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儒道至圣 > 第757章 兵道对垒,兵圣文界
  • 第757章 兵道对垒,兵圣文界

    作品:《儒道至圣

        庆君眼帘低垂,庆国百官又怒又忧。

        若象州保住,只要庆国稍微厚待象州人,这首诗的影响自然消除。若象州不保,那么此诗的影响范围也仅限于象州。

        但是,庆君方才做了一件大错事。

        答应了用人交换这首诗!

        这首诗放在庆国,就是耻辱柱,只要庆国皇室不换,只要庆国稍微出点事,各国必然会用这首诗展开抨击,甚至连国内的读人也可能用来指责皇室。

        大多数读人与执政者天然对立。

        诗文在圣元大陆的地位本来就高,这可是虚圣的首本之作,庆国是万万不敢销毁,一旦景国借机攻击庆国,判定庆国故意毁坏虚圣之诗,皇室必然会被圣院惩罚,削减皇家特权。

        景国一些官员见庆君还不认错,相互暗使眼色。

        何鲁东表面上看似是一个粗壮的将军,实际却深通兵法,眼珠一转,道:“此诗未经官印验证,又未在文院之中写,还不知才气几何,河川先生,您不如做后评鉴吧。”

        景国人一听,心中暗笑,这何鲁东的目的太明显,这首诗既然没有镇国异象,那才气应该在三尺上下,多是鸣州,但若仅仅是普通的鸣州,那此诗的地位又凸显不出来,就需要想办法捧高,也就是所谓的扬名。

        姜河川一沉吟,道:“鸣州之诗,镇国之情。”

        “妙!”众多景国官员齐声称赞。

        庆国一众官员心中暗骂,这还只是大儒强行吹捧一首诗,若是历代大儒都吹捧,这首鸣州诗绝对会被活生生吹成镇国诗,那样庆国可就丢大人了。

        那些与庆国有矛盾的大儒或读人,只要在赏析相关诗词的时候。必然会“自觉”把这首诗带上,几百年积累下来,形成的文名非同小可。

        只要出县的诗词。都能够保持很久,到了鸣州的层次。已经是水火不侵、虫蠹不蚀,现在又被捧高,那庆国想不丢几百年的脸都不可能。

        何鲁东道:“我这就把今日的事情经过写到论榜之上。近日十国读人都在关注方氏藏馆与方虚圣文战一州,此事必然会引发热论,诸位可不要与我争。”

        “不争。不过,此诗已经上了文榜!因为是诗,暂时的地位很高,位居第三!已经有人在论榜询问这首诗的来历。”

        庆君神色一慌。轻叹道:“这位景国将军且慢去论榜。是朕疏忽了,海州都督辛植,出言状,革职,罚俸三年,另有任用。”

        方运嘴角浮现一抹冷笑,别说那些官场老油条,就连自己这个初涉官场的人都明白,辛植是被革职,看似严重。但另有任用却是庆君在暗示辛植,论怎样,既然为国出面。近期或许会雪藏,日后必然会进行补偿。

        庆国既然惩罚了辛植,那传扬出去,庆君和庆国的颜面会好一些,起码没有包庇犯错之人。

        “下官知罪,甘愿受罚。”辛植道。

        何鲁东向庆君一拱手,道:“下官有一事不明,辛植明明是构陷舞姬、辱骂虚圣,为何庆君您只说他出言状?若是有人恶意咒骂一国之君。也仅仅是出言状吗?”

        庆君面色一沉,心中暗骂这些景国人怎么这么狡猾。若是文位低的人如此说,他可以呵斥。若是姜河川等大儒如此说,反而可以欺之以方。偏偏何鲁东这种翰林,地位不高不低,庆君就必须要找到一个完美的说辞。

        可事发突然,庆君又只是举人,再有经验也不可能短时间内找出完美的解释。

        辛植一见庆君为难,立刻怒视何鲁东,道:“区区小国的翰林,安敢质问我庆君?当我庆国人?”

        何鲁东却冷笑道:“是十国大比第七小,还是十国进士猎场第一小?”

        辛植反唇相讥:“是十一州大,还是四州大?”

        庆国有十州半,勉强算十一州,景国只有区区三州半,算作四州。

        何鲁东轻哼一声,没有回应。

        方运却平静地纠正道:“今日之后,便是十州。”

        庆国众官不在心中大骂,这真是官大一级压死人,哪怕是换成景国大儒如此说,他们也敢指着对方鼻子讥讽,但方运是虚圣,他们就算气炸了肺也不敢说过分的话,必须要字斟句酌心平气和跟方运讲道理。

        让庆国众官愤怒的是,方运似乎很喜欢凭借虚圣的地位压庆国污庆国,好像有特权不用白不用的意思。

        庆君咬着牙,今日已经被方运逼到死胡同,自己若是稍有不慎,必然名声尽毁,只能沉默,这时候,辛植这个地位不高也不低的翰林就起到与何鲁东一样的作用。

        庆君看了一眼辛植。

        辛植心领神会,向方运一拱手,道:“下官已经认错,何必要求追猛打有辱斯文?虚圣之言,能擎九鼎。只是,在文战胜负未分之前,身为堂堂虚圣却如此说,似乎有些草率了。”

        周君虎不屑轻笑一声,道:“有辱斯文?你明明犯下大错,却被一个出言状轻轻带过,赏罚不明,这才是有辱斯文。我也不与你废话,可敢与我兵道对垒?”

        辛植没有立刻反驳,庆国众官员的气势明显被周君虎压下。

        兵道对垒乃是兵家之人以兵为媒介,请示圣院,连接圣《孙子兵法》,投射意念进入兵圣孙子的文界。

        孙子文界演化了许许多多的战场,乃是圣院成员、兵家弟子和孙圣世家子弟等人的实战之地。

        一旦形成兵道对垒,那么对垒双方就会进入某处孙子文界的战场,在文界战场中对战。

        若是文界战场的普通实战,失败便失败,成功便可去其他战场,并获得强大的“杀伐之力”加持。杀伐之力乃是兵道衍生出的力量,蕴含智之圣道和勇之圣道的力量,对文胆有轻微的增强效果,但重要的是对兵兵法有增强效果。

        杀伐之力对战诗或唇枪舌剑并没有直接的增强效果,但是杀伐之力越多,则对兵道本质理解越强,对战诗词或唇枪舌剑等一切相关的战斗力量理解深透,实力强。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