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儒道至圣 > 第789章 谁还在?
  • 第789章 谁还在?

    作品:《儒道至圣

        蛟牙古枪配合史家星位,已经让方运疲于奔命,随时准备动用自己的星位力量,没想到的是,丘崇山竟然还有第三种力量!

        就见丘崇山后面,突然多出十万官兵!

        为首的是一位大学士,之后是十多位翰林,再之后是大量的进士、举人、秀才和童生,更有许许多多的普通士兵。∈♀,

        但是,这些人的面部是一片虚空,一片死寂的黑色。

        一股悲凉之意瞬间遍布文战场。

        上观台上,数不清的读书人陆续起身。

        “战魂!真没想到,丘崇山竟然获得战魂的力量!”

        “明白了,彻底明白了。”

        “怪不得他会拼了命杀妖蛮,虽然不知道当年发生了什么,虽然不知道其他人是怎么死的,但十万军士的把最后的希望全都寄托在他的身上,给予他庞大的力量。他完成了使命,所以获得了他们的战魂。”

        “在大限到来之前,用尽最后的力量杀妖蛮,然后与十万战魂一同逝去,便是他最大的心愿了。”

        “怪不得他不愿意在外人面前展现最终的力量,原来,是同袍之魂啊。”

        “听说他被救出来之后,再也没笑过,换成是任何人,背负十万战魂,恐怕也无法显露笑容。”

        “庆君……可诛!”

        张破岳望着庆君,杀意骤现,在庆国许多读书人看过来之前,迅速消散。

        十国数不清的兵家将领望向庆君,一道道目光比唇枪舌剑更加锋利。

        片刻之后,上观台中一片嗡嗡声,读书人议论纷纷。

        至此,所有人都已经看穿庆君的用意和布局。

        若方运能胜过七人,那么方运的实力将超出所有人的预估,甚至有可能继续胜利下去。而这第八人至关重要。

        屈寒歌自然不能提前文战,那么丘崇山就是最佳之人。

        若方运与丘崇山只使用唇枪舌剑的力量对战,那丘崇山必然胜利,若方运不答应,逼得丘崇山用出战魂,那事情将变得无比复杂!

        这十万战魂,别说为人族立下大功,就算没有立下大功,那也是人族精锐!

        十万人族功臣把所有的希望与力量倾注到丘崇山身上,那丘崇山就有了非同一般的地位。攻击他,就是攻击那十万牺牲的军士,胜了他,就是让所有人族将士寒心!

        此刻,方运进退两难。

        若胜,则有辱十万战魂。

        若败,此行一切化为泡影,成全庆君与宗家。

        以战魂乱方运之心!

        庆君与宗家,已经卑劣到利用战死士兵来获取胜利!

        庆君脸上的红润之色迅速消散。宗午源低语几句,庆君才勉强恢复正常,只是身体无比僵硬,望着文战场内一言不发。

        在看到战魂出现的时候。方运心中惊讶,意识到自己哪怕唤出君之星位,恐怕也是必输无疑,但随后。方运眼中闪过一丝怒色。

        十万战魂之所以追随丘崇山,不是让他文战的,而是让他去杀妖蛮!

        丘崇山终究只是一个进士。终究是一位军人,不可能违抗庆君与半圣世家的命令。

        在丘崇山入场之时,方运就感到他并不想进行这场文战,但方运之前并不知道他拥有战魂,否则的话绝不会逼他用出来。

        方运扭头望向侧面,那里是漫天大雪,阴云密布,除此之外什么都没有,但,那里也是庆君所在的方向。

        方运毫不掩饰对庆君的憎恶。

        随后,方运转回头,看着前方。

        两把蛟牙古枪与两把真龙古剑战在一起,不分胜负。

        枪剑交击,形成一**强大的力量,地面的白雪被吹飞,大地不断下陷,不断裂开,形成一个越来越大的巨坑。

        哪怕是坚硬的冻土,也承受不住四把唇枪舌剑的余波。

        方运看着丘崇山,看着那十万军魂,用干涩的声音道:“若早知丘将军身负战魂,在下哪怕冒着文战失败的风险,也会答应之前的剑决文战。”

        “你没错,本将也没错,只是,有些对不住这些老伙计。他们,并不想攻击一位虚圣。”丘崇山的声音无比平稳,面无表情。

        “丘将军,那年之事,可否告之?”方运问。

        两把真龙古剑与两杆蛟牙古枪依旧缠斗不休,声音铿锵。

        丘崇山目光微微一动,身上的杀意消散,沉默数息,缓缓开口。

        “那日,我们被妖蛮围堵,大军进入深山,又遇大雾,误入一处山谷密地,杨荣大学士看破妖蛮秘密,导致我们遭到妖蛮全力攻击。”

        “我等且战且退,后来实在无法抵挡,杨荣大学士把那个秘密写下来,递给吴泷翰林,然后说,我断后,便进入后方的雾中。”

        “又过了三个时辰,妖蛮再度来袭,吴泷翰林把密信交给黄浇垒翰林,说,我们断后,便与五位翰林进入雾中。”

        “第二日,妖蛮追来,黄浇垒翰林把密信给胡承恩进士,然后带着剩余的翰林,一句话也没说,进入雾中。”

        “那日午间,胡承恩进士把密信递给朱磊进士,率领一军冲入雾中。”

        “一个时辰后,朱磊进士在临死前,把密信给了孙克进士。”

        “两刻钟后,孙克进士阵亡,他身边的侍卫把密信递给我,随后倒下。”

        “我接过信后,准备把信交给下一个人,环视四周却发现,只有我站着。”

        丘崇山的声音变得沙哑,他右拳紧紧握着,深深吸了一口气,缓缓道:“我问,谁还在?没人回答,等了这么多年,还是没人回答。”

        寒风掠过,吹不散方运心中的怒火。

        方运再一次扭头望着庆君所在的方向,双眼通红,咬牙切齿道:“终有一日,本圣驾临庆国皇宫,算清两人之恨!十万人之仇!”

        声如钟鼓。

        十国俱静。

        庆国坐席鸦雀无声,无论是庆君还是宗午源,无论是辛植还是庆国文相,无一人开口。

        庆君面色惨白。

        不多时,上观台上骂声一片。

        “庆君小儿,不当人子!”

        “弄权无道,不仁不义!”

        “昏君不过祸国,庆君简直是在为祸全人族!”

        文战场中,方运转回头,看着老进士丘崇山。

        丘崇山眼中战意重燃,道:“事到如今,战魂苏醒,无法停手,我亦不能败。若有冒犯,还望方虚圣见谅。”说完,丘崇山突然回头大喊。

        “诸位同袍,可愿助我?”

        丘崇山的进士袍在寒风之中纹丝不动,但话音刚落,狂风骤起,吹得他的衣袍猎猎作响。

        无人应声,但每个人的心中都好似听到一个跨越时空的吼声。

        “愿!”

        .(未完待续。。)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