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儒道至圣 > 第800章 蛟雀双子
  • 第800章 蛟雀双子

    作品:《儒道至圣

        两座青山高百丈,山顶的两人相隔亦有百丈左右,山壁直上直下,非常陡峭,两面山壁的下面有一条,

        方运望着前方山顶的屈寒歌,心中思索,这个地形实在太奇特,两人现在的距离形成一个巧妙的平衡,目前来看,两人都难以发起特别有效的攻击。

        不过,一旦有人不慎落下,必然处于劣势,会遭到山顶之人最猛烈的打击。

        若一直没有人下山,那双方除非有特别的手段,否则必然会一直僵持,毕竟两人都是进士,能攻击到百丈外的力量有限且单调。

        对于翰林来说,百丈是正常距离,而对于大学士来说,百丈内已然属于近身搏杀。

        “天助我也!”屈寒歌哈哈一笑,脸上充满快意,胜券在握。

        方运慢慢调整呼吸,瘟疫之主虽强,但自己的医家力量和月相神石完全克制瘟疫之主。

        眼前的屈寒歌或许不如瘟疫之主,但方运之前反复浏览屈寒歌的资料,唯一的弱点就是年老,不适合持久文战,除此之外,没有任何弱点。

        屈寒歌不仅有多首战诗词进入三境,而且琴道善攻,棋道善守,配合起来天衣无缝。

        方运不仅没有力量克制,甚至可能反被克制!

        屈寒歌的阅历太过丰富,战斗经验也太过丰富,连续观看方运九场文战,已然看得无比透彻,必然已经找到克制之法。

        哪怕方运之前对战屈寒歌有优势,可经过九场文战,优势必然消失。

        到了最后的时刻,方运不仅没有慌乱,反而更加平静。屈寒歌或许有强大的底牌,或许为了此次文战临时获得力量。但,未曾败便是不败!

        前路有敌,斩之,胜过,仅此而已!

        有些事,就是如此简单!

        失败?毫无必要去想!

        方运双目慢慢变亮,璀璨如星,如灯长明,仿佛是这片天地的两处光源。

        屈寒歌那浑浊的双目也已经变得炯炯有神,他的身体依旧苍老。但若只看眼睛,能让人误以为是二十岁出头的小青年。

        屈寒歌觉察方运的心态有变,冷冷一笑,道:“老夫本不是多话之人,但在你失败前,给你一个机会。你只要退出文战,我就可宣布平局,给堂堂虚圣留一分颜面!若是你执迷不悟,便是老夫脚踏镇国公。名留青史的大好时机!”

        “您老人家若是把时间和口舌用在经义上,现在恐怕已经成翰林了。”方运微笑道。

        屈寒歌勃然变色!

        “你……你敢辱我!”屈寒歌大声质问。

        “没什么辱不辱的,我只是在说实话。都进入文战场了,依旧喋喋不休说这些东西。才是自取其辱!”方运的语气格外淡然,仿佛只是在说一件很平常的事。

        在说话的过程,方运和往常一样,先写唤剑诗。后写藏锋诗,然后准备唤出连诗刺客与白马豪侠,做好十足的准备。没有丝毫的马虎。

        屈寒歌轻轻眯起眼,如同虎狼猎食一样看着方运,缓缓道:“我之前所说,并非为了激将,也并非为了乱你心神,但你不识好歹,把好心当成驴肝肺,不知尊老,不知谦逊,那老夫今日就好好管教管教你!”

        屈寒歌说完,从含湖贝中拿出瑶琴,放置于琴架之上。

        这是一架翰林文宝琴,外形乃是神农琴式,琴体宽大厚重,炼成文宝后,其声如虎吼。

        方运认真观察,这便是屈寒歌常用的“一吟琴”,只不过刚刚换了一层琴漆,虽然不如鸣雷琴漆,但威力提高极大!

        对一位三境的琴道大家来说,这意味着他若与其他进士十老文战,胜利的几率提高到七成!

        随后,屈寒歌拿出一方棋盘,轻轻一抛,悬浮在七弦琴上空,徐徐自转。

        那棋盘散发着淡淡的白光,如同一块白色的美玉,但美玉中的花纹极为特殊,上面竟然出现庆国真实的山脉地形、河川流向,形成自然的山河地理图。

        这就是庆国的特产,山川棋盘。

        方运去年曾得到过一方山川棋盘,但只是未成型的坯子,没有融入战诗,没有形成真正的文宝,发挥不了作用,屈寒歌的棋盘已经炼制成文宝。

        这山川棋盘也没有特别之处,方运随后望向棋罐。

        在棋盘的两侧,各有一罐红木棋罐。

        在屈寒歌拿出围棋文宝的时候,上观台上各国棋道名家纷纷惊呼。

        他们的目光没有落到棋盘上,而是落在棋罐上。

        “天啊,他怎么会有传说中的蛟雀双子?”

        “你们仔细看棋罐,黑子之上,一头蛟龙盘在其上,闭目养神。白子之上,一只火雀卧在其上,振翅欲飞。上千年来,人族一共也只有十几对蛟雀双子,现存的绝对不会超过八对!”

        “庆国也太狠了,竟然用出这个层次的文宝!”

        “这蛟雀双子的价值,还在涂有雷鸣石漆的古琴之上!方虚圣这是全面落入下风啊。”

        “这棋盘加蛟雀双子相当于三件文宝,再加上一吟琴,那就等于四件文宝,等于多出一件!还好在文战中一套围棋文宝相当于两件文宝,若是相当于一件文宝,那文战必将变成棋道读书人的天下。”

        “若我所料不错,这蛟雀双子,应该是宗圣陛下之物,被置放在宗家老宅之中,受宗圣力量洗礼,恐怕已经是大学士层次的文宝。”

        “这就是棋道读书人的恐怕之处,一旦境界高,棋盘或许不能使用太强大的,但旗子却可以换成高两个文位的。毫无疑问,这对蛟雀双子必然相当于两件大学士文宝!”

        “庆国为了胜利,已经不要脸了。”

        “脸有一州重要吗?”

        “你们看,方运依旧很镇定。真难为他了,小小年纪就心存一国、肩扛一州,最终却遇到绝对不可能战胜的敌人,唉……”

        “但是,即便如此,方虚圣还有一战之力吧!”

        与此同时,屈寒歌傲然一笑,对准方运伸指点出。

        “天地四方曰宇,往来古今曰宙。从道必吉,反道必凶!”

        方运看到,整片天地都好像在崩塌!(未完待续。。)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