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儒道至圣 > 第736章 物竞天择,适者生存!
  • 第736章 物竞天择,适者生存!

    作品:《儒道至圣

        热门推荐:、 、 、 、 、 、 、

        不过,理越辩越明,一些原本观战的人也加入了争论,大都支持方运。

        “鼠目寸光!方运为人族,何错之有?”

        “如此说来,邻居家的孩子比你们生的多,你们是不是就要杀了邻居一家?”

        “蠢货!读书的人族越多,形成的才气越多,每过百年,科举的录取总量就会增加,这是不争的事实!有了这些藏书馆,最多五十年,科举名额会再度增加!”

        “前面的仁兄说的很有道理。我也是豪门子弟,但我却认为方运做的对!举个例子,某县一年有一百个童生名额,寒门与士族的所得比例大概是七三开,毕竟寒门数量多。但不要忘了,寒门子弟是数百中取一,士族子弟大概是十中取一甚至取二!不久之后,因为藏书馆使得人族才气增多,增加了十个童生名额,那么,这十个人可能是七三开吗?明显是士族更有利!”

        “有私心的不是方运,而是你们这些士族!”

        “、妖蛮当前,还为科举名额相争。你们忘记科举的本意了吗?能者居其上!什么时候,科举成了庇护士族的力量?若士族无能,寒门必然取而代之,并荣升新的士族!”

        “谁认识方虚圣,请方虚圣来说两句,骂醒这些蠢货!”

        随着中立之人的加入增多,论榜终于向好的方面发展,但是,仍然有人不满方运的做法。

        方运看了一会儿论榜,便继续吃饭。

        敖煌却端着《文报》赞口不绝。

        “虽然本龙早就知道你要建这个藏书馆,但不得不称赞。现在只是近万藏书馆,等再过几个月,藏书馆普及到乡镇,再扩展到其余古地。最后恐怕会有二十万到三十万座左右,仅仅每年的开销就有两亿两白银之多。不过,其他各家不会放过这个机会。必然会跟你争这教化圣道。”

        苏小小在一旁道:“若无意外,方公子至少能建立十万座藏书馆。这个数量已经算得上教化天下,对日后封圣极为有利。”

        敖煌抱怨道:“本龙也知道方运一个人吃不下三十万藏书馆,但想想明明至少可以建造二十万藏书馆,最后却只得十万,本龙心里就憋闷。若有二十万座图书馆,那方运日后的成就不可限量!半圣成亚圣,关键的力量之一就是教化天下,是吧方运?”

        方运点点头。道:“确实有这个说法。文王成亚圣,是因为《周易》本来有演化天机、开启民智的教化之能,但教化不够彻底。而人族其余亚圣都是在接受孔圣的力量才成亚圣,若无孔圣,未必能成亚圣。不过,具体如何,还没有定论。”

        杨玉环道:“你今日是最后一天去学宫,明日二月二不去上课,待到二月三便启程前往宁安。这两天就多休息,养足精神。好去宁安上任。”

        “玉环姐说的是,这两天我多休息,多想想如何当知县。”方运微笑道。

        吃过午饭。方运和往常一样前往学宫学习殿试课。

        由于今日是最后一堂殿试课,教从政、军务、农事等等各科的先生齐聚一堂,与五十进士围坐在一起,尽情畅谈。

        方运在课堂上不仅没有特权,先生们还最喜欢叫他回答各种问题,不过方运学贯两界,几乎没有难倒他的事,很多时候都是故意藏拙。可哪怕是藏拙,也往往在不经意间超出这个时代半步。

        以至于各科先生都整理了一本“方运答录”。抄送学宫一本,自留一本。

        教政事的程先生道:“你们两日后赶赴各县。定然要沉得住气,万万不可以为有家世有才学。就可轻视当地豪强与胥吏。有一句话我不便在课堂讲,但今日不妨直说,天下胥吏皆可杀!”

        众人默默点头。

        胥吏是指基层的小官吏,一般七品之下的官员,都可称为吏。

        县令是七品官员,不能在一地常任,而七品之下的官员,基本都是本县或本府之人。尤其是九品和那些无品级的小吏,几乎代代传承,在基层形成了庞大的利益和关系网。

        甚至有人称这些小官吏是“小诸侯”,非常形象。

        官员需要得到好的考评才能升迁,本地的小官吏成事不足,但败事有余,可以轻易闹出事端,让县令的考评下降,最后无法升迁。

        县令虽大,但不能事无巨细一一操办,大多数事情由那些小官吏负责。

        经常有新任县令与小官吏冲突,除非是大有后台的新任县令可以毫不在乎动用力量扫除一切阻碍,否则一旦双方势如水火,大多数以县令灰溜溜离开告终。

        只有极少数县令敢与小官吏们一拍两散,硬气离开,但最终断了文官的前途,不得不去文院或军中效力。

        治理一地之复杂,远远超过寻常人的想象。

        程先生微微一笑,道:“方运,身为进士,可锐意进取,可龟缩不前,你认为身为县令,何事最重?”

        其余同窗笑着看向方运,跟着旁听的敖煌也一脸坏笑,他嘴上不敢说什么,心里却乐开花,谁叫方运太过耀眼,好事坏事都能沾边。

        方运早就习惯,由于现在是平等交谈时间,他并未起身,道:“若不出意外,制衡之道乃是首选。”

        “哦?为何不取中庸?”

        “制衡本身属于中庸范畴,但中庸含义太广,制衡更恰如其分。若只说中庸,未免有些空谈。”方运道。

        几位老先生齐齐点头,程先生道:“你们要多学学方运,治理一地,最忌空泛,也最忌模糊,‘制衡’一词,准确又有力!”

        教军务的董先生微笑问:“你说若不出意外,制衡之道乃是首选,若是你在宁安出了意外,又当如何?”

        此话一出,所有进士学子收敛笑容,连敖煌也不敢笑。

        “先生所言,是何种意外?”方运微笑问。

        “各种意外。”董先生道。

        这话让许多进士学子为之头疼,这些老先生都不是易与之辈,方运绝对无法糊弄过去。

        但就在此时,每个人都感受道方运的官印发出急促的震动,这是最紧急的传书,一般只有家国大事的时候才会出现。

        方运手握官印,似乎看了一眼,随后脸色出现明显的变化。

        方运缓缓站起,一边向外走一边道:“之前论榜有人争论藏书馆是否有损士族,连同董先生的问题,我一并回答。物竞天择,适者生存!”(未完待续)R10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