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儒道至圣 > 第765章 杀伐之力
  • 第765章 杀伐之力

    作品:《儒道至圣

        上观台中。△¢,

        景国大元帅陈知虚突然叫道:“不妙!”

        众人一愣,陆续恍然大悟。

        “方虚圣危矣!”

        “方虚圣没进过十三云梯?”

        “从未听他说过!”

        “万一他真没进入过十三云梯,那胜利之后……”

        “完了……”

        景国所有人焦急地望向实景地图。

        第一云梯中。

        由于妖蛮中计,所有死伤都算方运一人造成。

        方运成功杀死妖蛮,并杀死敌将辛植,兵道对垒大获全胜。

        方运坐在蛟马之上,望着欢呼的士兵,面带微笑。

        突然,整片战场崩裂,化为无数碎块和光芒,飞向方运十丈远的地方,凝聚成一个光影老人。

        天地无光,方运只觉自己身在虚空之中。

        那老人全身由白色的光芒组成,外形模糊,也分不清是何人。就见他伸指对准方运一点,方运只觉遍体生寒,随后双眼通红,身心被无穷无尽的战意笼罩。

        “杀!杀!杀!”

        “杀光一切不仁不义之辈!”

        “杀光一切与我为敌之人!”

        “杀光一切阻挡人族进步的败类!”

        “杀光一切妖蛮!”

        “凡阻人族之路,尽数杀光!”

        “国君若为敌,可杀!大儒为敌,可杀!半圣为敌,亦可杀!”

        “众生皆可杀!”

        ……

        数不清的念头在方运心里闪过,在这一刻,方运完全被可怕的杀意战意笼罩,眼中除了杀伐再无他物。

        但是,无论生出多少种念头,始终无法摧毁方运的心神。

        不知过了多久,文胆轻震,扫荡一切负面念头。

        方运发现自己置身于文宫之中。而文宫的上下左右前后六方,都有无穷无尽的敌人,有景国的士兵,有庆国的士兵,有武国的士兵,还有妖族,有蛮族,如沙如尘,数不胜数。

        数以亿计的外敌不断进攻,但是。每当有妖蛮靠近,盘在方运文宫上的巨龙就大吼一声,声裂亿万兵马。

        方运很快明白,自己吸收了辛植的杀伐之力,从而形成了异变。

        方运暗暗抹了一把汗,这是自己第一次进十三云梯,之前从来没经过杀伐之力的洗练。

        别人第一次得到杀伐之力,是在第一云梯获得第一场胜利,杀伐之力的量极少。可方运直接得到了辛植的部分杀伐之力,总量是普通人第一次的几十倍。

        “幸亏我文胆坚定,否则极可能被杀意冲碎,导致心神崩溃。”

        方运不清楚外面的那些敌人是哪里来的。从来没在书上看到过这种情况,不过有文宫蟠龙守护,看样子没有丝毫的危险。

        不过,方运还是心有余悸。若是换成别人的文宫,哪怕是普通大学士,都可能被这些外敌侵入并攻破。

        方运仔细观察文宫。很快发现了变化。

        文宫中的自我雕像的腰间,多了一件饰物,一枚虎符!

        “从未听说过谁的文宫雕像内竟然多出虎符,莫非……这就是外面亿万敌人进攻我文宫的原因?”

        方运知道这个世界的秘密实在太多了,便不再多想,心中念头一动,兵书《三十六计》显现。

        在兵书封面的下端,多出一道白色的云纹,这意味着,以后方运所有兵法的威力会提高一成,每过一层云梯,便可得到一道云纹。

        方运伸手抚摸《三十六计》,心中想,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变成《方子兵法》。

        随后,方运突然一惊,自己的想法和以前相比,明显过于大胆。自己虽然对庆国人不客气,那因为是敌国。可自己突然想写成《方子兵法》,根本不是一个念头,而是一种渴望。

        “兵道,杀伐之力,果然非同一般。不过,既然我选择辅修兵道,就应该在某些方面做出改变,兵家不如儒家仁,不如法家严,不如医家慈,但却有着各家都不具备的锐气,如同一把刀剑,深藏鞘中,一旦拔出,有开天裂地之威。兵之道,谋在先,勇为前!”

        方运恍然大悟,自己之前过于小心,比如此战,完全做到谋在先,但却少了一些勇。

        杀伐之力弥补了勇的不足。

        方运微微一笑,意念离开文宫,还未等睁眼,就听到大殿中吵了起来。

        “辛植小儿,若方虚圣今日有所损伤,我必舍生取义,斩你项上人头!”何鲁东大声咒骂。

        “你们景国人简直不可理喻!方虚圣若无法承受杀伐之力,乃是他自找的,与辛翰林何干?”

        “你们庆国人好算计!牺牲区区翰林的杀伐之力,伤我景国虚圣。他就算苏醒,恐怕也是文胆受创,文战必然失败!”

        “我们哪里知道方虚圣从来没去过云梯?他是虚圣,哪怕未等殿试结束也可进入十三云梯,他不去,怪我们庆国人没提醒吗?”

        “放你娘的屁!”

        “咳……”庆君重重咳嗽一声,百官的声音减小。

        之前庆君脸色有些阴沉,但现在辛植明明在兵道对垒中输了,庆君却春风满面,面色红润,好像遇到了什么大喜事。

        景国众人厌恶地看着庆君。

        庆君仿佛不知道景国读书人如何看自己,道:“诸位稍安勿躁,都是读书人,何必争执?先等等,方虚圣吉人自有天相,你们不要太过担心。你们放心,若方虚圣文胆受创,此战可延后,我庆国人绝不趁人之危,也绝不会炫耀庆国胜过方虚圣和景国之事。”

        最后一句画蛇添足的话让庆国众官心领神会,心情大好,但景国众人却在心中大骂庆君不要脸,但又无奈,若自己的敌人提前放弃文战,己方自然会大书特书,搞臭敌方文名。

        方运没想到他们竟然为了自己吵了起来,无奈睁开眼,正要说话,却发现身体有些异样,说不出话来,而且眼前闪过一抹血红色的光芒,同时一股浓浓的血腥味自文宫散发,瞬间遍布大殿。

        每个人都生出无边的恐惧,感到自己被无数敌人包围,随时面临死亡。

        一些宫女太监吓得全身发软,最胆小的几人甚至活活被吓晕。

        “啊……”

        “方虚圣您怎么样了?”

        “方运,你这是……”

        “虚圣大人……”

        所有景国官员提心吊胆地看着方运,这异象太明显,像极了被杀伐之力侵蚀文胆,导致力量不稳,所以才外泄影响他人。

        庆国所有官员暗暗松了口气。

        方运受创,文战,庆国胜了!

        一些庆国官员按捺不住心中的喜悦,立刻把这个消息发送给亲朋好友。

        很快,论榜之上出现庆国人发的幸灾乐祸的文章。

        “方虚圣不败而败,庆国不胜而胜!”

        .(未完待续。。)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