚。

        申洺的两腿止不住抖起来。

        得罪方运,最多是丢官,可得罪柳山,后果不堪设想,柳山对敌人的手段之残酷难以想象,也是密州众官不敢背叛的主要原因之一。

        在密州,没有几个官员不知道柳山对付政敌的手段。

        方运一拍惊堂木,道:“堂外之人,本县追查谋害柳府二少夫人同谋,尔等认定本官错了?”

        左相一党官员如同哑巴吃黄莲,有苦说不出,这时候,谁敢开口啊?

        方运继续喝问:“现在,还有谁义薄云天,愿意帮申主簿洗刷冤情?”

        堂外继续鸦雀无声。

        申洺突然发疯似的大喊:“你们不要听他的,他在信口雌黄!那些举报信都是他瞎编的!我侄女兰香那么乖巧,绝不可能谋害二少夫人!绝不可能!不信我当众发传书问计大人,我与计大人的关系一直很好,情同手足!你们看,我当众发传书!”

        方运笑了笑,放松对申洺官印的限制。

        就见申洺手握官印,一大片文字凭空出现在他前方,以半空为纸,组成了一篇文字传书。就见那些文字突然凝聚成一只鸿雁,投入申洺的官印里。

        “你们再等等,计大人一定会给我答复的!一定!”

        众官吏半信半疑地望着申洺。

        很快,就见一只鸿雁飞出申洺的官印,最后化为一个大字在空中漂浮。

        滚!

        申洺望着硕大的“滚”,目瞪口呆.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