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儒道至圣 > 第639章 价钱,血泪
  • 第639章 价钱,血泪

    作品:《儒道至圣

        一支支兵器树立在大殿上空,有青铜古剑、环首铁刀、兵车夷矛、梨花铁枪、祥手宣化斧、天子雕弓等等数不清的军中兵器发出阵阵轻响,响声如千军万马呐喊,整座朝堂之上闪烁着刀光剑影。≧小說,

        随后,所有的兵器直指吏部侍郎欧寞。

        军中官员面不改色,文院官员问心无愧,但许多文官却露出惊容。血溅金銮殿可不是说说,历朝历代都有发生。

        周君虎成大学士后幸获百兵文台,杀意之强,在景国大学士中能与原来的李文鹰媲美。

        “此乃朝议,周大将军请守礼!”欧寞低声一喝,堂皇之气在朝堂凝聚。

        “奸邪在前,兵家战意勃发,非我所愿。”周君虎说着,缓缓收敛力量,上空的兵器徐徐消失。

        许多文官面带恼色,这就是文官讨厌兵家读书人的关系,动不动就战意勃发,意气用事,以直胜曲。“秀才遇到兵有理说不清”中的兵,就是指兵家读书人。

        大学士之下的许多官员艳羡地看着上空缓缓消失的百兵,大学士是个分水岭,一旦成大学士,力量会再度暴增,翰林之下完全不能与其相提并论。

        敖煌也异常羡慕,龙族虽然能呼风唤雨、引雷控水,但哪有人族的力量奇特。

        方运心道:“不知我成大学士的时候,能得何种文台,若是能有多层,那当真幸甚。”

        左相柳山轻轻吸了一口气,大殿上空风云涌动,除却在场大儒,所有人都被无形的力量牵引,望向他。

        “本官乃景国之相,亦人族之官。欧寞庄泸为人族计,为亿万百姓计,退位之言。可入朝议!”

        柳山说完,奉天殿外的铜钟轻响。

        “你……”大量的官员红了眼,可这是左相之权,连国君都不能剥夺,更不要说群臣。

        柳山的身体突然轻轻一晃,脸上的血色消褪。许多人还没等高兴,他的皮肤闪现一抹淡淡的玉色,脸色恢复红润,更胜往昔。

        方运与众官暗道不妙,可却无何奈何。

        柳山掌相权。国运源自相位,而民心源自百姓。柳山之言损害景国,国运自然减少眷顾,但现在许多百姓惊恐,厌恶与蛮族对战,为了保命情愿加入庆国或武国,他此言至少得千万之民心,反而更胜从前。

        方运心中暗叹,从理智上讲。景国皇室为了千万百姓,可以退位,但问题在于,历史证明景国子民会被当作二等子民。

        当年景国象州被庆国吞并。除了少数早就暗中投靠庆国的官员,大多数景国官员被调离重要衙门,调任闲职,少数官员甚至被监视起居。

        以至于当年象州的景国官员集体要求迁往古地。一去不回。

        随后大量的庆国人涌入象州,而原象州人被限制在各地,不得随便离开籍贯所在。

        庆国得象州后。真正为的是那一州所能贡献的科举名额,在并入庆国的前十年,象州九成的新童生、秀才、举人和进士都是从他处迁来的原庆国人。

        直到现在,象州的科举还有严格的审核制度,控制原象州人参与科举的人数,使原象州每年新获文位之人不足三成。

        已经有人推算过,至少要过两百年,象州子民才能获得与庆国子民相似的待遇。

        只是,这两百年的血泪谁来偿还?

        方运不愿意流百年血泪。

        大多数景国人不愿!

        宁可站着流血,也不愿跪着血泪齐流!

        更何况,还有一丝的机会以血换景国长存!

        方运冷冷地看着左相柳山。

        柳山可以把景国卖个好价钱,换取庆国相位、大儒乃至封圣的机会,但为他陪葬的却是以千万计的景国子民。

        最可怕的是,就算庆国与武国瓜分景国,一旦蛮族执意南下,景国子民必然会被大量送入军伍中,担任替死鬼。

        方运看得透,许多军人看得透,左相柳山看得透,但大量的景国子民看不明白。

        他们只知道,去了富裕的庆国或武国,自己的生活必然过的更好,必然能在科举上一帆风顺。

        可惜他们不知道,科举的名额是固定的,土地是固定的,人族需要的一切资源都是固定的。景国人一旦成了庆国人武国人,除了不足万分之一的人有能力争夺,其他人必然会被庆国与武国割掉一块块肉,喂养真正的庆国人与武国人。

        可惜他们不知道,他们在景国是什么地位,到了庆国与武国依旧是什么地位,甚至更低。

        他们被柳山卖了个好价钱。

        有些人看得到,有些人看不到。

        海阔凭鱼跃,吃饱的是鲨鱼。

        天高任鸟飞,展翅的是鹰鹫。

        他们不会庇护食物。

        方运目光依旧冷,看向另外一些文官,另外一些军官。

        他们之中也有鲨鱼,也有鹰鹫。

        方运心中一叹,人族子民是最善良的,只要吃饱饭,饿不死,他们就会默默活下去。

        但,别让刀架在他们的脖子上!

        在方运走神思考的过程中,主战派与退位派展开了激烈的辩论。

        一开始还只是双方各出一人轮流说,接着就是两人一起说,相互都用本句答对方的上句,同时在听对方的本句。

        朝堂众臣见怪不怪,但说着说着,便有多人加入,同时争论。

        一对、两对、三对、四对、五对……

        当有第五对官员加入争论之时,新晋进士们终于无法全部听尽,只能选四对仔细听。

        第七对官员加入争论之时,老进士们选六对聆听。

        当第十对官员开始争论后,便没有更多的官员加入,因为这是翰林的极限。

        方运与敖煌自始至终都平静如常,对这一人一龙来说,同时听二十人争论根本不算什么。

        方运甚至听到纱帘内部的太后轻声一叹。

        这就是读书人的世界,不是读书人或文位不够高,连别人争论什么都听不懂。

        这也是进士之下极少有人能参与朝会的原因。

        文位就是能力。

        方运很想发言,但想起文相姜河川的叮嘱,便闭上嘴,自己经过华夏古国的历史洗礼,每日又疯狂读书,一人读的书比得上别人百年,但终究在朝堂之争没有经验,现在理应安心学习,而不是刚有了一些成就便自以为是。

        方运心中一动,奇书天地中出现一本空白的书,随后书上多了四个字。

        朝议大典。

        接着,朝议大典**出第一卷,从本次朝议童峦说第一话开始迅速记录,眨眼间就录入之前所有人说过的话,并以极快的速度继续录入现在的朝议内容。(未完待续。。)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