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儒道至圣 > 第631章 差距不大
  • 第631章 差距不大

    作品:《儒道至圣

        众人都没想到,方运的这首《卜算子?咏梅》竟然引发了极为少见的异象。

        “难道是冬日生春?”

        冬日生春这异象极为独特,很少能有诗词触发,一旦触发,每年的此时必然出现,年复一年,永不止歇,一般只有众圣的圣道力量才能引发这种异象。

        以后每年的深冬,梅园的梅花都会提前大量盛开,足以让全京城人的慕名游览,成为京城的名胜之一。

        对于希望青史留名的读书人来说,这种异象最有价值,宁可用十年的寿命去换。

        “你们看,枯木生花。”一个少年指着一棵死去干枯的梅树。

        “什么!”

        “在哪里?”

        “那这就不是冬日生春,而是更进一步的异象枯木逢春!”

        众多人起身,快步走过去仔细查看,果然没错,那梅树的确已经枯死,树根都已经被掘出,可依然和活的梅树一样,一起长出花朵。

        “我……感到身体燥热!”一个老进士道。

        “这就是枯木逢春的力量,诸位老先生,你们有福了!谁身上若有顽疾,或消失,或减轻。”陈翰林笑着大声道。

        “听闻枯木逢春就是有此种力量!”

        “怪不得连文相大人都如此诧异。”

        “哈哈,方镇国好样的!顽疾减轻,足以让我们这些老家伙多活一两年,谁要是有所突破,那等于增寿几十年。”

        突然,在梅园的角落里多出一位慈眉善目的老者,老者相貌普普通通,没有人关注他。但站在凉亭上的陈翰林发觉那老人,面色一变,正要说话,那老人一摆手,陈翰林急忙闭嘴,转头看向他处。

        有几人发觉陈翰林的异常,望向陈翰林之前看的方向,空空如也。

        “枯木逢春虽好,却好不过此词啊!老夫虽是雪党,但真要感谢文相大人,多亏他把方镇国逼成梅党,写出如此好词。方镇国一句‘无意苦争春,一任群芳妒’诠释一切,他本想安静当雪党,无意当梅党苦争春!”

        “歪曲文意!雪党怎通梅词?此言明明是说方文侯根本无意与某些世家争斗,结果却惹来他们的忌妒和嫉恨!”

        “别争了,我看最后两句才是更佳。前两句寂寞,其后两句愁苦,再后两句被忌妒,‘零落成泥碾作尘’惨到极致,而后文意升华,芬芳依旧,梅香如故!无论敌人如何攻击,就算有月树神罚来,也只能杀方运之身,而不能伤方运之名!”

        “冬梅傲寒,如方镇国只身对抗人族败类,就算失败,也是香如故。”

        “怪不得人送外号狂君。‘无意苦争春,一任群芳妒’,除却方镇国,天底下谁能如此说?谁敢如此说!此词已然位列文榜第一,胜过十国读书人!”

        “论榜里面已经有人在赏析此词,原本认定方运作不出好诗的全都闭上嘴,满满的赞美之词。”

        “八俊之一的段瑶海在论榜发文了,说此词乃天下第一咏梅诗词,前人不能及,后人恐难追!”

        “恭喜恭喜!”乔居泽等上舍进士就在一旁,一起恭喜方运。

        方运笑着回礼,自己被囚禁的时候,这些上舍进士的妻妾一直在帮玉环。

        乔居泽感叹道:“几个月前,我自认为与方运差距不大,今日才发现,我与方运之间,相差十个计知白!”

        许多进士纷纷点头。

        方运点点头,一本正经道:“哦,看来你我之间差距不大。”

        众人一愣。

        “噗……”赵红妆正在喝茶,结果把口中的茶水全部喷了出去,喷了敖煌一脸,然后一边咳嗽一边笑,杨玉环抿嘴笑着帮赵红妆轻轻捶背。

        敖煌委屈地看着赵红妆,他本来也想笑,结果被一脸茶水给喷了回去。

        奴奴指着敖煌的脸大笑起来。

        随后喷茶水的声音不绝于耳,许多人抚掌大笑,这话当真把计知白污得不成样子。

        乔居泽指着方运对众人笑道:“你们瞧瞧这个方铁嘴,不张口则已,一张口就是让人名声丧尽。谁要是得罪他,那真是倒大霉!”

        “方运编排人的水平不亚于其诗词,这让我想起他那句‘眼睛长在屁股上,只认衣衫不认人’,当真不好惹!”

        “以后再说和谁相差几个计知白,那就是骂人了。”

        “计知白要是听到方运这话,非气吐血不可。”

        梅园中笑声不绝于耳。

        方运继续看论榜,竟然有人把他之前反驳计知白的话和方才的玩笑发了上去,大量读书人称赞他之前的话很道理,并有许多人表示看完方运方才那话当场大笑。

        凉亭里的陈翰林笑道:“我可要记下来,明年的雪梅文会,又有趣事可谈。”

        众人会心一笑。

        雪梅文榜许久不动,这是读书人们对方运的尊敬,都不献诗。过了足足一刻钟,十国各地才有人继续吟诗作赋,颂雪赞梅。

        梅园中,陈翰林望着文相姜河川道:“文相大人,既然是您让方运作梅诗词,不如简评一下这首《卜算子》,如何?”

        姜河川点了点头,道:“历风霜而不馁,先百花而不傲,落泥尘而不悲,唯留其香,有骨有心,好词!今年,梅党胜了!”

        姜河川说完,起身缓缓向外走。

        所有人立刻起身相送。

        方运不想杨玉环熬夜,便跟随左相一起走,敖煌好不容易参与一次文会,很不情愿离开,但还是老老实实跟着方运在后面飞。

        “唉,方运真是奸诈,不给本龙压过他的机会!本龙要是吟诵一首梅诗,必然榜上有名!”敖煌一边摇头晃脑一边叹息。

        方运笑道:“现在还没出梅园,那你就当场吟诵一首梅诗!”

        “啊?真要本龙吟诗啊?那本龙不客气了啊!”

        “你不客气吧。”方运停下脚步道。

        姜河川也停下脚步,微笑看着敖煌,看看这头小真龙能作出什么好诗。

        周围的读书人都好奇地看着敖煌,龙族的确有文采出众者,但只是少数。

        敖煌沉吟片刻,装模作样地环视梅园,突然眼睛一亮,仰头大叫:“我想好了!一片两片三四片,五片六片七八片,九片十片十一片,飞进泥里都不见!怎么样,好不好?有没有龙族的霸气?能不能诗成传天下?给个镇国也行!”

        众人呆若木鸡。

        奴奴目瞪口呆,小眼瞪得溜圆,完全被敖煌的打油诗给吓到了,那小模样仿佛在说:这也叫诗?

        终于,赵红妆忍不住,捂着嘴咯咯笑起来。

        杨玉环也低头抿着嘴笑,苏小小的肩膀轻颤,捂着嘴笑个不停。

        众多读书人忍俊不禁,这诗当游戏之作倒也无妨,毕竟占了一个有趣,但像敖煌这种厚颜无耻又是传天下又是镇国,却是前所未有。

        方运笑骂:“这诗给六岁孩童当儿歌识数不错,拿什么镇国?快跟我回家去,少在这里丢人现眼,”

        “嫉妒本龙大才!你等着,本龙花钱买通人,把这首诗吹捧一番,然后说是你写的,后人保准当这是好诗!”敖煌气哼哼道。

        “你倒是学聪明了!”方运笑了笑,与文相一起离开。

        上了文相的十八蛟马车,方运与文相坐一起,其他人坐在对面,文相一挥手,中间的帘子拉上,隔开双方。

        方运侧身看着姜河川。

        姜河川白发散披在身后,白眉修长,面色红润,目光深邃,仿佛内藏星空。

        “你倒是好口才,驳的计知白哑口无言。”

        “口舌之利,不足挂齿。”方运谦虚道。

        “不过有一点你看的很透彻。我来雪梅文会,的确是为安抚人心。”

        “学生看得出来。”

        姜河川微微一笑,道:“不过,没想到你竟然拿我与数圣刘徽比,当时你说的慷慨激昂,连我都没想到自己如此伟岸。”

        方运轻咳一声,道:“道理没错就行,至于搬出刘圣,只是辩论之法,雕虫小技耳。”

        “你的头脑与常人不同,哪怕是我,也难以把此事强行与刘圣联系到一起。我怕你任代县令时太过书生气,现在见你的辩术丝毫不下于名家,知你深谙变通之法,临场应变能力极高,我便放心了。”

        “学生会尽力治理一县之地。”

        姜河川点点头,突然轻声一叹,道:“众人方才点评你的《卜算子?咏梅》,却都没说到要害之处。‘零落成泥碾作尘,只有香如故’此句,他们都当已经过去,可我却看到,你已经有了与杂家争圣道的决心,更有保景国的决心!哪怕落地被碾压成灰尘,也要推行自己的主张。你的梅香,便是你的圣道!”

        方运心中一惊,自己选这首词的时候并没有清晰的意识到,可经过姜河川这么一点,才明白自己在潜意识里和当年的陆游一样,就算被群臣排挤被朝廷放弃,也依旧坚定地选择当主战派!

        虽死无悔,只求留香。

        方运轻轻点头,默认了姜河川的说法,心中越发佩服这些老读书人,虽然有一定的时代局限性,但在很多方面达到常人难以企及的高度。

        姜河川缓缓道:“文鹰前往荒城古地历练,不知多久才会回返,景国人才济济,但真正能与左相抗争之人,唯有老夫一人。若老夫稍有差池,左相必将再度权倾朝野。你乃当世潜龙,但终究太过年轻,你现在需要的是积累,而不是与左相争斗。”R11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