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儒道至圣 > 第774章 不破不立
  • 第774章 不破不立

    作品:《儒道至圣

        手臂粗的巨箭射碎黑雾刺客,凭借强大的穿透力,击溃方泊的翰林防护战诗词,箭指胸膛!

        整个过程太快了,方泊本能地用自己的才气古剑去阻拦。【【,

        “铿……”

        一声金属交鸣声响起,石中箭崩碎炸开,而方泊的才气古剑发出一声悲鸣,化为流光飞回方泊的文胆之中。

        方泊身体轻晃,嘴角有鲜血溢出。

        方运的两把真龙古剑一左一右,如死神之刃向前飞去。

        “我认输!”方泊说完,天降白光笼罩他。

        方运立刻收回真龙古剑,向方泊一抱拳。

        “承让。”

        “老朽自愧不如。以后等你的传世战诗词增多,绝不会有人愿意与你文战。我方才竟然想使用《白马豪侠篇》,在这种密林之地,白马豪侠要比白马将军更加灵活,不过最后止住,因为我若唤出来,白马豪侠自然会先斩我,定天伦,护纲常,行师道。”

        方泊没有因为失败而气急败坏,到了他这种年纪,除非与对方有仇,否则绝不会与任何人撕破脸皮,哪怕双方各为其主。

        “族叔过谦了。”

        整片森林文战场突然破碎,化为光点消失。

        方泊一拱手,微微低下头,向庆国所在的位置走去。

        方泊并不计较得失,但在数十万读书人面前失败,却不是什么光荣的事。

        一位庆国翰林舌绽春雷道:“谢方老进士勇于文战。”

        “谢方老进士!”数十万人纷纷起身,齐声致谢。

        这一刻,没有十国之别,没有文位高低,没有世家寒门,只有人族。

        方泊微微一笑,他此前见过如此场面,只是觉得很好。如今自己战败,众人却没有丝毫的嘲笑与讥讽,才知这份心意之重,心中对身为人族充满骄傲。

        在这一刻,方泊甚至有种烈士暮年壮心不已的情怀,恨不得凭借残躯前去与妖蛮作战,战死沙场。

        方泊下场,庆国的第二人走向方运。

        “庆国宗厚,见过方虚圣。”隔着极远,宗厚就以舌绽春雷说话。

        “久仰大名。”方运道。

        方运倒不是客气。宗厚乃是宗家之人,一手杂家权术与纵横家的纵横术玩弄得出神入化,明明只是进士,但曾坐到兵部侍郎的位置。

        和权术杂家不同,他乃是文战杂家,实战经验无比丰富。

        杂家也是妖蛮最头疼的百家之一。

        儒家墨家或法家等都不会邪门歪道,与妖蛮战斗起来堂堂正正,但杂家的力量却刁钻古怪,防不胜防。

        好在杂家乃是厚积薄发。除了像宗厚这种老进士,一般杂家至少要到大学士,形成杂家文台后,才会拥有强大的力量。

        在大学士之前。杂家和普通读书人区别不大。

        方运看着宗厚,心中充满警惕。

        杂家之人,若仅仅醉心权术,文战很一般。可一旦专攻文战,诡异莫测。

        杂家的核心圣道是“兼儒墨,合名法”。融合百家之长,儒家墨家名家法家等圣道都有所涉及,一旦能融会贯通,非常强大。

        方运也知道宗厚的资料,此人博采众长,不仅精研儒家、墨家、名家、法家和纵横家的力量,还修炼医家、兵家等力量,在天文地理数道方面也都有一定造诣。

        不过,此人杂而不纯,所以始终无法成翰林。此人成名之战是在谷国潜入沙蛮一支五千人部落,伪装成蛮族,仅仅用了一个月,便让整个部落内乱,身为首领的蛮侯最后被其他妖蛮联合杀死。

        最后宗厚暴露,被十数妖帅和数十妖将围攻,竟然轻易将他们灭杀。

        方运心中快速分析。

        “此人并非专精一道,最强的力量有限,但他有我难以企及的优点。他用了数十年博采众家之长,手段众多,文战拖得越久,他的发挥空间越大。此战,和上一战一样,必须速战速决!不过,不知道下一场文战的地形是什么。希望越简单约好,最好是平地或草原之类,不给他发挥博学的机会。”

        一股无形的力量把宗厚送到方运近处,两人相互施礼,稍稍低头拱手。

        方运抬起头,发现自己已经出现在一座大船之上,四周是宁静的大海,碧波万顷。

        只不过天空的乌云越来越多,风雨欲来。

        方运看到这个环境,心里咯噔一下,这个环境太复杂了,最适合博学多才的宗厚。

        而且,庆国也靠海,宗厚曾经在海上当过三年的将军,海战经验丰富,远超方运。

        不过,方运很快冷静下来,海中之战对宗厚来说是优势,但对自己来说却也不算劣势,因为自己服食过龙珠,有控水之能。

        在看到文战场化为海水之后,庆国坐席上的读书人立刻传来愉快的讨论声。

        “方虚圣怕是要倒霉。”

        “宗兄当年可是带领过水军,甚至在海上见过巨大的龙鲸,并因此做出一首战诗!”

        “那首诗若在海上,威力倍增,此战,宗厚必胜无疑!”

        景国之人却喜忧参半。

        “方虚圣曾服用龙珠,不惧海水!”

        “但这里可是船上,与平地与水中都有不同。不要忘了,宗厚曾任水军将军。破岳,你说说宗厚此人如何?”

        张破岳稍一沉吟,轻叹一声,道:“我还在年轻的时候,就听说过宗厚此人。此人天赋或者稍有欠缺,但刁钻古怪,曾经被我景国战船以五围一,最后安然逃走。他曾在海上生活多日,能很快适应海船的颠簸。你们看,方虚圣的脚步虚浮,身形不稳,明显不懂如何在海上战斗,再对比一下宗厚,你们便会知晓胜算。”

        景国读书人立刻仔细观察两人,发现海船轻晃,宗厚犹如大树扎根在甲班上一样,方运却差得远。

        “怎么办?”

        众人正焦急,就见方运突然书写《风雨梦战》,唤出大量寒冰骑士,并外放唇枪舌剑,直插入甲板之内,和寒冰骑士一起大肆破坏船只。

        张破岳先是一愣,突然拍掌大笑:“好一个方运,坏起来颇有本将当年的风范!”

        景国人也跟着笑起来。

        “方运不善在船上战斗,但因为龙珠的关系,踏海水如履平地。可宗厚不一样啊,他擅长船上作战,但我敢保证他绝对没试过在水里文战!”

        “不破不立,好!”(未完待续。。)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