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儒道至圣 > 第825章 书院院长
  • 第825章 书院院长

    作品:《儒道至圣

        热门推荐:、 、 、 、 、 、 、

        倪贤难以置信望着父亲,无法理解父亲为什么会说出这种话,这对他来说,是天大的侮辱!当众向一个寒门子弟认错并被鞭笞三十,足以让倪贤成为宁安县士族的笑柄,以后他的威信丧尽,几乎不会再有人奉他为首。

        过去的风光将一去不复返。

        但是,倪贤什么都不敢说,只能咬着牙,在心中不断咒骂。

        大堂之外许多人都无法理解倪括的话,怎么会变得这么快。

        而倪括之妻更是小声咒骂,无比心疼自己的儿子,却再也不敢冲进去喊叫。

        方运冷漠地看着倪括,问道:“公堂之上,本县为尊,如何判决,由本县决定,任何人不得越俎代庖!”

        方运话一出口,被告及其所有家属的心沉到谷底。

        倪括说的责罚已经足够重了,可方运竟然没有丝毫答应的意思,明显不可能会从轻处理,那么,方运的想法不言而喻!

        现场的气氛变得诡异起来,所有人都意识到此案不会轻易了结!

        田家父子疑惑不解。

        “田录,你站起来。”方运道。

        “是,大人。”田录擦干眼泪,赤着上身站起来。

        许多人看着田录,露出不忍之色,《 因为他身上的伤痕太多了,多亏他是童生,否则的话恐怕已经废了。

        “这身上的伤痕,你可记得来历?”

        “学生,永不能忘!”田录咬牙切齿道。

        方运问:“你左肋下的烫伤是何时留下?”

        田录的身体一颤,本能地用右手食指摸着左肋的半尺长两指宽的伤口,悲声道:“去年冬日,十一月初七,多人把我抓住,倪贤以火钳夹住木炭按在我的左肋!火炭烧身,如在焚炉。永世难忘!伤我之后,倪贤居高临下说,若是我们一家还想继续告官,下次烫的就不是左肋,而是我的两腿之间!”

        许多人只觉身体微疼,暗骂倪贤不是人,竟然做这种断子绝孙的事。

        “你右胸上的刀伤是何时留下?”

        “去年三月初四,倪贤新得一柄好剑,我正好路过,他们便一拥而上。以我胸膛试剑!倪贤还说,我是童生,受这些伤根本死不了。我曾带着此伤去找书院的洪院长,洪院长除了找大夫来帮我上药治疗,没有说倪贤的半分不是!也就是那日,教我们的孙先生为了我大闹院长书房,要求书院开除倪贤。倪贤仍在,十天后,孙先生被迫请辞!”

        状词和文书上没有提及这事。方运听后神色一动。

        不等方运继续问,田录抬手指向肩头的一处凹陷,道:“在我父亲带我上告的第五天清晨,我被堵在去书院的路上。这处伤,就是被倪贤以青砖拍击形成!”

        “我左臂的这条伤痕很轻,但就在腊月初三的这天,我被当众扒光。遭到冷水泼身,全身挂着冰!足足在外站了半个时辰,一位名门之家的童生实在看不过眼。劝了倪贤几句,倪贤才放我离开!”

        “还有这里,你们看不到的地方,我头上有一块铜钱大的地方,没有丝毫头发,是生生被倪贤揪掉!那日我痛哭流泪,始终不明白,既为同窗,同为人族,他为何要如此对我!难道就是因为我被他打怕了!就是因为我软弱可欺吗!”

        “还有,他曾握着一把香将我烫的死去活来,还让我喝……喝尿!那时我发誓,一定要杀了倪贤和他的帮凶!杀了这群畜生!但是,想起爹娘,想起妹妹,我再一次屈服!”

        说着,田录突然嚎啕大哭,道:“是我无能!是我无能!倪贤这个畜生,竟然说若是我敢伤他,他会将我十岁的妹妹……我怕啊!我怕我连累家人!我怕我害了家人啊!”

        田录再一次捂着脸大哭起来。

        大堂外的人群骚动起来,谁也没想到倪贤竟然如此过分。

        倪贤家人周围的人不由自主远离,让他们的周围露出明显的空隙。

        方运望向倪贤,问:“这些话你可曾说过?”

        倪贤忙道:“学生该死!那些都是气话,都是无心之过,学生绝不会真想做那等事!学生已经多次向田录认错,那些话只是吓一吓他的。”

        “哦,那你以炭炙田录,扒其衣衫,刺其胸腹,可都属实?”方运问。

        倪贤急忙答道:“我是被谣言蛊惑,做那些事是被冲昏了头,我已经多次支付药费,每次都诚心悔过。”

        敖煌气得直翻白眼,若非这里不能动手,他早就一口火焰烧死倪贤。

        大堂之外的众人终于忍不住,纷纷开骂。

        哪怕倪贤等人与名家关系深厚,也无法阻挡众人的骂声。

        “猪狗不如的东西,要是我儿子早就打断腿关在家里!”

        “读书都读到狗肚子离了,天打雷劈的祸害!”

        “老子也犯过错,但比起这个畜生,简直就是宁安县第一号善人!”

        ……

        公堂之上,方运道:“看来你承认对田录行凶,那此事便好办了。对了,我听说文府书院的洪院长也已经到来?请上公堂。”方运道。

        就见门外的人群中走出一位年过六十的老举人,老举人不亢不卑走进大堂,站在倪括身侧,向方运一拱手,挺直身子,道:“老朽见过方虚圣。”

        方运点点头,脑海中闪过这人的资料。

        文府书院乃是宁安县三大书院之一,仅次于宁安县文院,身为文府书院的院长,单单这些年学生的人脉,就足以让他成为宁安县举足轻重的人物。

        宁安县的县丞、主簿和典史等人拥有实权,但却丝毫不敢得罪这位洪院长,因为谁也不知道哪位现任高官就是这位院长的学生!

        更何况,许多宁安县人都知道,文府书院屹立百年,由洪院长祖父创办,多位学生成为进士甚至翰林,那些人不仅在景国有一席之地,甚至在圣院亦有一定的地位。

        每当文府书院大庆,必然有高官送来贺礼甚至到场。

        这位洪院长的实权并不大,但影响力却远超普通知县,甚至超过普通知府。

        方运神色严肃,望着洪院长,问:“倪贤凌虐田录之事,你可知晓?”

        洪院长眉头一皱,中气十足道:“孩子之间打打闹闹是常有的事,若没有丝毫的争斗,没有一点血性,如何与妖蛮争斗?‘凌虐’一词过于严重,不适用于此案,还望县令三思。”(未完待续……)R12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