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儒道至圣 > 第764章 定胜负
  • 第764章 定胜负

    作品:《儒道至圣

        “方运正在兵道对垒!”

        消息如长了翅膀一样在十国传播。『『,

        景国北方,张破岳两脚搭在桌案上,头枕双臂,躺在舒服的妖侯熊皮大椅上呼呼大睡,突然睁开眼睛,手握官印。

        “娘的,早知道这样,老子这时候就不在草原上浪了!远离圣庙,观看兵道对垒至少花费一点文墨!方运这个混蛋,给他养鹰遛鸟还花费我文墨。”张破岳骂骂咧咧手握官印,进入文榜。

        济县,段县令正在大堂审案。

        一县虽小,杂事繁多,县令负责教化、判案、军务、治安等等几乎一切事务,只有到了州府的级别,一地之主才会被分权。

        段县令皱眉看着公堂上的两个老人,这两人因为一头甲牛吵来吵去,纠缠不清。甲牛是耕地的主力,伤牛虽不是大案,但是重案,稍有不慎便可能伤民。

        突然,官印响动,段县令一看,大喜道:“本官今日有要事,退堂!”段县令一拍惊堂木,转身离开,找到僻静的地方连通圣庙与文榜,观看兵道对垒。

        十国各地的主修或辅修兵道的读书人迅速利用官印进入文榜,那些没有官印或文位不够的读书人只能望洋兴叹。

        启国。

        “方运的翅膀的确硬了。”李繁铭踢了一脚身边的大兔子,迅速进入文榜。

        只见眼前一黑一亮,李繁铭出现在一座巨型的校场之内。校场的中心,是方运与辛植的战场实景地图,就见上面山川蜿蜒,绿草如茵,蛮族部落、云山关和仪县按一定比例伫立在地图中间。

        在地图上,可以看到一些密密麻麻的小点,那是两军的人数,众人可以稍稍放大。但无法看得太细,毕竟这只是才气投射,不是文界降临,相对粗糙。

        李繁铭四处张望,在校场的四周,则是一片巨大的阶梯观众席,所有人都呈半透明状,文位越高,身体越凝实。

        这也是才气投射的一种,但耗费才气极少。只要在圣庙周围,都可以免费进入,观看兵道对垒。

        这里便是出名的“上观台”,语出作壁上观。

        李繁铭刚进来的时候,上观台只有几万人,但随后进入的人越来越多,越来越多,很快挤满了所有阶梯坐席,随后上观台自动扩大增多。适应更多的观众。

        所有人根据国家被分在上观台各处,除此之外,两界山的人在一处,镇狱海的人在一处。各古地之人也被分在各处。

        位于相同之处的人可相互交谈,但两国两地之人无法交流,不然这里将会变成辩论会。

        李繁铭身在启国阵营,也不说话。只听周围人交谈。

        启国人作为中立的国家,根本没人谈论辛植,完全把他当成一个微不足道的小人物。一直在谈方运。

        但是,方运之前并无领兵作战的经验,当方运兵分两路,一路攻击蛮族部落,一路缓慢前往仪县的时候,启国人炸锅了。

        “他用的是什么兵法?”

        “这是何故?”

        “他是准备玉石俱焚还是祸水东引?”

        李繁铭不修兵道,没有多言,扭头望着景国的方向。

        景国却和启国人不一样,纷纷推演方运的战术,总之一口咬定方运必然赢。

        虽然很多人面露忧色,但无人反对,无论如何,也不能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

        反观庆国那边,同样全力支持辛植,不断嘲笑方运。

        在方运的一万罗山军被妖蛮杀光后,庆国对方运的嘲笑到达了巅峰,哪怕是那些老成持重的兵道大家,此刻也认定方运必输无疑。

        不过,在方运利用借刀杀人,影响蛮族攻击辛植的粮队后,各国读书人纷纷惊呼。

        “这是何等兵法?”

        “区区进士,怎能迷乱数千妖蛮?”

        “他前面的易容之兵法,后面隐藏行迹之兵法,竟然为同一种兵法!”

        “他对两万景国士兵使用的是何等兵法,为何不见显现?”

        “那一万士兵临死前,他也使用过兵法,为何不见起效?”

        直到这里,众多读书人才纷纷醒悟,没想到方运针对数千蛮族如此举重若轻。

        庆国人也已经感到不妙,但是,当辛植率领一万五千人追赶方运所率的五千军士的时候,所有庆国人发出欢呼。

        “辛植胜定了!”

        “庆国必胜!”

        景国人则被辛植的一万五千大军吓一身冷汗,许多人纷纷挑辛植的刺。

        “这个翰林简直反了!就算是兵道对垒,只论兵法不论地位,他也不能骂堂堂虚圣是小儿!”

        “回去定当去圣院礼殿参他一本!”

        “这个辛植,我看是兔子尾巴长不了,虽说两军对垒,喝骂正常,但趁此机会发泄愤怒,辱骂虚圣,真应该打烂他的嘴!”

        张破岳冷哼一声,道:“这人我认识,当年在海上被我撵得如同丧家之海狗,要不是跑得快,我还真可能打烂他的嘴!”

        “咦?你们放大看,方运似乎一点都不害怕,还是向蛮族部落方向逃跑!”

        “这是怎么回事?难道是要逼辛植的骑兵和步兵拉开距离?”

        “或许方虚圣有特别的兵法,能以五千骑兵胜过辛植的五千骑兵,然后可安然逃离。”

        “不可能,我对辛植略知一二,他不仅学得雷厉风行,还有一鼓作气,两军一旦交战,他的五千骑兵绝对能很快洞穿方虚圣的骑兵队。更何况,双方的翰林和进士人数相仿,最好的结果也是两败俱伤,然后等到辛植的一万步兵赶到,奠定胜局。”

        “可惜这个层次的兵道对垒没有圣页,无法化虚为实使用阻敌诗,否则方虚圣有很大的可能逃离。”

        “难道方虚圣真的输了?”

        “未必。”

        “静观其变吧。”

        不知不觉间,上观场中多出一些大儒,无论身在哪国,他们都静静观看。没有开口。

        十三云梯的战场中,方运率领五千骑兵仓皇向西逃窜。

        由于五千骑兵乃是疲惫之师,而兵法雷厉风行的效果已经过去,速度全面落后辛植的骑兵队伍。

        辛植的骑兵队与方运的骑兵队越来越近,但离后方的一万步兵大军越来越远,不多时已经拉开十里的距离。

        率领步兵大军的翰林将军急忙以舌绽春雷提醒,但是,辛植复仇心切,认定胜券在握,依旧策马急追。

        双方一追一逃。很快靠近景国一万步兵阵亡的地方。

        辛植舌绽春雷道:“今日我要让你们与这些兵士葬在一处,黄泉路上好作伴!哈……”

        辛植的笑声突然中断,因为他发现,那些碎尸血迹缓缓消失,成片成片的景国士兵站起来,并迅速集结。

        方运与五千骑兵,缓缓减速,转向。

        骏马鼻中喷着热气,马上的骑士急促呼吸着。数千枪头在午后的阳光下微微发亮,指向辛植大军。

        上万步兵在后面集结成军。

        一万罗山军明明被蛮族追杀死光,现在却全都复活,只是所有人带伤。除了数百人是重伤,大多数的只是轻伤,体力仍在,还有一战之力。

        上观台的各地读书人原本坐着。此刻全都惊起,一片哗然。

        “要离刺庆忌,吴王阖闾断要离之臂。杀要离之妻,庆忌信以为真,收留要离,反被要离刺杀!”

        “勾践为保命,尝夫差之粪便,后卧薪尝胆,灭吴功成!”

        “方运弃考,同样是此术!好可怕的天赋,小小年纪竟然悟通苦肉之计!”

        “以小伤代死,潜伏在此处,引诱辛植前来,当真狠辣!”

        “别说辛植,连兵家大儒也不可能料到方虚圣竟然能精通如此奇特的兵法。兵道上是有相似之兵法,但效用如此大,却闻所未闻,他哪来的兵法理论?哪来的兵法战例?哪来的兵法实践?三者缺一,便威力有限。”

        “不过,辛植并非没有一战之力。”

        辛植急忙命令队伍转向调头。

        “方运小儿,待我与身后的一军联合,必然杀你!”辛植色厉内荏,心中有些惧怕,但是他依旧相信,自己还是有取胜的机会。

        “你,没有机会了!”

        方运话音刚落,辛植大军百丈之外,整整两万步兵突然出现,并且在兵法的作用下,加速冲来。

        明修栈道,暗渡陈仓。

        “杀啊!”两万士兵大吼。

        “杀啊!”五千骑兵与凭借苦肉计复活的近万士兵齐声大叫。

        两面夹击,杀意冲天。

        方运的三万五千军士齐到,辛植的五千亲卫在这等力量面前,犹如狂风暴雨中的小船。

        “我不能输!所有人保护本都督,冲出此地!冲出此地!我们还有机会!后面还有一万大军!”

        “都督,不好了,两千残余蛮族正在向后方的一万大军发起冲锋!”

        辛植愣了片刻,这才明白,蛮族与运粮队作战后,自然原路返回,以蛮族的血性,看到一万大军直奔自己部落而去,必然死战。

        “噗……”辛植猛地吐出一口鲜血,这才意识到,不是方运重奇不重正,而是方运把方方面面都谋划好,整支蛮族部落,一直被方运当作一支堂堂正正的大军来攻击他的军队。

        一次被方运的兵法利用,一次却被方运的智慧利用。

        辛植咬着牙,擦干嘴角的鲜血,冲向两万步兵方阵,五千骑兵大队已经来不及调头,只能冲过去。

        但是,这两万步兵大军中,有大量的秀才、举人和进士,还有一位翰林,数量绝对碾压辛植的五千骑兵。

        方运与辛植不得用战诗词和唇枪舌剑,但此地的读书人能用!

        片刻之后,过半骑兵被灿烂的战诗词光华淹没,而剩下的骑兵很快陷入泥潭般的两万大军之中。

        不多时,一个卫将用长枪挑着辛植的头颅,在夕阳下迎向方运。

        “都督万胜!”

        万军之中,呼声震天。

        阳光照在方运的面庞之上。

        .(未完待续。。)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