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儒道至圣 > 第818章 暴躁的龙马
  • 第818章 暴躁的龙马

    作品:《儒道至圣

        “耿司正以三品之身为七品县令驱车,未免有些不合礼仪,我看就罢了。●⌒頂點說,..”方运看着耿戈,脸上的笑容变淡。

        “哪里的话,我不是为代县令驾车,而是为虚圣驱车!”耿戈绕过方运,轻轻一跃,跳上车头,一手执缰绳,一手握马鞭。

        热热闹闹的现场突然寂静下来,方运的妖蛮私兵虎视眈眈等着耿戈,而宁安县众人的妖蛮私兵也毫不客气地瞪着方运。

        在妖蛮的眼里可不在乎什么虚圣,只有其主和文位高的读书人才值得他们尊重。

        方运笑了笑,随手弹了弹衣袖上并不存在的灰尘,也不拿正眼瞧耿戈,只是望着远离耿戈的方位,缓缓道:“本圣的龙马桀骜不驯,有些暴躁,耿司正可要心。”在话的过程中,方运不动声色扫了敖煌一眼。

        耿戈站在车头,外放出一境的文胆之力,俯视方运道:“不过是马匹而已,本官自有驾驭之法。”

        敖煌看了看方运,两颗大眼珠子骨碌碌一转,暗中外放龙力。

        十八头纯血龙马瞬间疯狂。

        纯血龙马虽然是兽类,但相当于王族妖帅,也就是巅峰进士,不仅能御水飞空,更是有着强大无匹的破坏力。

        “咴咴……”

        十八头纯血龙马突然齐声大叫,这蕴含极浅龙力的声音立刻让在场的读书人感到心神摇曳,难以聚精会神,那些在进士以下的读书人甚至感到恶心。

        就见头马笔直向上空飞去,而其余十七匹龙马跟随头马,直飞向上。

        耿戈原本站在马车上,但不过一眨眼的工夫,整座马车被十八匹龙马带飞到半空,他连反应的时间都来不及,本能抱住车头防止掉下去。

        所有人仰着头看着笔直向上飞行的龙马豪车。这何止是暴躁,谁家的龙马也不可能这么飞啊。

        不过,龙马豪车不算什么,可堂堂翰林跟溺水的普通人一样死死抱着车头,这场面实在有些滑稽。

        好在耿戈反应快,立刻口诵翰林疾行诗,但在诵到一半的时候,所有龙马猛地转身,瞬间由上飞逆转为向下加速冲刺。

        “哎呦……”耿戈终究是人族不是妖侯,哪里经得起如此剧烈的变化。牙狠狠咬在舌头上,疾行战诗中断,文宫轻震,外放的文胆力量中止。

        “坏了……”

        数不清的人暗道不好,别翰林,哪怕是大学士在急速飞行的时候失去文胆之力保护,也只是强壮的普通人而已。

        龙马豪车以恐怖的速度下坠,劲风疾吹,就见耿戈的衣袍被风灌满。闭着眼,死死抱着车头。

        眼看龙马豪车就要坠地,一些人甚至准备相助,但龙马突然停下。

        马车在惯性的作用下向下甩。强劲的大风把耿戈的脸吹成了鬼脸,表情更无比滑稽,惹得许多人憋着笑意。

        那些准备相助的人松了口气,虽然马车会跟着下降。但离地面还有一丈多,以耿戈的力量,绝对不会被甩下来。

        但是。所有人没想到的一幕发生了,离耿戈最近的一匹龙马突然猛地一蹬腿,马蹄狠狠踢中耿戈的额头。

        耿戈惨叫一声昏死过去,双手松开车头,身体重重栽在地上,发出砰地一声,摔出一大片尘土。

        事情发生的太快,不过是电光石火间堂堂翰林就摔在地上,谁都来不及反应。

        在耿戈摔到地上的一刹那,许多人甚至感觉自己全身微疼,心想这耿戈在昏迷前恐怕把方运祖宗十八代都骂了个遍。

        耿戈仰面朝天,身体摔成一个扭曲的大字型,额头的血汩汩流着,脑后也磕破,鲜血流淌,而两条腿和两条胳膊全部摔断,扭曲得不成样子。

        方运的私兵中有医家之人,他们看向方运,想等待命令。

        不过,无论是转运司还是北芒军里都有医官,就见十多个医官一同外放医书,一道道白光陆续落在耿戈面前。

        就见耿戈那扭曲的身体被无形的力量救治,关节复位,骨骼愈合,伤口迅速结疤。

        其中两位进士医官的力量极强,都已经达到医道二境,治疗这种外伤手到擒来。

        方运还是第一次看到这种场面,仔细观察,发现这里的医官的面容大都苍老,和在文战庆国中遇到的那位毒医有明显的区别,显然利用医书攻击而非救人的医家之人更加长寿。

        外伤远比疾病更容易治疗,耿戈的伤势完全痊愈,但他仍然躺在原地一动不动,只是呼吸变得平稳。

        “罗医官,耿大人的伤势如何?”

        罗医官道:“耿大人伤势并不严重,只是额头遭龙马重击,颅脑震荡,几乎伤及文宫,只需休息几日便能恢复。”

        “那便好,还愣着干什么,快去送耿大人回府休养。该死的龙马,畜生就是畜生,若是在我家里,早就把这种畜生杀了!”县文院的院君温固怒视龙马。

        方运再一次好似不经意间看了看敖煌。

        敖煌突然呵呵一笑,道:“区区耿戈也配驾驭龙血马车?你叫温固吧?来,本龙给你一把刀,你在本龙面前杀龙马试试。”

        敖煌着,张口从体内的吞海贝中吐出一柄足有三丈长的青铜色巨刀,锈迹斑斑,哐当一声落在地上,地面重重一震,竟然砸出一个大坑。

        温固瞬间变成蜡像,这巨刀明显是妖族或水族的兵器,恐怕是哪位鲸王的用具,且不自己能不能拿动,就算拿起来,也不敢动龙马一根毫毛。

        那些纯血龙马可是龙宫相赠,杀那些龙马,就是在砸龙宫。

        方运淡然道:“温院君心忧耿大人,口不择言,就此揭过。”

        敖煌和方运一个唱白脸一个唱红脸,让温固火冒三丈却一句话也不敢回敬,尤其那个“口不择言”的评语,那是失礼,一旦被记录在案,考评很难得到上等。

        许多官员心中暗惊,好一个方虚圣,明明先是被耿戈来了一个下马威,结果一伸手便能翻云覆雨,不仅让耿戈倒霉,成为笑柄,还趁机毫不客气打击温固立威,丝毫不像是官场新丁。

        转运司的庞主事轻咳一声,道:“耿大人回府养伤,但礼不可废,请方虚圣与我等移驾县衙,先住下再。”

        “如此甚好。”方运道。

        敖煌却望着正在远离的耿戈的马车,疑惑不解地问:“耿戈真昏死过去了么?”

        宁安县一众官员胸口气闷,敖煌明显是在暗指耿戈没脸在这个时候起来,只能装昏迷。

        狐狸和墨女一起捂着嘴偷笑。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