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儒道至圣 > 第819章 熟悉与陌生
  • 第819章 熟悉与陌生

    作品:《儒道至圣

        龙马豪车降落在地面,方运上了马车,在前方车队的带领下,驶过三里,来到城门前。●⌒,

        城门内的民众自发让出一条道路,站在两侧翘首以盼。

        突然,龙马停下,方运向外看去。

        县院君温固出现在车窗外,向方运一拱手,道:“卑职见过县令大人。”

        “有话请讲。”方运看着车窗外的温固,想起了在书山幻境中遇到的许多事。

        在书山幻境中,方运第一次受伤就在离宁安县不远的地方,在书山幻境的殿试中,方运同样是在宁安县担任代县令。

        这个地方,这些人,方运既陌生有熟悉。

        熟悉是因为曾在书山环境中经历过,陌生是因为第一次真正到达此地,而且幻境中经历的许多细节都是虚幻的,像是别人讲的故事,很多都被省略,甚至可能是假的。只有少数经历十分真实,如身临其境。

        书山神妙莫测,但并非无所不能,如同史家的历史长河,有无数的支流,若在修炼史道力量的时候进入错误的历史长河支流,意味着死亡。

        书山只是根据部分已知的宁安县情况推演后续发生的一切,一些重要的事,方运亲身经历,那些不重要的事,方运虽然感到经历过,实际并没有经历,而是书山把简单的经历化为记忆送入他的文宫。

        即使是这样,方运也从书山幻境中知道了有关宁安县的许多事情,有一些事情甚至连军方的情报和暗中投诚的宁安县官员都不知道。

        在书山幻境中,这个温固,有一个非常致命的嗜好。方运一开始也不知道,但在战败被问罪后,温固亲口说了出来!

        温固是一位年过四十的中年进士,一身白衣剑服已经洗得发旧,神色淡然。充满书卷气质,这是在文院多年的成果。

        温固不仅气质极佳,相貌也远超常人,乃是真正的美男子。

        “启禀县令大人,宁安县乃北边重镇,与妖蛮仇深似海,许多百姓的亲友都死于妖蛮之手,卑职建议大人只允许十数妖蛮私兵进城,其余私兵理应留在城外的副城。”温固道。

        方运知道圣元大陆的副城大都是为了驻军,避免干扰百姓生活。

        方运道:“本官的妖蛮私兵不过四百。数量并不多,无伤大雅。”

        “民为贵。若妖蛮惊扰到宁安县居民,您的民生等科的成绩可能会降低。更何况,您已经有整整两千妖铁骑兵,军队随意在繁华街道上走动,这已经不寻常。再加上妖蛮,更加不妥。”温固道。

        “哦,本官知道了,继续向前走吧。”方运道。

        “可是。您再往前走,就进城了。”

        “嗯,我知道。”

        “可是,下官并不认同妖蛮私兵入城。”温固道。

        “你的建议很好。等本官安顿下来再考虑此事。”

        温固愣住了,默默地看着方运,他已经看出方运的意图,拖。

        把下属的文书搁置不放。这是很多官员常做的事,而且一旦出事,可以利用各种方法避开且让下属承担责任。

        “走吧走吧。别赖在外面了。”敖煌不耐烦地驱走温固。

        “下官告辞。”温固面无表情看了敖煌一眼,默默离开。

        车队继续前进,进入城门后,方运走到车头,望着前方黑压压的人群。

        “自今日起,方运便是本县的县令,还请宁安县的父老乡亲多多相助!”方运微笑着舌绽春雷,向宁安县民众抱拳致意。

        街道两侧的人群瞬间沸腾,他们可不管什么左相太后,也不管朝堂之争,但都知道方运的文名和功劳!

        “见过方虚圣!”

        “墨林书院学子冯河谢过方虚圣!”

        “请方虚圣继续杀妖灭蛮,为我家人报仇!”

        “万胜!方运不败!”

        “啊……”

        一些女子完全失去了语言能力,除了尖叫就是尖叫,甚至有几个女子甚至兴奋的昏迷过去,被家人匆忙送到附近的医馆。

        所有人红光满面,双目发亮。

        许多上过战场的老军人最为激动,他们为国多年,最佩服的就是方运这种有真正功劳的人,收复一州,单论功劳方运已经超过了当朝所有官员。有些老人老得喊不动了,举着拐杖让自己儿孙喊。

        那些年轻的读书人则最兴奋,自从方运横空出世,他们每个月都要学习几首方运的诗词文,再加上《文报》和《圣道》轮番出现,更有周围所有人不断议论方运的事迹,他们对方运已经达到真正的崇拜状态。

        还有那些蒙童们,一直在学习《三字经》,只要看到课本就能见到方运二字,现在亲眼见到方运出现,实在无法保持心态平静。方运,在他们心里已经成为最伟大的励志人物。

        方运一直在车头向众人致意,点头微笑。

        看着一张张陌生的面孔,看着一张张热情洋溢的笑脸,方运感到心中充满了力量。

        杨玉环坐在车内,望着方运的背影,轻轻一叹。

        “玉环姐,您为什么叹气?”苏小小轻声问。

        杨玉环微微一笑,道:“小运追求的是圣道,但是为了殿试,他要做的事越来越多,其中有许多是他不想做的,但却必须要做。那些都是他圣道之路上必不可少的经历。我……只是觉得他太累了。每次夜里醒来,我都会看到他在读书。他……应该歇歇的。”

        苏小小点点头,道:“是的,我也感觉方公子他太忙碌了。每天只睡一个时辰,还要不断读书,还要做许多事,对身体有莫大的损伤,甚至会减寿,这是医家的书里说的。你有时间劝劝他,他最听你的话了。”

        杨玉环轻轻摇了摇头,道:“我不会劝他。”

        “为什么?”苏小小无比差异。

        “因为啊,我感觉得出来,他也想过着悠闲的生活,也想声色犬马,不过,他既然如此忙碌,如此不怕伤身减寿,自然是在做比增加寿命更有意义的事。我不明白他为什么那么做,但他自己一定知道。”

        杨玉环望着方运的背影,目光越发温柔。

        小狐狸轻轻用头蹭着杨玉环。

        苏小小看着杨玉环的面庞,明白了许多事情。(未完待续。。)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