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儒道至圣 > 第851章 必死之局
  • 第851章 必死之局

    作品:《儒道至圣

        奴奴趴在杨玉环的膝盖上,用粉红色的,

        杨玉环一边抚摸奴奴的小脑袋,一边对苏小小道:“等我们到了,小运祭天怕是结束了。”

        “嗯,祭天很快。这里是有些冷,在孔城住惯了,有些不习惯。”苏小小望着窗外,眼中流出淡淡的忧色。

        “你若是想回孔城,我可以让小运雇船送你回去。”杨玉环道。

        苏小小轻轻摇头,冲杨玉环甜甜一笑,道:“奴家在孔城没有半个亲人,早就厌倦了那里的生活。宁安虽冷,可和姐姐在一起是暖的。”

        “你这张嘴啊,能把死人说活。”杨玉环笑道,“幸好有你,红妆不能来这里,也只有你能陪我解闷。”

        苏小小抿嘴笑道:“以前只是解闷,现在却是憋闷了。谁曾想到,您的琴瑟之艺进步飞快,奴家比您早学琴七八年,现在竟然也不过勉强能与您相合。或许用不了几年,您就能与方公子琴瑟和鸣,助他在战场杀敌。”

        杨玉环道:“哪会如此简单。我到了二境,也不过能让他的战曲威力提升一成,到了三境,也不过四成,到了四境才能助他战曲威力翻倍。我哪里能跟卓文君相比,成四境太难了。”

        苏丧气话。前些天咱们还跟方公子聊过,他会想办法让大儒教你琴道,以你的天赋,足以成三境。”

        “但三境到四境,就太难了。据说琴瑟达到四境的女人,只有一个卓文君,还是在半圣司马相如的相助下才达到。”杨玉环道。

        “卓文君有司马相如,你有方公子啊。或许几十年后方公子封圣,随手一指,你就能晋升为琴道四境。名垂青史。”

        “胡说八道!”杨玉环被苏小小逗笑。

        苏八道。方公子那日还说,人族其实就是差才气,若是要足够的才气,女子也能参与科举!只有女子参与科举,才是人族真正的中兴,真正的大时代。”

        杨玉环道:“当时我没说,不想让人族中兴,需要拉拢蛮族对抗妖族方可。”

        苏这个说法不对。可根据方公子那些言论,奴家以为,方公子认定只有人族中兴后,才有资格与蛮族联合,从而对抗妖族。若先与蛮族联合,是与虎谋皮,变数极大。”

        “嗯,小运的看法和书上的不一样,不过我相信小运的。”

        苏过,未来的世界,女子也能科举,女子也能纸上谈兵。出口成章,也能有唇枪舌剑。”

        “是啊,如果真能有那一天,我也就能帮助小运了……”

        不多时。马车停下,车夫道:“夫人,前方的差役说封路。让我等从县文院的东门进。”

        杨玉环道:“那就从东门进。”

        很快,马车再度停下,车夫道:“到东门了。”

        奴奴一马当先下车,杨玉环与苏小小随后下车。

        东门的守卫立刻让出一条道路,奴奴嘤嘤叫着蹿进门里,向前奔跑。

        杨玉环笑道:“这个完与苏小小手挽着手,缓步前行,身上环佩叮当,清越悠扬,宛如仙女下凡。

        等杨玉环和苏小小进了大门,私兵卫队才进入,先是两个马蛮侯,接着是妖铁骑兵中的两位骑着蛟马的进士。

        一位四十许的进士坐在高大的蛟马上,在马头穿过门框的时候,突然问卫兵:“祭天结束了吧?”

        那卫兵眼中闪过一抹慌色,道:“小的不知。”

        那进士突然神色微变,大声道:“停!两位夫人,马上回来!”

        就见另一个卫兵突然阴笑道:“迟了!来人啊,有女眷闯入县文院,破坏圣庙祭天!”

        杨玉环和苏小小身体巨震,脸上出现无法遏制的惊恐!

        女人误闯祭天仪式的事情在几十年前出现过,最后礼殿判罚那女人死刑!

        祭天、是一等一的大礼,比祭祖甚至祭圣都更加重要,毕竟在以儒家为首的思想里,天是至高的力量,而文曲星、万界意志等等不过是天的一种表现形式。

        祭天之礼被破坏,就等于对天不敬,对圣道不敬,这是儒家无法容忍的违大礼。

        当年不过是为卿大夫跳舞的人数太多,达到天子的程度,孔子就说是可忍孰不可忍,今天女眷破坏圣庙祭天,比当年的八佾舞于庭性质严重千倍!

        那进士身形一晃,心知完了。此案一旦闹到礼殿,礼殿诸老必然会拿出孔圣的原话“是可忍也,孰不可忍也”来判定,如果女眷破坏祭天之事都可以忍,那天底下就没有不可以忍受的事!

        必然判杨玉环与苏小小死刑!

        一旦杨玉环苏小小被叛死刑,那些蛮族私兵将会被全部处死,而护送杨玉环的人族妖铁骑兵也会被发配流放,前途彻底断绝!

        在那门卫大喊后,所有的妖铁骑兵都明白了,这个局是左相一党在报复方运,只要杀死杨玉环与苏小小小,就等于间接打击到方运!

        “无耻!”那进士全身被黑色的妖铁铠甲包裹,面甲的缝隙中仿佛向外喷着火焰。

        杨玉环只觉这里由春天变为寒冬,彻骨之寒笼罩天地。

        苏小小慌了神,紧紧抓住杨玉环的衣袖,低声道:“玉……玉环姐,我……我们怎么办?这是必死之局!是比雷家更严重的违大礼!而且你我两人是女人,不是读书人,礼殿绝无可能宽恕!”

        杨玉环深吸一口气,道:“稳住!就算是必死之局,我也相信小运能救我们!他的方镇国,更是方虚圣!”

        那进士从马上翻身下来,低头向杨玉环致意,然后道:“属下没能保护好夫人,属下该死!到了圣院,属下愿意以我之命,代替夫人之命!”

        “不,任偏将,万万不可!更何况,就算你愿意换命,圣院也未必同意。”

        苏小小道:“我们现在刚进门,离圣庙很远,没见到祭天的人,应该还有机会!”

        杨玉环突然一愣,惊呼道:“奴奴呢?奴奴在哪里?”

        苏小小的脸色瞬间变得惨白。

        “奴奴……恐怕已经在方运身边了。”

        在场的所有人族私兵头皮发麻。

        “快叫回奴奴!”

        “已经……来不及了。”

        .(未完待续。。)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