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儒道至圣 > 第759章 封口的作用
  • 第759章 封口的作用

    作品:《儒道至圣

        热门推荐:、 、 、 、 、 、 、

        在场的两国百官也全然明白。

        方运要以进士之身,与辛植兵道对垒!

        一个不到二十岁的进士,只是辅修兵家,却与一位年近五十的兵家翰林对垒!

        景国众人虽然不至于反对,可也担忧,方运辅修兵道的事众人有所耳闻,但也只是辅修,而且并没有亲自领军,没有真正的指挥经验,甚至连兵家十三云梯都没有去过。

        不过,大多数景国人心中还有一点期望。

        庆国官员却在愣了片刻后,脸上浮现压抑的喜悦之色。

        方运成虚圣,源自诗词的天赋,而不是兵道天赋,更不是兵家力量。

        人尽皆知,诗词最重天赋,最重刹那的灵光,可兵道不一样,天赋的重要性连三成也占不到,理论两成,而最后五成完全由实战经验决定!

        许多将军屡战屡败,败了十几年甚至几十年,但最后却能在关键时候大胜,从此以后百战百胜。

        孙家天才无数,但再出众的天才,孙家都舍得把他们送入危险的地方领兵,活着最好,阵亡也绝不心疼。

        兵道,在血与伤、生与死之间铸就!

        只读兵书之人,可以胜一时,但绝不可能胜一世!

        一些庆国兵家人眼中闪过轻蔑之色。兵家太过于看重实战,所以对方运这种从来没有真正领军作战之人,有着本能的厌恶和轻蔑。

        但是,在座的庆国官员中,有七位参与了上个月的进士春猎,其中两位甚至还晋升了翰林!

        这七人听到方运要兵道对垒,都愣住了。

        全人族都知道方运辅修兵法,可是,根本没有多少人见识过方运兵法的威力!

        这七人亲眼见识过方运借助圣血的力量,凭借兵法,夺瘟疫之力为己用!他们相信,别说是进士,就算兵家最优秀的翰林,也绝不可能做到!

        七人相互看了看,他们和其他庆国官员不同,他们认为方运的胜算更大一些。

        可七人却连半个字也不能说!

        因为半圣封口!

        七人突然苦笑起来,以前还弄不清为何半圣封口,现在才有点明白,别人根本不知道方运的兵法之强!也根本不知道方运的医书中,多出一本强大的病经!

        病经中的瘟疫力量不可能胜过十进士中的最强三人,但绝对能逼出三人的杀手锏,要是遇到其他进士,绝对能直接胜过!若非病经需要才气极多,而且不能连续使用,方运遇到其他进士的时候根本不用其他力量,反复用病经即可!

        若庆君知道这些事,绝对不可能答应兵道对垒,甚至会想方设法阻止方运文战一州!

        七人又相互看了看,低下头,生怕不小心泄露方运真实力量,导致被圣院重罚。

        辛植眼中闪过一抹喜色,但却没有立刻答应,而是谦让道:“如此……不好吧,万一我胜了,别人会说我们庆国以大欺小。”

        方运道:“为了防止别人说庆国以大欺小,我倒有个办法。此次文战一州,原本只涉及象州九府。若我景国以进士对垒翰林,庆国再加一府的话,别人不会再指责。”

        辛植呆了呆,心中颇感无奈,心道就知道方虚圣有后手,张口就是押上一府之地。

        庆国富饶,尤其是象州附近,根本没有下府,都是中府或上府。

        一府之地看似少,税收钱粮都有限,但涉及数百万子民,最重要的是人才。一府之地一年可以多出近千童生,近百秀才,平均每年至少会出两位进士,这对任何国家来说都是很大的财富。

        庆君同样无奈,只要方运没有进入文战场,那他就是实打实的虚圣,别说骂,连呵斥都不能,要是换成景国大儒如此说,他早就当众呵斥。

        就在前不久,庆国与武国交恶,两国文战,庆国被武国生生夺走数府之地,让他这个国君的名声一落千丈。若是连丢了象州九府外加一府之地,他只能做好提前退位的准备。

        庆君恨极方运的文战一州,因为如果失败对他的打击太大。

        但是,庆君心中除了恨,还有强烈的期待,期待庆国文战成功!

        只要庆国战胜方运这个虚圣,那庆君在庆国的声望将恢复到巅峰,甚至可能超越巅峰时期,毕竟自从方运出名后,庆国便被方运反复压制。

        为了此战,庆君亲自拜访进士十老之一的屈寒歌,并隆重接待其余九位老进士,在文战之前就给予十人大量好处,并承诺若谁能战胜方运,直接封国公!

        方运现在也不过是镇国公。

        方运主动求战兵道对垒,那就等于让原本的十战变成了十一战,方运若是胜利,也会消耗精力,若是失败,不仅消耗精力,连意志也会被消磨。无论胜败,都会增加庆国成功的机会!

        在昨夜,庆君已经与十位文战进士商谈过,己方的胜算至少有六成半!

        尤其是屈寒歌和宗极冰两人,根本没有把方运放在眼里,两人都想提前与方运文战,希望自己胜过方运,不过最终听从众官安排,位列第八和第十。

        庆君的理智告诉自己,方运犯了一次大错,现在庆国的胜算已经高达七成!

        但,只要不是十成的胜算,还是有风险。

        庆君沉吟片刻,扫视庆国官员。

        九成的官员的眼睛格外明亮,眼中充满了期盼。

        庆君根本没有在乎那七个人的反应。

        庆君在心中暗叹,若自己拒绝,自己在这些官员心目中的地位会降到极低的位置。

        庆国官员可不是庆君的奴才,而是助手,他们做官除了为实现自己的治国理想,还需要庆国皇室的资源。

        庆君又看向辛植,道:“辛爱卿,你有何看法。”

        辛植一愣,转瞬明白,庆君这是把烫手的山芋扔给自己,于是默默思索。

        若不同意与方运兵道对垒,等文战一州失败,他极可能会被庆君当成替死鬼。若同意与方运兵道对垒,败了和不同意一样,但若是胜了,那将会是荣耀加身,在庆国的地位水涨船高。

        只要得到看重,被庆国皇室栽培,极可能在二十年内成大学士,有资格问鼎相位!

        更何况,辛植不过翰林,在史书很难留名,若能与方运兵道对垒,胜了,必当在史书上留下浓重的一笔,成为第一个真正战胜过方虚圣的人。

        哪怕是败了,也有很大可能出现在史书上,虽然名声不好,但总比默默无闻好。

        辛植思索良久,一咬牙,拱手道:“回陛下,臣,愿与方虚圣兵道争雄、两军对垒!”R11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