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儒道至圣 > 第815章 十科末等
  • 第815章 十科末等

    作品:《儒道至圣

        方运走下马车,万人作揖,齐声道:“恭送方虚圣!”

        方运微笑着点头道:“多谢诸位相送。※%※%,”

        那些新晋进士们无比眼热,这才叫去赶赴殿试,几乎是全城相送,哪像普通进士,坐上一辆马车带着家眷就启程,别说官兵,朝廷连差役都不给安排,一切自己解决。

        方运舌绽春雷道:“京城远离宁安县,诸位就不必多礼了,我这就登船空行。诸位,告辞!”

        方运向众人一拱手,再次上了龙马豪车,就见龙马振蹄踏空,与马车一起斜斜向高空飞去,最后飞到空行楼船上。

        其后的私兵则排着整齐的队伍登船。

        在场的都是读书人,虽说到了进士就可以豢养妖蛮私兵,但很多人根本养不起,只有那些常年征战的将军才能降服妖蛮,或者本身是豪门或世家子弟。

        而且,那些人就算有妖蛮私兵,也不过零星几个,连左相柳山的妖蛮私兵也不到十个。

        但是,方运的私兵足有四百之数,而且还有那么多的妖侯,这是连亚圣世家子弟都得不到的待遇,哪怕孔子世家的嫡系子弟在外出的时候,最多也只有一头妖侯跟随。

        不过,更多人把目光放在那一百多读书人私兵之上。

        这一百多读书人,可以说每个人都是方运的幕僚,每个人都是方运的佐官,每个人都是方运的辅弼。其中不乏官场、文院、军方、圣院甚至世家的老油条,有他们在,那些普通进士所犯的错误方运绝对不会犯。

        每年的殿试进士在赴任前,都会花高价雇一位幕僚或曾经在衙门当差的老吏,有他们相助,未必能让殿试成绩多好,但可以让殿试成绩不至于过差。

        众所周知,殿试真正的硬骨头就是“吏治”。如何处理与全县上下官吏和当地豪强的关系,是殿试成绩的关键。

        空行楼船起飞,方运站在船头,就见以文院为中心,四面八方的街道上挤满了人群,把道路堵得严严实实,数不清的人正抬头望着天空,挥舞着手臂,高呼方运之名。

        陈圣之后,方运是景国唯一的希望!

        没有任何人说出这句话。但每一个人都无比清楚。

        景国的人才,出现了严重的断代。

        李文鹰虽堪比四大才子,但他与陈观海之间出现巨大的空隙,没有镇得住一国的天才。

        而在李文鹰和方运之间,同样没有接近四大才子的天才。

        若陈圣没有受伤,再活多年,或许有人能封圣,但人人都知道,在陈圣陨落之前。景国不可能有人封圣!

        景国无人封圣的后果是,相邻的武国和庆国可以瓜分景国。

        无圣不成国。

        但方运是虚圣,只要方运能顶住武国与庆国的压力,景国有机会等到有人封圣。

        不过。这个希望很渺茫,区区虚圣无法顶得住两国的压力。

        所以,景国一直有一股暗流在涌动,这也是左相柳山能屹立不倒的主要原因。

        哪怕是皇室都不敢与柳山撕破脸皮。因为一旦景国被瓜分,皇室必然退位,到那时。柳山有无数种方法让景国皇室之人生不如死。

        方运站在船头,向城中的百姓道别。

        空行楼船超过一鸣之速,突破音障后,快速向宁安县直飞。

        空行楼船突破云层,来到高空的平流层,平稳而急速飞行。

        许多人和妖蛮都是第一次乘坐空行楼船,他们虽然好奇向远处看,但依旧排着整齐的队伍。

        方运对敖煌道:“让他们解散,休息片刻。”

        “解散!”敖煌趾高气扬地大喊。

        在敖煌眼里,天底下最威风的事情就是当教头,因为能把一群私兵训得哭爹喊娘。

        不一会儿,香风扑面,方运只觉一只柔软温润的柔荑握着自己。

        方运扭头一看,一身白色衣裙的杨玉环正站在自己身边。

        杨玉环没有看方运,而是望着前方的云海出神。

        “怎么,想家了?”

        杨玉环摇摇头。

        “不怕吗?”方运微笑。

        杨玉环轻声道:“有你在的地方就是家,不怕。”

        柔柔的声音里带着前所未有的坚定。

        “嗯!”方运用力握着杨玉环的手。

        也不知飞了多久,前方的云海突然空出一个直径几百里的大洞,形成一片晴空,如同一个大陷坑。

        方运则神色微变。

        当空行楼船临近空洞边缘的时候,方运向下望去,就见前方是一片高低起伏的山脉,而在西北方向,有一座巨大的雄关镶嵌在山脚下,成为山脉南北的唯一通道。

        那就是玉阳关,一旦玉阳关告破,妖蛮就可长驱直入,直指京城。

        玉阳关内,数不清的士兵在操练,还有许多过路的商人旅人在歇脚。

        鹰扬军就驻扎在里面。

        玉阳关的中心屹立着一座圣庙,形成强大的力量保护住这座雄关,冲散云层。

        用不了多久,方运的仇敌兵部侍郎童峦就会入主玉阳关,接管鹰扬军,扼守此地。

        鹰扬军的重要性,仅次于京城守军。

        玉阳关是宁安县的大后方,一旦有妖蛮突入宁安县,由玉阳关的鹰扬军全权负责。

        妖蛮入侵若玉阳关的守将不去相助,那宁安县必将被攻破!

        若在方运任代县令的时候宁安县被攻破,则方运十科皆是末等,成为十国殿试进士中最后一名!

        人族历史上只出现过一个十科皆末等的倒霉进士,最后那进士含愤与妖蛮同归于尽。

        这,就是一些读书人曾经说过的,运气。

        运气不好,谁都不能怪。

        方运望着玉阳关,陷入沉思。

        庆国皇宫,秋阁。

        庆君翻阅完手中的奏章,猛地摔在桌子上,怒道:“景国的官员简直欺人太甚!竟然要求朕拿两府的科举名额换临江府!如此一来,我庆国每年的童生减少近三千、秀才两百!”

        “陛下息怒,临江府之重,重于两府的科举名额。”宗午源站在庆君的对面。

        庆君冷哼一声,道:“午源,文战选人之策,可是由你制定,说要十人不同,必然能打败方运,现在又当如何?”

        宗午源突然露出神秘的微笑,道:“陛下,您不觉得,在大庭广众之下逼得方运使出浑身解数,比一州之地更重要吗?”

        “哦?”庆君思索片刻,突然惊道,“你是说,是要把方运的所有底牌让妖界知晓?让他们针对方运的杀招更加致命?”

        宗午源微微一笑,道:“这是陛下说的,下官可没说。”(未完待续。。)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