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儒道至圣 > 第717章 大儒亲至
  • 第717章 大儒亲至

    作品:《儒道至圣

        “呼……”

        听到那个声音,三百余进士齐齐呼了口气,为逃过一劫而庆幸。△小說,

        天空笼罩进士猎场的无形力量散去,就见上空雷声滚滚,一位紫袍大儒脚踏平步青云,飞驰而来。

        此人周围气象万千,时而云气喷发,时而极光闪现,时而有风雨雷电,显然是力量外泄,改变局部环境。

        方运心知肚明,这位不知名的紫袍大儒必然心急如焚。

        双方不过百多里,紫袍大儒的平步青云本就超过一倍音速,现在全力催动,已经相当于唇枪舌剑的四鸣,达到四倍音速。

        一息掠过两里半的距离,不到百息便飞到众人近处。

        方运定睛一看,正是在春猎岛迎接他们的荒守大儒叶聆,众人都是第一次来,与此人不熟悉,只知他一生都在荒城古地,名声不显。

        大儒叶聆到了近处后减速,只看了一眼便道:“诸位无需起身,月树虚影的力量即将消散,到时候春猎岛便可恢复如常。无论各位有何等损伤,众圣自会出手救治,你们等在这里便是。”

        “失礼了……”众进士纷纷道,除了方运,所有人都或坐或躺。

        方运抬头向上看去,保护猎场的力量失效,就见一道橙色的才气护罩笼罩全岛,在护罩之外,是一棵月树的虚影。

        叶聆徐徐下落,面色憔悴,有明显的眼袋,落地后,向方运一拱手,道:“见过方虚圣。猎场之中究竟发生了怎样的变化,还请虚圣大人释疑。”

        方运点点头,在脑海中稍稍整理了一下思路,然后开始讲述进入猎场后发生的事情。

        方运在很多地方讲得十分省略,而且语速极快。但也讲了足足一刻钟才结束。

        等方运说完,叶聆盯着方运,又看看这些人,道:“不曾想区区三日,竟然发生如此剧变。在你们的榜值以超乎寻常的速度增加的时候,我们就知道里面出了事,可惜月树虚影太强,无法进入。”

        叶聆轻叹一声,继续道:“你们只能看到进士春猎榜,但我们却可看到被替换掉的丁榜。那首‘唯有源头活水来’正在丁榜第一。看到此诗的时候,我们除了震惊,就是知道事情比我等想象中更加麻烦,我们怕你作出此诗后,死于猎场,一直提心吊胆,谁知你不仅活了下来,不仅又写出五妙医书,甚至能杀死瘟疫之主的两尊分身。普天之下,已经没有任何词语能形容您的伟业。”

        李繁铭一拍额头,道:“对啊!我怎么把重要的军功给忘了。叶先生,方运杀了两尊半圣分身。这军功没有丝毫折扣吧?”

        叶聆立刻道:“杀瘟疫分身有诸位在,他的功劳可得七成,杀虚幻分身则得全部十成,不会再有折损。”

        “那……方运之功。大概到什么层次?白纸、锦文与竹堂共三种军功簿,他之前理应在锦文之上,现在可否位列竹堂?”

        众进士露出羡慕之色。他们大多是在白纸军功簿后列,那些中年进士则可能位列白纸军功簿中列,终其一生也不可能进入锦文军功簿,更不用说传说中的竹堂军功簿。

        “呃……一般大儒,也不过位列锦文军功簿的后列,稍微优秀的大儒可位列锦文军功簿中列,每一代的杰出大儒,可在锦文军功簿前列。鄙人也不过在十年前位锦文列军功簿中列,离前列差少许。今日方虚圣连斩两尊圣主分身,又挽救三百进士翘楚,足以位列锦文军功簿前列,至于是否能进竹堂,却说不准。毕竟上千年中,入竹堂军功簿的除了众圣,不过一百余人。”

        方运道:“在下军功微小,恐怕难以入竹堂军功簿。杀死妖圣分身所得军功比杀死普通大妖王高许多,但那些叱咤风云的大儒,定然杀过一些大妖王,再加上其他方面的军功,应该远超现在的我。”

        叶聆笑道:“那可不好说,毕竟军功需要长时间的核算,不急。当务之急是荒城古地之战,希望不要演变成两界大战。”

        方运道:“我们不知外面发生了什么,还望叶先生解惑。”

        “好。那我便讲述这三天的经过。”

        于是,叶聆从月树虚影降临开始讲起,把发生在荒城古地的战斗一一讲述。

        众进士听的心驰神往,没想到不仅有大儒和妖蛮王者参战,甚至连一些世家家主也带着圣位衣冠参与,还有半圣分身在远处展开厮杀,那场面绝不会比当年的两界山大战差多少,恨不得马上养好病去参战。

        “真想与众圣分身一同参战啊!”一个年轻进士道。

        一个中年进士笑道:“若你们亲历那年的两界山之战便会明白,若众圣本尊出战,别说参与,别说看,甚至都不准登上城墙,否则必死无疑。哪怕是众圣分身战斗,我们一般也不上城墙。”

        “和两界山等地方的血战相比,圣元大陆与三蛮的战斗算不了什么。”一位中年进士露出向往的神色。

        “到时候你就不想参战了。”

        “未必。”年轻进士有些不服气。

        大儒叶聆微微一笑,继续道:“之前我们已经猜到,此次妖界发起荒城古地之战,应该只是佯攻,是为了吸引我们的注意力,真正的目的是让进士猎场内的瘟疫之主杀死方虚圣。既然事败,等月树虚影力量耗尽,他们没有再坚持下去的道理。”

        “叶先生说的是。”众进士道。

        “只是……”叶聆冷冷地扫视除方运之外的所有人,“猎场发生的所有事,不经圣院批准,不得透露半句,否则以逆种论!包括雷家人之死!”

        “遵命!”所有人进士齐齐应声。

        一些进士无奈地望向方运,今晚雷家人怕是要气疯了,除了庆国一个新晋进士不小心死亡,其他人都活的好好的,唯独五个雷家人全部死亡。

        其中四个雷家人死在方运的《经火山》之下,而雷砾死于山洞中,也算是方运杀的,这下双方的仇恨更深了一层。

        乔居泽懒洋洋长呼一口气,道:“无论怎样,十国春猎结束了,可以舒舒服服休息一阵,然后走马上任当代县令,开始殿试。”

        “是啊,这次春猎真是太可怕了,简直就是噩梦,不知多少次差点死在这里,多亏了方虚圣。”

        “方虚圣,您的本年景国状元应该十拿九稳了吧?”

        计知白听着众人的讨论,低着头,一言不发。(未完待续。。)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