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儒道至圣 > 第826章 哦,稍等
  • 第826章 哦,稍等

    作品:《儒道至圣

        “哦?以洪院长之见,倪贤欺压数十人,火烧剑刺,扒衣饮尿,是常有之事?”方运问。

        洪院长却道:“倪贤终究是孩子,做事不懂分寸,我已经训斥,前任县令已经判罚,方县令何必追着此事不放?偌大的宁安县,政务繁重,方县令为了一起斗殴事件纠缠不休,莫非是项庄舞剑,意在沛公?”

        洪院长清瘦严肃,望着方运的目光极冷,神色有明显的敌视。

        主簿申洺双目一亮,这些案子中,有几个是计知白亲自选定的,其中就有这个院欺凌案件。这个案子看似简单,可一旦翻案重惩倪贤,那院的名声将遭受极大的打击,其他院不介意落井下石,所以洪院长必然会用尽一切办法阻挠此案重判,否则也不会亲自前来。

        洪院长不仅是正牌的举人,不仅是文府院的院长,是望族的族长,在宁安县甚至青乌府的关系都盘根错节。一旦这种人物出手,可能法抗衡一位县令,但绝对能让殿试进士的各科评等大幅度降低。

        方运先是一愣,很明白洪院长的反应为何如此激烈,原来是自己可能触及院的利益。

        方运面色一沉,道:“洪院长这是何故?本县只是就事论事,调查童生被欺辱之事,何来纠缠不休?”

        “宁安县要事众多,童生被打不过是区区小事,我不懂县令大人为何还要派人前往院。扰乱院秩序!方县令的行为,已经引发院先生与学子的不满,若引发学子抗议。可不要怪老夫没有把丑话说在前头!”

        方运这才恍然大悟,看来自己派于八尺带人前往院调查之事,已经被洪院长得知,不然他绝对不会如此强硬。

        方运知错就改,一握官印,彻底封锁正堂周围与外界的联系,只有自己可以收发传。

        “看来。洪院长不清楚此事的严重性啊。”方运语气稍显缓和,似乎有化干戈为玉帛之意。

        “此事。非是孩子间的玩闹,等到他们长大成人,必然会收敛。”洪院长的声音斩钉截铁。

        方运点点头,道:“本县有一事不明。那些逆种之人,那些强盗杀人犯,大概比这些孩子懂事,长大后收敛了吗?没有!那么,退一步讲,就算他们收敛了,田录身上的伤口能痊愈吗?好,再退一步讲,就算田录身上的伤口痊愈了。他心里的伤口能愈合吗?本县还可继续退第三步讲,就算田录心里的伤口愈合,那些被数不清的‘倪贤’凌辱的人。他们的伤,能愈合吗?不能!既然不能,就不要把希望寄托在他们日后的收敛,而是要让他们罪有应得,让成千上万个倪贤知道,犯下大错。必当受到相应的惩罚!只有这样,他们才会真正收敛!”

        门外的众人纷纷称是。

        “《大景律》明令规定。未及弱冠,从轻发落,理当保护,倪贤未满二十岁,老夫也是依法行事。”洪院长依旧冷冷地看着方运,毫惧色。

        “倪贤害人,理当保护,但田录被害,反而不需要保护吗?律法是保护少年,不是保护少年畜生!不是保护少年罪犯!当少年罪犯获得保护的时候,当他们知道自己犯罪成本很低的时候,就会加肆忌惮去害人!枉你桃李满天下,枉你堂堂举人,是非不分,有何颜面谈论律法!本县告诉你如何保护像田录这样的真正少年,那就是重罚倪贤!”

        倪贤等被告面色惨白,方运的态度已经太明显了,若是普通县令,他们甚至敢在大堂之上闹事,但对方是虚圣,就算闹事,也只敢在背地里闹,绝不敢明面跟方运翻脸。

        洪院长反驳道:“我已经屡次教育倪贤,并罚其抄写经,得众圣教诲,重做人。有教类,谁都可以得到教化,这是孔圣之言。而孔子曾言‘老弱不受刑’,莫非方虚圣想推翻孔圣之道?”

        “巧言令色!此句中的‘刑’,乃是指用刑,而非是刑罚!何况,倪贤身强体壮,害田录至此,何来‘弱’之说?”

        洪院长神色缓和,又道:“孔圣之道,教化为先,刑罚在后。若方县令真的遵从人族圣道,请把倪贤交给老夫三年,若三年之后倪贤仍然屡教不改、怙恶不悛,那老朽带此劣徒,负荆请罪!”

        “哦……”方运淡淡地答应了一声,又漫不经心道,“敢问洪院长,倪贤在文府院读了几年?”

        一语微声,却如平地惊雷。

        所有人本能地看向洪院长,发现洪院长竟然为之词穷。

        “呃……依老朽之见……”

        方运猛地一拍惊堂木打断洪院长的话,轻喝道:“本县问你,倪贤在文府院读几年!”

        强大的文胆之力配合惊堂木声向四面八方传播,形成了强大的震慑力量,洪院长哪怕有文胆在身,也难以抵挡,只得低声道:“倪贤在院学习七载。”

        “七年的时间,你教出一个如此顽劣之徒,竟然还敢厚颜耻提及孔圣教化,有辱先圣,简直令人发指!鉴于文府院劣迹斑斑,一院之长包庇良,本县奏请景国学宫、礼部、刑部以及圣院刑殿重审查文府院之资格!如若文府院藏污纳垢,必将严惩不贷!”

        洪院长毛发直立,怒视方运大喝:“方镇国,老夫与你有何仇怨,你竟然要置老夫于死地,坏老夫祖产家业!如若院有三长两短,老夫必将与你同归于尽!”

        “放肆!举人洪士通,目法纪,咆哮公堂,欲刺杀本县,来人,将其拿下!”

        县衙的差役们愣了,自己当差以来,连童生秀才都没碰过,今天刚打完一个童生,现在让碰一个举人,而且是院院长,这可如何使得?

        洪院长满面通红,高傲地挺直脊梁,道:“老夫乃是圣院门生,人族举人!若大过,哪怕是刑殿也不得捉拿!我看何人赶动老夫!”

        “哦,稍等。”方运说完手握官印,开始传。

        在场的人都愣住了,这一幕太熟悉了,就在前不久倪括还说身为童生不能对他用刑,可方运很拿出刑殿文,强行用刑,压下倪括的气焰。

        洪院长用力咽了一口唾液,用比之前低沉许多的声音道:“老夫不信你能在圣院一手遮天!”

        片刻之后,方运闭目养神,县衙陷入一片寂静。

        百息之后,方运突然睁开眼,一握官印,就见一片文字从官印中飞出,悬空组成一页文。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