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儒道至圣 > 第812章 地图疑云
  • 第812章 地图疑云

    作品:《儒道至圣

        听到有人替张破岳启奏,包括方运在内,所有人都感到震惊。

        方运诧异地看着那个进士将军,若有十万火急之事,张破岳的官印可直达学宫圣庙,甚至可以传递给百官,可现在张破岳竟然让一个偏将代为启奏,莫非出了什么大事?

        太后也略显紧张,急忙道:“张爱卿有何事需代奏?”

        就见那将军神色有些特别,一板一眼道:“张将军说,无论是象州还是其他各州,在景国地位平等,方虚圣封地在象州,乃是人族腹地,过于偏安一隅,乃是人族损失。以张将军之见,方虚圣理应坐镇密州,既可抵御草蛮,又可破坏老贼……咳……铁板一块的密州。最后,张将军建议,方虚圣的一县封地,理应设在密州的固县。”

        在这位将军说话的过程中,在场的所有人都和方运一样,目光茫然,魂游天外,完全不明白张破岳葫芦里卖的什么药,这种事怎么说也没必要让人代奏,但是,当说到“固县”二字的时候,许多官员忍不住失声笑起来。

        方运哭笑不得,密州的固县是张破岳的老家!

        方运终于明白,张破岳要是给文相姜河川传书,单看这内容,姜河川绝对不会理会他,所以他才传书给关系极好的将军,让那个将军当众说出。

        方运摇摇头,不愧是人见人愁鬼见更愁的张破岳,为了把他的封地设在固县,也真拼了。

        姜河川也是一副哭笑不得的样子,别人可能会为了封地的地点打破头,但堂堂大儒却不想在这方面斤斤计较。

        “咳……我看啊,方虚圣的封地还是在江州比较好。不过,不能是济县,若是把那里设为封地,方氏一族的力量未免过大了。我看啊,就在玉海府的郭县吧。”礼部的赛侍郎道。

        方运没好气地瞪了赛侍郎一眼,郭县是他的老家。

        “我看啊,不如就在紧邻京城的弥县好了。”右相曹德安道。

        曹德安发迹于弥县,人尽皆知。

        “不好!还是在钜县……”

        就见那些翰林和大学士官员纷纷出口,如同抢宝贝一样抢着要方运选自己的家乡当封地。

        那些小官吏看着眼馋,虚圣封地太重要了,万一自家故乡成了半圣封地,几乎就是“一人成圣,鸡犬科举”。

        左相党一干官员要么低着头,要么望着远处,被突如其来的争抢气得说不出话来,他们本以为文相说完之后,自己会遭到其他官员攻击,现在倒好,那些官员已经连趁机打击他们的兴趣都没有。

        计知白站在原地,脸色一阵青一阵红,完全想不通事情会变成这样,但是,他的内心深处却有一个声音在期盼,若自己能得到方运的谅解,若方运选自己所在的县,那整个计家或许有机会成为豪门!

        但是,计知白很快把这个不切实际的念头压下,若自己真敢背叛柳山,不等计家成豪门自己就会死于非命。

        方运一开始以为这些官员在开玩笑,但很快就发现这些人是来真的,有些熟悉的人还不断向自己使眼色,希望自己能相助。

        不仅如此,景国各地的官员纷纷向自己发来传书,希望自己去他们所在的县,连现任济县的县令都发来一封措辞恳切的传书,一一历数方运把封地设在济县的好处。

        方运看百官吵得实在凶,也不理他们,坐下喝酒吃菜,准备逗弄小狐狸,结果却发现小狐狸有了新伙伴,已经顾不上自己。

        在三丈外,砚龟死性不改,正驮着墨蛟和墨女准备逃跑,但小狐狸一爪按着它,另一只爪子逗弄墨女。

        小狐狸对墨女充满了好奇,毛茸茸的小爪子极为小心,生怕伤到墨女。

        墨女似乎感受到小狐狸的善意,伸出指尖,轻轻碰触奴奴的小爪子。

        墨女与奴奴指爪相交,然后同时望着对方笑起来。

        奴奴低下头,用额头顶着墨女,轻轻晃了晃,无比亲昵。

        墨女也很喜欢奴奴,与小狐狸头碰头。

        小狐狸把大脸凑到墨女面前,用粉红的小鼻子用力嗅了嗅,瞪着大眼睛继续打量墨女。

        这一墨女一狐狸就这样呆呆地相互看着,谁也没觉得厌烦。

        官员还在争吵,终于惹恼了太后。

        “哀家以为,方虚圣就在象州任选一县作为封地,至于其它地方,不予考虑!宴会结束,请方虚圣前往内阁,自选封地。起驾回宫!”

        百官不得不悻悻地闭上嘴,他们对这个结果非常不满意,但也无可奈何。

        等太后和小国君离开了,方运在一众官员的簇拥下前往内阁驻地,所有人都没有走,都想第一时间看看方运选什么地方,左相也在其中。

        至于那些平时没有资格进入内阁的人,这次都跟在后面,足有三百多人,宴会上还有更多的人,但皇宫森严,他们连跟随去内阁看热闹的权力都没有。

        方运走入内阁大院,这里非常宽阔,方圆十余丈,都是一些低矮的灌木花草,连假山也没有,视野非常开阔。

        一直往前走,就是内阁的议事堂,里面可坐百人,但最多也就有三四十人同时议事,因为内阁四相加内阁参议一共也不超过四十位。

        方运走到议事堂内,来到一张桌案边,上面铺着一张象州的地图,山脉用黄色勾画,水道用蓝色描出,各县的边界分明。

        “咳,以我之见,选靠长江有良港的几个县为好,那几个县不仅地方大,而且人口多,格外富裕。”乔居泽在一旁帮腔。

        “理应如此。”右相曹德安道。

        “乔兄所言极是。”方运点点头,看向地图的长江边。

        最后,方运把手指向涂县,正要张口选择,突然觉得文宫有异动,随后就见一道白光从眉心飞出,落在地图上名为“正德县”的地方,然后消失不见。

        “咦?”方运忍不住轻咦一声,太怪了。

        “怎么了?”多人一起关切地询问。

        方运更加疑惑,问:“你们都在看地图,方才有没有发现什么异样之处?”

        “没有啊,什么都没有,就看到你的手明明点向涂县,又突然收回手。”

        “什么都没有,要是有的话,这么多人不可能没有发现。”

        方运点点头,道:“那就是我看花眼了。”

        但是,少数人却紧紧盯着方运,识图找出什么,他们可不相信方运会看花眼。R11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