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儒道至圣 > 第685章 困难重重
  • 第685章 困难重重

    作品:《儒道至圣

        热门推荐:、 、 、 、 、 、 、

        在场的人没有插嘴,方运说的很对,哪怕实战经验远不如中年进士,但见识却不逊色多少。

        “所有有医书之人报上名,并明说自己是医道几境。”

        张子龙解释道:“医道与琴棋书画稍有差别,医道最重实践,最耗时间,所以兼修医道者往往停留在一境巅峰,很难达到二境。而专修医道者,也少有人在四十岁前达到二境。医道之慢,众所周知。各国年过四十的医家进士中都有二境大夫,但春猎重杀伐而轻医疗,所以队伍中无人达二境‘药到病除’,最多是与我相仿,达到一境‘对症下药’。不过,有医书之人不少,我是其一。”

        华玉青随后道:“医道一境,有医书。”

        “有医书。”

        “我亦有医书,只涉及外伤以及小病,并不涉及瘟疫。不过,医书至少可护我一人削弱瘟疫侵袭。”

        “我书中倒有祛毒篇,只是我治的是死毒,而瘟疫是活物之毒,效用极小。”

        “我也有……”

        纷纷有人说自己有医书,一共有十二人,其中只有张子龙与华玉青主修医道,其余十人都是辅修医道。

        方运知道只有一境之人才有医书,医书可不只是记录文字的书籍,而是蕴含医书主人对医道的理解,有着神奇的力量。医书主人若对某种病颇有研究,并能记录到医书里,那医书主人遇到患此病的病人,就可以直接用医书治疗,而且治疗效果是普通疗法的数十倍。

        方运去年在圣墟里中毒,为了寻找最后的机会,读遍医书,可离一境仍然有不小的差距。后来虽然没有再遇到危险,但也会学习百家经典,其中就包括医家的书籍,早就默背下圣元大陆最有名的那些医书,也背了数百部华夏古国的医书,甚至发现了圣元大陆一些医书的谬误或不足。

        不过,方运一直没有深入实践,也没有把华夏古国的医书写出来,一来医家的真正力量是医道,华夏古国的医术可能与圣元大陆有冲突;二来则是自己若写出正确的医道,必然与现存的医家流派有冲突,轻则争执纠缠,重则涉及圣道之争。

        不过,医家的圣道之争比较温和,最多是相互比较医术,不像兵家之争动辄赤地千里、法家之人刑罚相见或杂家之人破家灭门。

        听十二个人说完,方运心中无奈,就目前来看,这些人的医书可以轻松杜绝轻度的瘟疫,稍稍削弱中度瘟疫,遇到重度瘟疫,就只能勉强自保不死而已,无法相助他人。

        而瘟疫之主哪怕现在力量极弱,一出手至少是中度瘟疫,稍加积蓄就能散播重度瘟疫。

        哪怕进士的身体得到才气加强,甚至能用才气稍稍抵消疾病或毒物,可在重度瘟疫面前依旧会无比虚弱,最后甚至手无缚鸡之力。

        若是瘟疫之主用上圣位瘟疫的力量,三百进士绝无可能一人存活,但偏偏瘟疫之主的分身极可能在明天就获得圣位瘟疫的力量。

        方运叹息道:“瘟疫为祸已久,最近数十年,妖蛮不时向我人族散布瘟疫,幸好医家诸位妙手仁心,一一化解。我当年也曾忧心瘟疫,曾在悟道河畔读过几本医书,甚为痴迷。后因身中剧毒,被玉青兄所救,对医道更加向往,近年来我涉猎各家,医道也算是我辅修之一。”

        当年小方运的确从县文院中借读过一些医书,现在还有记录。那是因为他发现自己能力不足,最重要的儒家经文又全都被借出去,干脆分别借阅了各家书籍,想试试各家之道是否适合自己,可惜草草看了数十本各家书籍,毫无所获,只得老老实实主修儒家经典。

        “我圣元大陆可不比古地这种无法无天的地方,有人界之力在,妖蛮的圣位瘟疫无法进入,圣位之下的瘟疫再多,也不是我医家的对手。不过,我还是第一次知道方虚圣涉猎医道,那您看我们应如何对待?”张子龙十分好奇。

        华玉青也双目放光,方运的炼胆诗文对医家作用不小,毕竟医生要经常面临危难或抉择,但方运的天演战诗对医家人作用不大,若方运真能唤出和“史道石门”或“礼乐编钟”一个层次的“悬天之壶”,整个医家的力量会得到巨大的提升,人均提升小半个境界不成问题!

        方运道:“我其实也毫无头绪,但用医家手段对付瘟疫之主乃是唯一的方式。除非我等有浩然正气,可就算有浩然正气也只是治标不治本,在无穷无尽的瘟疫面前必然溃败。非要说策略,恐怕只有一条路,那就是诸位有医书之人联手形成医道之力,削弱侵蚀我们的瘟疫,然后我们冲进瘟疫之主分身所在,将其斩杀!”

        孙仁兵点头道:“在瘟疫之力和半圣分身面前,还是不乱用兵法的好,越是用复杂的方法,失败的可能性越大。此时此刻,我们必须像方虚圣所说,以正胜奇!”

        “既然瘟疫之主已经发现我等,必然把其余妖蛮调集到左面那座山上,至少会有二十万妖蛮,但这并不重要,重要的是那些妖侯。”孔德天道。

        方运道:“其实原本的妖侯也不算什么,妖蛮众圣舍得动用月树虚影,又让瘟疫之主的分身前来,那必然舍得一些秘法。进士猎场的积年妖帅一定不少,完全可以让他们在短时间内突破,成为妖侯。”

        众人无不动容。

        “糟糕!如此说来,妖山的妖侯极可能过百!不过好事是,那些妖侯在之前不敢突破,只会在月树虚影降临后突破,不足两天,现在恐怕还不熟悉各自的天赋力量,妖煞也并不多。”

        “再不熟悉,也必然得到指导,定然能在第一妖侯平原立足,相当于我人族一殿翰林。”

        “这些妖侯原本分散在妖山各处,现在聚集起来,对我等大不利!”

        “杀瘟疫之主分身之前,首先要考虑如何战胜那些妖侯!而且,新晋的妖帅数量也是一个可怕的数字。”

        “看来,我们之前把事情想的过于简单。若无意外,我们可能连瘟疫之主的分身都看不到。”何鲁东道。

        孔德天道:“有星位力量在,我们还是有把握见到瘟疫之主,但说杀他,可能太小。”

        “呃……我倒是忘记这一点,诸位众圣世家的进士大都有星位力量。即便如此,我们能有几人活着见到瘟疫之主?”

        众人再度沉默,谁都不想死在这里。R11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