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儒道至圣 > 第745章 左相立威
  • 第745章 左相立威

    作品:《儒道至圣

        “唉……”

        众多叹息声响起。↖↖,

        这就是左相的力量,哪怕在最近一年中接连被方运打击,依然可以否决任何事项。

        数十年的经营虽然动摇,但根基仍在。

        文相姜河川看着左相柳山,道:“柳相,身为景国百官之首,你对此事有何见解?”

        柳相沉吟道:“此事非同法还是镇国公的说法,都有可取之处,但亦有疏漏之处。本官的想法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内阁中有十一位重臣反对,等于敲响警钟。当然,赞同的是大多数,说明收复失地乃是人心所向。”

        方运不动声色,心中却暗骂柳山是老狐狸,这种外交辞令看似什么都没说,实际是什么都说了,这种措辞只是不想被别人抓住把柄。

        大将军周君虎冷笑道:“那左相大人是支持收复失地,还是反对收复失地?”

        “收复失地无可非议,但收复失地的时机遭到群臣反对,牵扯众多,依本官之见,此事需要从长计议。”柳山此刻没有丝毫大学士的果决,反而像一位碌碌无为的老官僚。

        众多官员面有怒色,左相明显就是用官僚们常用的“拖”字来处理这件事,最后的结果可想而知,方运文战象州计划必然无法实施。

        “左相大人,您可知,布衣一怒,血溅五步,更遑论翰林!”刚刚晋升翰林的何鲁东凝视柳山。

        “放肆!”欧寞大喝。

        “这里是朝堂之上,你难道想威胁景国左相?”

        “你把这里当什么地方了?何将军,你随方运去了一趟进士猎场,难道就忘了尊卑、失了礼数!”

        “威胁当朝左相,你还有何面目在景国任职?也不怕碎了你的文胆!”

        “何将军慎言,晋升为翰林,不是你猖狂的理由!”

        一众左相党出言指责。

        何鲁东讥笑道:“晋升翰林的确不是本将军猖狂的理由,但成为翰林。却让本官有了铲除奸臣的可能!”

        “大胆狂徒!”左相一党众官员无比愤怒,何鲁东这话何止是猖狂,简直变相承认要刺杀左相。

        普通进士再强,也难以刺杀一位大学士,大学士的文胆和各种力量,足以在瞬间抵挡。

        但是,一位翰林却不一样,尤其是何鲁东这种论唇枪舌剑远在普通翰林之上的将军,历经无数战斗,一旦刺杀大学士。那大学士的死亡可能超过七成!

        “刺杀大学士,至少诛三族!”

        何鲁东昂首挺胸,淡然道:“与其千族流血,不如三族代之。”

        “你……”

        众多文官气得说不出话来,这就是文官最忌惮也是最厌恶军中读书人的原因,军中读书人刺杀文官之事各国皆有,左相去年亦面临刺杀,后因为防护太过周全才让暗中的刺客放弃。

        众官可以预见,一旦方运文战象州被阻拦。只要有人稍加传扬,必然会有翰林铤而走险,刺杀左相。

        尤其是曾经从军的老翰林,就算刺杀左相会被诛三族。景国皇室也会偷偷保全一支血脉,这种事刑殿必然会视而不见。

        在史书上,刺客和义士的地位远高于普通文官,乃是扬名的途径之一。

        若非刺杀高文位之人代价太大而且难度高。刺杀左相的景国读书人们能把左相府前的街道堵死!

        “鲁东不可胡言乱语!”姜河川皱眉斥责。哪怕姜河川心中无比愤怒,也不想用这种方式达到目的。

        “在下……无参议之权,无复土之能。但有锄奸之心!凡阻方虚圣收复失地,便与我何鲁东不共戴天!”何鲁东年近五十,但军中习惯难改,满腔热血更胜青年。

        柳山淡然道:“既然何将军如此忠义,那西北军正值用人之际,你又已是翰林,可统领西北军,与妖蛮作战。”

        “畜生……”一个年轻的进士武将咬着牙咒骂,声音虽轻,但所有人都听得清清楚楚。

        左相党众官面色一沉,而柳山却面不改色。

        方运望向柳山,眼睛微微眯起,不曾想柳山如此狠毒。

        前年冬季,正是左相从中作梗,导致西北军大败,整军几乎被灭,十万军士最后只剩不足三万之数。现如今哪怕西北军得到补充,也是蛮族首选目标之一。何鲁东赴任后战死倒也罢了,一旦战败生还,必然会被左相治罪,生不如死。

        右相曹德安轻咳一声,道:“咱们回到正题。以我之见,既然是千城升殿,百官共朝,此事理应由殿中百官共同决议。不需七成赞同,只需要超过一半赞同便可施行。”

        “右相说的是!”

        “对,理当如此!”

        “哼!”左相一声冷哼把所有声音压下。

        柳山的双眼细长,他看了看幕帘后的太后与国君,又看了看方运,最后看着右相曹德安,缓缓道:“《景国律》中,并无百官决议。这朝廷,也不是你曹德安的!”

        一些官员几乎气炸了肺,柳山当众指责曹德安是虚,实际是在说他对景国依然有强大的掌控力。

        这朝廷,还是他柳山的!

        柳山,是要拿方运立威!

        一旦今日压下方运,压下这位虚圣,那么左相党的地位水涨船高,那些墙头草自然闻风而动,势必让左相党恢复昔日的力量。

        “唉……”

        一声叹息在奉天殿中回荡,正是太后的声音。

        原本愤怒的官员不由得悲从心来,怒意完全转化为悲念。

        宗圣与柳山联手在景国布局多年,直到现在依旧掌握景国大势,任何人都无法抵挡。

        “罢了……”许多官员心灰意冷。

        方运微微低着头,双拳紧握。

        虚圣杀得死半圣的分身,却打不碎固若金汤的官僚体系。

        就在此时,一个懒洋洋的声音响彻皇宫上空。

        “好久没进皇宫,差点迷路了。唉,我景国乞丐青黄不接,老夫定当在奉天殿找几个值得培养的好苗子。”

        百官转头回望。

        就见一行人缓缓向皇宫走来,有著名的乞丐皇叔赵景空,有陈家家主陈铭鼎,有张衡世家的大儒张户,有公羊世家的大儒公羊尊,甚至还有已经多日足不出户的大元帅陈知虚……

        这支队伍别说在景国,哪怕放到文风最鼎盛的孔城中,都能掀起风浪。(未完待续。。)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