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儒道至圣 > 第638章 退位
  • 第638章 退位

    作品:《儒道至圣

        童峦睁开眼,局面完全被姜河川扳回。↖↖,

        这就是姜河川的做法,不与任何人争吵,也不用什么阴谋诡计,只是堂堂正正宣布一件事。

        接下来无论左相想做什么,效果都要大打折扣。

        童峦最终望向方运,无论姜河川的棋下的时机多么妙,都需要棋子,而方运是创造棋子之人。

        朝堂沉默片刻,正四品的定海将军于兴舒道:“臣愿抛砖引玉。”

        “于爱卿但说无妨。”太后的声音自纱帘中传出。

        方运看向于兴舒,这位是玉海城的老相识,当日颇为照顾他。

        和北边的三军不同,玉海城军方表面的目标是防止龙族入侵,但实则是防备蛟族,此刻龙族没有战意,蛟龙宫必然不敢造次,所以军中大员可毫无顾忌进京。

        “臣以为,以我景国之力,绝无可能与草蛮抗争,抗蛮之策,首重联合人族诸国。为景国计,应派遣特使出访各国,换取救援。”于兴舒说。

        方运与众官员一起点头,任何一国都无法单独跟草蛮对抗,联合他国实力乃是重中之重,若他国不出力,景国必输无疑。

        “臣赞同于将军之言,同时认为,理应派遣礼部一位纵横家之人前往圣院,游说各世家和孔家,若孔家愿意派遣‘定妖军’,那其余各国必然会加大力度相助。”

        “定妖军”三个字一出,百官肃然起敬,就连敖煌也变得严肃。

        各半圣世家都豢养至少千人军队,亚圣世家则至少有一万大军,而孔圣世家最出名的则是定妖军。

        孔家定妖军有天地人三军,天军镇守孔家的独有古地,鲜有人知晓那古地名号,地军镇守十寒古地。人军则不断来去于两界山、镇狱海或荒城古地,偶尔也会回圣元大陆与三蛮厮杀。

        定妖军凶名赫赫,每逢人族遭逢大难,定妖军必然出手,战果累累。

        定妖军是孔家全力打造的军队,里面文位最低之人也是童生,举人和进士的数量极多,乃是仅次于守界人的强军。

        “此言大善,老夫马上在礼部寻找可用之人前去游说孔家。”礼部尚书道。

        “除却外援,我景国也当改变固有各军。抽调与武国和庆国对立的两军前往北边。同时请圣院接管荒妖山,把镇守荒妖山的一军也调往北边。如此一来,我景国北边可多三支大军。”

        “黄将军乃老成之言。除此之外,理应动员全国,扩建新军,人数至少百万!”

        朝堂出现短暂的平静,这意味着景国士兵数量扩大一倍,哪怕人族粮食年年丰产,对景国来说也是相当大的负担。

        “新军可操练。但所用军械似乎不足。”

        “直接与工家交涉,圣院自会相助,若圣院不相助,那本官怒撞倒峰山!若能借来一件吞海贝最佳。”

        敖煌嘿嘿一笑。他手中就有一枚吞海贝。

        “若能借来更好的天地贝,那我人族简直再也不愁粮草运送,可惜借不来。”

        敖煌忍不住插嘴:“天地贝别想了,吞海贝可拿惊圣文章换。附赠一枚饮江贝。”

        方运扭头看了敖煌一眼,敖煌急忙闭嘴。

        一人道:“煌亲王,不知龙族是否会伸出援手。”

        敖煌看了看方运。发现方运没有阻止,立刻坚定地道:“不行!我东海龙宫严格遵守与妖族的协议,绝不在此时相助。不过,你们人族奸诈狡猾,要是想到什么阴谋从我东海龙宫抢夺军械,那我等也毫无办法。这种事你们可以问方运,他一肚子坏水。”

        方运白了敖煌一眼,心思一动,道:“若东海龙宫攻打玉海城失败,留下无数刀枪盾牌,自当算我景国之战利品。”

        “你想的真美,本龙不信你们能战胜我大东海龙族!等本龙回去跟姐姐商量商量。”敖煌一本正经说胡话。

        听到东海龙宫愿意帮忙,众官松了一口气,东海龙宫的兵器极为耐用牢固,只要稍加改造就可用于人族。

        兵家众读书人继续讨论,但吏部尚书望向考功司司正庄泸。

        那庄泸神色一变,大声道:“本官有一事想问,就算我大景布局完美,一切顺利,又有几成胜算?”

        “你……”

        庄泸此言说中要害,无一人敢回答。

        因为人人都知道,就算是最好的情况,景国也不足一成胜算。

        众官之所以能够讨论,是因为不考虑取胜。

        奉天殿内寒冷如冬。

        沉默片刻,庄泸继续道:“诸国救援,必不能尽心尽力,九国至多各出一支大军,可战之力不过五十万,加上辅兵与民夫,也不过百万之众。哪怕加上我景国新征之兵,也不过有一百五十万战兵可用,哪怕算上辅兵与民夫,也只有三百万。而蛮族,倾其全族南下,至少有五千万可战之兵!如此悬殊,诸公为何不提?”

        大殿鸦雀无声。

        于兴舒用干涩的声音道:“彼攻我守,借助守城利器,或可拖住草蛮,待其补给不足,便可逼退。”

        “荒谬!纵然守城军械相当于千万之众,又当如何对抗蛮族五千万?”

        于兴舒沉默不语,他不想在朝堂之上强词夺理,他是兵家,不是杂家。

        “妖圣令一下,妖蛮必然破一城屠一城!我景国是可步步后退,但那是踩着景国子民的尸体后退!”

        “那庄大人可有退敌良策?”一位将军道。

        “有!”

        “请庄大人明示。”

        满朝百官目不转睛望着庄泸,许多人眼中带着期盼。

        “本官之法很简单,为人族计,为子民计,我景国皇室理当退位,全面让出国土赠与庆国与武国,两国全力以赴再有其他国家相助,必当逼退蛮……”

        “闭嘴!贼子再敢说一句,本将让你血溅金銮殿!”大将军周君虎怒喝一声,杀气满溢,皇宫之上凭空生云。

        庄泸的衣衫被狂风吹动,发出嗤嗤的声音,裂成一条条残布。

        庄泸不过是区区进士,而周君虎则是大学士,论杀伐之能犹在左相之上。

        庄泸看了吏部侍郎一眼,不敢开口。

        周君虎曾经当面威胁左相,若遇无人处必将左相斩于唇枪之下,区区庄泸真不值一提。

        吏部侍郎欧寞轻咳一声,道:“周大将军未免意气用事,庄司正所言,未必没有道理。”

        “听君之言,欲投敌叛国?”周君虎一言出,大殿上空慢慢生出大量的兵器虚影,刀枪林立,杀气弥漫,战意冲霄。

        方运暗暗摇头,虽然大儒与大学士平日与常人无异,可一旦调动力量极为恐怖,绝对不是进士能比。(未完待续。。)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