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儒道至圣 > 第845章 圣前甲等?
  • 第845章 圣前甲等?

    作品:《儒道至圣

        游街示众对普通罪犯来说打击并不大,但对所有读书人来说是致命的,而对正在围观的读书人的震慑也超过死刑。∷∷,

        读书人最重文名,游街示众对文名的打击是毁灭性的。

        自科举出现后,凡是被游街示众的读书人,没有一个文位晋升,哪怕之前是天纵之才也无济于事。

        当今的翰林十老中,就有一位曾经的天才,一国的状元,但因为得罪半圣世家,被判罚游街一日,原本必成大儒的他却一直停留在翰林。他用过数不清的方式磨砺自己,甚至把一首进士战诗修炼到四境,威力无限接近大儒战诗,但文位始终无法突破。

        以至于他经常疯疯癫癫,被人称为疯老。

        而这位疯老曾经参与过著名的三谷连战,并极为罕见地获得过一次胜利。

        疯老越是有名,读书人对于游街示众越是充满畏惧,那是足以毁掉天才的刑罚。

        剥夺文位,游街示众,流放数十年,三罪叠加,这在人族历史上少有,更何况是针对一个未及弱冠之人。

        是非对错已经不是众人关注的焦点,焦点是,看到这一幕的少年和孩童都在暗中发誓,绝不能因为书院欺凌而沦落到这一步。

        在五名罪犯被游街示众的时候,方运洋洋洒洒写出了两套文书,一套是《刑事案件略述》与《民事案件略述》。

        这两套书,不仅明确规定了什么是刑事案件,什么是民事案件,还有判定标准,执法与审案流程,给出了量刑范围,甚至还详细说明了在各国、古地的不同。

        这两套方案虽然远不如后世完善的律法,但最适合当前圣元大陆的情况。超出这个时代一大步,但又处处以这个时代的法家和儒家理论为依据。

        于八尺和夏京恩以及其他法家弟子拿到这两套文书后,翻了几页后全都惊呆了,等回过神来继续看。

        名字虽然是“略述”,但那一个个前所未有的罪名、一条条有理有据的判定标准,还有附录那个“审案流程规范(暂行)”,虽然没有颠覆法家,但却几乎达到变法的程度!

        变法,那是涵盖一国许多方面的革新,对一国有着巨大的影响。像李悝变法、吴起变法、商鞅变法等等,那都是大人物在成圣前的革新,哪怕最低层次的变法,也是一国之相准备冲击大儒甚至冲击半圣的手段!

        方运这次革新,在高度上达不到变法的程度,但在广度上却不比那些变法差,这一变,足以影响整个人族!

        暗中保护方运的刑殿大学士没等出手,地位更高的一位大儒凭空走来。毫无烟火气地一伸手,两套文书自动飞到他手中。

        “这两套方案虽不能像《三字经》那样入众圣殿,但足以位列刑殿,镇守法家气运!老夫亲自传递。”

        方运和众人先是一愣。然后仔细一看,这次暗中保护的不是听雷大儒夜鸿羽,而是掌握万军文台、三国文台与四极古剑的老牌大儒周晴天。

        方运很快释然,大儒们都很忙。不可能一直在暗中保护,只有那些有闲暇或者修炼达到瓶颈的大儒才会前来,轮流保护。

        “见过晴天先生!”

        “见过周先生!”

        众人陆续问候。

        周晴天点点头。对准县文院圣庙的方向用食指一点,就见以他指尖为中心,出现竖立的波纹并连绵不断扩散。

        就见一道白色光桥自圣庙前来,搭在周晴天的指尖,收走两套文书。

        那光桥承载着两本文书迅速回缩到圣庙上空。

        随后所有人一起抬头向圣庙方向望去,就见一道白色光桥以不可思议的速度瞬间延伸万里,前端消失在天际,直达圣院。

        夏京恩愣了片刻,不由自主脱口而出:“不会是圣前甲等吧?”

        于八尺听到后猛地打了一个激灵,低声道:“应该不可能吧。除了当年陈庆之陈圣在殿试中以三千人族妖铁骑兵大破十万蛮族提前获得军务甲等,还有张仲景张圣在殿试中写出医书提前获得义务甲等,还有祖冲之祖圣在殿试的时候创出水碓磨提前获得工事甲等,没有人在殿试结束前就被判甲等!方虚圣这是要成为第四人吗?”

        光桥跨越半个圣元大陆,被数不清的人族看到,而大儒和半圣哪怕没有看到,也感应到光桥传递。

        启国。

        李繁铭拎着大兔子的耳朵,抬头望着天空。

        “光桥源头……似乎是景国北方,不会是方运那个疯子又做出什么大事吧?应该不可能,他才上任三天,要是真能折腾出天大的成绩,我还不如一头撞死!”

        景国,京城。

        “噗……”

        正在院子里喝茶的计知白把整口茶水吐了出去,然后气急败坏猛地摔碎茶杯。

        “备车!前往左相府!光桥接引,北边除了方运就没人可能做到!混蛋!”

        不多时,计知白闯入柳府,快步进入柳山的书房。

        柳山正在练习书法。

        计知白本想说话,但看柳山正在写的字,吓得一句话也不敢说。

        忍。

        计知白额头直冒冷汗,哪怕柳山写个“静”字也好,现在竟然写“忍”,说明柳山已经动了杀心!

        柳山心头有刀刃!

        计知白清楚记得,当年柳山坑害十万西北军之前,也写过“忍”字。

        “莫非,恩师要对方运亲自动手?”计知白心中想。

        等柳山把笔放好,计知白的小心翼翼问:“恩师,方运到底做了什么事?”

        “也没什么,两部有关法家革新的草案被接引入刑殿。”

        计知白眼前一黑,差点摔倒,要是在接近殿试结束的时候方运创造出如此奇迹,还可以接受,但上任才三天就写出如此重要的法家草案,而且还是方运之前不擅长的领域!

        这让其他殿试进士怎么活?让计知白这个去年的景国状元怎么活!

        计知白去年虽是景国状元,可根本没拿到过甲等!

        在普通的殿试中,单凭法家革新文书被接引入刑殿,必然能获得刑狱一科的甲等!

        计知白慢慢坐到椅子上,突然道:“若我所料不错,应该是保护方运的大儒利用光桥传递。现在保护方运的未必是法家的大儒,未必知晓那文书的价值,有可能是误传!”

        柳山连眼皮都不抬,缓缓道:“我给你……半年的时间,到八月后,你若无法影响方运的殿试,老夫便亲自出手,断他殿试!”

        计知白本能地打了一个寒战,柳山所谓的“断他殿试”,极可能要做捅破天的大事!。

        .(未完待续。。)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