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儒道至圣 > 第890章 礼刑之争
  • 第890章 礼刑之争

    作品:《儒道至圣

        “一群王八蛋!”敖煌缓缓下落,,

        于八尺低声道:“方虚圣答得那么快,或许有可能全对。”

        “我还不知道你们人族半圣?请圣言要是那么容易全对得甲,十国也不至于好几年才出一个甲等。关键不是试卷难不难,是速度太快了,三十页的试卷,要半个时辰完成,谁能全甲?只要不是全甲,他们肯定有借口攻击方运!”

        “不过,以方虚圣的脾气,不应该如此轻易答应他们的小伎俩啊。要么胸有成竹,要么就是有后手。”

        “后手?”敖煌若有所思,方运莫非是有所依仗?

        每过二十息,试卷就翻一页,当翻到最后一页之后,主簿申洺笑道:“诸位,还有最后一百息的时间,莫要着急。”

        申洺望着方运,眼中泛着笑意,越往后,方运花在答题的时间越多,到了后来几乎没有停歇。因为后面有几个题目是默写一整篇文章,动辄上千字,哪怕方运有奋笔疾书,也不可能在二十息内答完一页。

        现在虽然翻到第三十页,可方运还没开始抬头,还在答第二十九页的题。

        又过了十几息,方运才抬起头, 扫了一眼第三十张试卷,埋头答题。

        时间慢慢过去,申洺仅仅盯着方运,并用官印掐着时间。

        时间一到,申洺让衙役放下试卷,大声道:“时间已到,还请各位放下毛笔!如若再写,以失败论!”

        话音刚落,方运收笔,轻轻松了口气。

        衙役立刻撤下屏风。

        几个举人相互看了看对方,低声道:“太快了,有些题目根本来不及思考。”

        “就算来得及思考,也答不完。我只答了差不多两成半。”

        “我比你好一些。也就三成吧。”

        “我接近三成,不知道几位大人如何。温院君,您答了几成。”

        温固摇摇头,惋惜道:“前面倒是答得差不多了,最后十页都只答了一半左右。路捕头呢?”

        “和温兄差不多。”

        邓学正道:“我也与温兄相差不大。最后那些题目不是不会答,而是时间实在不够。”

        申洺微笑道:“县试未结束,最后的答案还没到手,只有进了阅卷房才能得到。不如,我们就以方县令的试卷为参照,对比一下。如何?”

        “我看不错!方虚圣怕是答得最多的!”

        “那好,诸位相互交换一下试卷,交叉批阅,由我阅读方县令的答案。”申洺微笑道。

        方运把试卷递给申洺,微笑着站立。

        申洺扫视众人,轻咳一声,把试卷放在左侧,把方运的答案放在右侧,念道:“这第一题。是询问《春秋》一书历经多少年。这个人人都知道,是两百四十二年,谁要是答错,马上去圣庙辞掉文位。”

        众人笑起来。除方运之外的十三人,都在面前的答案后画了一个圆圈,表示正确。

        申洺继续道:“对‘礼刑之争’,礼殿与刑殿最终定论。这个还用说吗?”

        众人一笑,继续答题。但是少数人则面色微变,方运的目光亦是一动。

        礼刑之争。乃是汉朝时期一场席卷百家的圣道之争,持续了近五十年,最后以贾谊圣陨为终点,刑殿大获全胜,也是人族刑礼并存局面开始。

        礼刑之争,仅仅因为一句话“礼不下庶人,刑不上大夫”,导致半圣贾谊提前圣陨,七位大儒文胆碎裂、成千上万读书人文宫崩溃,堪称人族浩劫。

        礼殿对于这句话的解释是:平民贫穷,他们没有时间掌握繁琐的礼仪,也难以负担昂贵的礼物,所以不能用礼来约束平民。高官犯了大罪,理当用隐晦的词语来掩盖,不应该用不体面的刑罚,而是让高官体面地自杀。

        刑殿对于这句话解释,却与礼殿南辕北辙。

        刑殿认为“上”和“下”,分别对应“尊”和“卑”,整句就变成“礼不卑庶人,刑不尊大夫”。

        刑殿的解释便是:不能因为平民地位不如士子和大夫,就把他们排除在礼仪文明之外;不能因为犯罪的人是高官,刑罚就区别对待。

        方运来圣元大陆第一次读“礼刑之争”的时候,第一个念头就是后世为了栽赃儒家故意曲解这话,说这话的意思是平民没有资格享受礼仪,而高官贵族可不受惩罚。

        方运后来读了众多的书籍,无论是贾谊、郑玄还是孔颖达,这些大儒对这句话的注解都与圣元大陆的礼殿相仿,都体贴平民,并且认为高官可判死罪,但要体面一些,不动用伤害身体的肉刑,而不是说高官不受任何惩罚。

        对于生活在华夏古国的方运来说,“刑不上大夫”早就已经实施,因为不要说高官,连普通人犯了罪,都不会有打断腿脚之类的刑罚,要么囚禁,要么死刑,可谓“刑不上罪犯”。

        礼殿和刑殿在前半句上没有争议,若不仔细看,后半句也差别不大,只是,一个是给体面的惩罚,一个是一视同仁。

        但是,当年两殿之争的实质,是对“大夫”的定罪权。

        在礼刑之争前,刑殿无权审判所有读书人,只有礼殿剥夺罪犯的读书人身份之后,刑殿才有资格审判,否则读书人就算逆种,在没得礼殿允许之前,刑殿也无权插手,最多是缉捕。

        对于信奉商鞅的“王子犯法与民同罪”的刑殿和法家读书人来说,礼殿这种行为简直是在藐视律法,不推翻礼殿对读书人的审判权,刑殿和法家就永无出头之日。

        于是,刑殿经过多年的准备,悍然发动礼刑之争。

        见过数百年前的圣道之争的人,早就消亡,而且所有完善的记载都被礼殿抹除,方运只能通过只言片语来了解当年两大圣道的对撞。

        “赤霞起于倒峰山,如血如氅,如旄如旗,十年不散。”

        “孔城之上,雷鸣阵阵,数月不止,方圆万里,虫兽不鸣。”

        “一道奇光扩散,又瞬间凝聚,直奔摩妖山而去,千里山脉与妖蛮尽数如水汽蒸发。”

        “大争之前,孔城男人行房以刻计时;大争之时,以息计时,怨气冲天。”(未完待续。。)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