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儒道至圣 > 第876章 赚钱
  • 第876章 赚钱

    作品:《儒道至圣

        “我们是否可以指责方运逐利?”

        “蠢货!礼殿正好不知道用何种方式引导民众,现在方运让老人一家过上富足安乐的生活,这就是‘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刘育之事,就等于在告诉全人族,你们年轻时苦难点没什么,只有一心为国家,一心为人族,将来必然能让子孙后代过上富足的生活!礼殿必然会学习这种方法,激励人族年轻读书人奋进,你还敢指责方运逐利?谁给你的胆子?”

        “那……我们提前泄露出去,让其他殿试进士抢这个功劳?”

        “滚!蠢货!你当了一次我的猪队友,难道还想当第二次吗?这是三位半圣担任考官的殿试,方运已经当众说下这话,三圣都已经记住,你让我泄露给其他殿试进士?我扒你家祖坟了还是砸你家祠堂了,你要如此害我?”

        申洺看着传书上的文字,眼前好像浮现计知白那扭曲的表情,又羞愧又愤怒,但他没有反省自己目光短浅,而是把所有的怨恨全都发泄到方运身上。

        “我虽无法打开文榜,但早知道我已臭名远扬,猪一样的队友申主簿,已经传遍天下,现在又害我被计大人责骂,一切都怨你!方运,你等着!你现在审理的那些简单的案件都不重要,但其中一些案件却隐藏着许多陷阱,一旦爆发,必然让你在民生、刑狱和吏治三科评等下降。如果你按照现在这个进度审案。在三月医道文会前后,必然会踩到那些陷阱!而且,计大人设下的毒计也会在那时候全面爆发!一旦引发医家众人不满。医道文会必将变成你的文名尽丧之地!咱们,三月见!”

        申洺想通前因后果,心中大快,扭头看了一看县衙正堂的方向,脸上浮现恶毒的笑容。

        傍晚,倔老头刘育哼着小曲儿,慢慢往家走。

        自从今日工殿正式把宁安县工坊设为工家试点之后。工坊的人依旧保持封口状态,但已经可以回家。

        路过临街的酒馆。刘育大声道:“来两坛老黄酒,再来老三样荤菜!”

        酒馆掌柜笑着道:“呦,老刘头儿回来了?我们可听说你这些天挺风光啊,都见到大儒了。”

        “哈哈……哪里哪里。不过与相里大儒聊了几句而已,算不得什么。”刘育嘿嘿笑着,露出一口残缺的牙齿,嘴上谦虚,但那股子得意劲儿却洋溢在脸上。

        “恭喜恭喜!”

        街坊邻居们纷纷祝贺。

        但是,一个老人突然阴声怪气道:“老刘头,你在工坊当了这么多年的工匠,名气有了,可得到什么好处了?大儒的名头是厉害。是能让你孙子进好书院啊,还是能让孙女儿有聘礼嫁得风风光光?”

        酒馆里突然安静下来。

        刘育有名声无地位无实权的事,众人皆知。几十年都是这样,除了刘育的徒弟,没多少人把刘育放在心上。

        一个好人而已,这就是刘育在街坊邻居心目中的形象。

        “老苗,算了,高兴的日子提这种事做什么?”

        “我与他是四十年的交情。那般苦求他,请他让我儿子进工坊。对他来说是一句话的事,却死活不答应!”

        “你这么说就过了,老刘头事后也在后悔。再说了,你儿子本来就整日跟狐朋狗友鬼混,到了工坊不知道会如何……”

        “哼!”苗老头一声冷哼打断那人的话,“老实人?能工巧匠?我看他就是个不通人情世故的蠢货,天底下,容不得这样的人!”

        刘育脸上的笑容消失,交了酒钱和菜钱,匆匆离开。

        刘家住在旧城区,房屋虽然多次修理,但因为没有重建,与大部分邻居的房屋格格不入,显得无比破旧。

        刘家的宅院花了他大半生的积蓄,原本是独门独院,但几个儿子都买不起房子,他只得在院子里自建了两间房屋,供儿孙居住。

        到了门口,刘育勉强挤出笑容,然后大声道:“囡囡,士元,晓晓,你们看谁回来了!”

        “爷爷!”刘家宅院中传来孩子的欢呼声,就见六个从七八岁到十二三岁不等的孩子冲了出来。

        孩子们围着倔老头开心地笑起来,虽然目光都往油纸包上飘,鼻子不断用力嗅着,可都十分懂事地不提那些肉,因为他们知道,肉很少,一般是给大人们吃的,多余的才能给孩子吃,不能惹大人不开心,大人都很辛苦。

        刘育冲孙子孙女儿挤了挤眼,放下酒,然后打开一个纸包,小声道:“来,张开口,一人一块,谁也不准说出去!”说完,刘育往每个孩子嘴里放了一块肉。

        那个叫刘士元的小男孩小声道:“慢点嚼,多含一会儿才够味,别一口吃没了!”

        刘育冲孙子笑了笑,但心里却好像打破了五味瓶,十分不是滋味。

        随后,在家的人都迎了出来,嘘寒问暖,得知这些天会发五倍的工钱,全家人都十分高兴。

        在儿媳妇做饭的时候,刘夫人把刘育拉到一边,道:“家里的银钱不多了,士元上书院要交一大笔钱,眼看的士茗也要去私塾,又是一大笔开销。最近粮价涨得厉害,去年的存粮快不够了,到了四月,又得天天喝粥。”

        “嗯,嗯……”刘育不断点头。

        说到最后,刘夫人见丈夫一直点头不说话,气不打一处来,道:“你整天要好名声,有什么用?啊?谁不知道容秀才不是东西?文位比你高,机关术还不如你,把好好的县工坊弄得一塌糊涂,让县里连裤子都赔没了。你还瞧不上他,可后来呢?人摇身一变,联系上名门容家,硬是把他整垮的工坊买了下来,然后稍加整治,马上红红火火,那银子赚的,跟流水似的!你看看人家新买的宅子,看看新买的马车!”

        “那种断子绝孙的钱,不赚也罢!”刘育冷声道。

        “你还能耐了?容秀才断子绝孙了?反倒是咱们家要是再不来钱,就要断子绝孙了。能赚的钱,凭什么不不赚?”

        刘育闷哼一声,道:“那钱,一般人赚不了!那些工坊,是官老爷们给自家人摆的流水席,一点一点把县里的工坊吃到肚子里,咱们别说吃肉,连汤都喝不着!咱也不赚那昧良心的钱!我看小方县令和以前的县令不一样,不出意外,我下个月的工钱能翻一番!”

        “翻一番?就算翻两番,你一年也不如容秀才一个月赚的多!”刘夫人道。(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