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儒道至圣 > 第626章 本圣等你!
  • 第626章 本圣等你!

    作品:《儒道至圣

        热门推荐:、 、 、 、 、 、 、

        方运心中无比纷乱,妖圣令并不可怕,可怕的都是,需要景国、武国和半个悦国共同抵抗的草蛮只攻打一个景国。

        人族众圣与妖蛮早有协议,在圣元大陆,半圣之间可以厮杀,但半圣不得亲自对半圣之下的敌方出手。

        草蛮诸族一旦全力与景国拼命,其他各国自然会派人救援,可绝对不可能全力以赴,若实在支持不住,只能让景国放弃一定的国土。

        最后若景国损失太严重,即将崩溃,那相邻的庆国和武国就有权瓜分景国,然后全力对抗草蛮诸族。

        到了那时候,景国将成为历史。

        方运历经月树神罚,已经将生死置之度外,可一想到整个景国说没就没了,自己的亲朋好友、数千万子民死于战火,他心中还是有些发慌。

        敖煌飞到方运身边,低声问:“明年初雪,是指过了年还是明年冬天?”

        “明年冬天。现在草蛮损失两尊蛮圣和数千万精锐蛮族,士气大受打击,而妖界众圣也因为调动月树神罚力量损耗,他们必须要等明年才能有足够的力量。”

        “这事……似乎不妙,为何狼戮只针对景国?”敖煌低声问。

        “我也在怀疑此事。你稍等,我去问问。”方运说着,给远在孔城的曾原发传书。曾原是曾子世家的举人,身为亚圣世家之人,他的消息无比灵通。

        方运还没等走到文战场,就收到曾原的答复。

        “那日借半支神罚之矛偷袭蛮族两圣之时,陈圣观海大人负责拦截狼戮,两圣本来就有旧怨,狼戮曾言陈圣若阻拦他去救援,便屠灭景国,没想到他竟然真的要做。众圣似乎已经召开紧急圣议,商讨策略。方运,不如你去启国吧。我问了几位大儒,都说……景国除了归入庆国和武国,别无他法。”

        方运心中郁结,立刻回复道:“此事是不是杂家的那位算计景国?”

        “草蛮三圣坚决反对与人族联合,历年也是草蛮对人族造成的危害最大。所以众圣才决定把半截神罚之矛用来杀另外两位蛮圣。而妖圣狼戮进入圣院大陆的目的,就是防止沙蛮和林蛮背叛妖界,毕竟狼戮是祖神后裔,有他坐镇圣元大陆,无蛮族敢有疑心。”

        曾原避而不谈,方运却有些明白过来,这种事,在没有确凿证据的情况下,不能透露任何口风。

        “多谢曾兄。”方运道。

        “你还有近一年的时间考虑,不必着急,你当务之急是要取得状元,获得平步青云,这对你帮助很大,其次就是夺国首。对了,明年你可能要以进士之身参与三谷连战,到那时,你可能会遇到祖神一族的妖蛮,万万不可掉以轻心。”

        “嗯,我明白。”

        方运又抬头望了望北方的天空,就见天空的乌云开始变形,汇聚成一面巨大的令牌状乌云,犹如一座巨大的墓碑镇封天地。

        也压在全景国子民心头。

        妖圣令的声音遍布整座圣元大陆,对人族的影响太大了。

        方运觉得口中越发干涩,自己到明年别说没有足够的力量再写惊圣之文,就算真有半圣相助写出来,也绝不可能唤出那么多圣魂,最多只有一二人。

        方运早就猜到,在会试上之所以导致那么多半圣苏醒,是被月树神罚逼出来的,恐怕跟祖龙真意也有一些关系。连祖龙都舍得相助人族,人族众圣圣魂若不全力相助,那简直是在摧毁人族信念。

        敖煌低声道:“反正这次狼戮不会找你,景国若是被灭国,你躲进东海龙宫,娶个龙族媳妇,多好。”

        “我不想看到景国被灭。”方运道。

        “那你有办法在一年内对抗亿万妖蛮大军和妖圣狼戮吗?”

        方运沉默了。

        全景国陷入死寂的沉默之中。

        无论是闹市酒楼还是画舫花楼,无论是私塾书院还是商铺工坊,所有景国人都好像失去了说话的能力。

        妖蛮半圣要灭景国!

        方运轻声一叹,道:“完了,景国人的精气神被妖圣一句话彻底击溃,若不能消除,连我也只能说,景国必灭。”

        突然,一个苍老浑厚的声音响起,犹如清泉沁人心脾。

        “明年初雪,本圣等你!”

        方运原本感到世界被乌云笼罩,一片灰暗,但这声音犹如刺破乌云的神兵,让人重见天日。

        “是陈圣?”

        “是陈圣。”

        “是陈圣!”

        景国各地陆续有人高呼陈圣之名。

        一股股无形的力量在十国蔓延回荡,原本压在每个人心头的乌云全部消散。

        许多人本能地挺直脊梁,哪怕有妖圣在威胁他们!

        “我们有陈圣!”

        无数的景国人在心中重复同一句话。

        方运脸上绽放欢欣的笑容。

        半圣定国!

        这就是半圣,只需要一句话,就可让一国子民重获信心。

        “敖煌,我们去战斗切磋。”方运面带微笑大步迈向文战场。

        敖煌疑惑不解,一甩尾巴跟上方运,问:“你不在乎妖圣令了?”

        “在乎。”

        “那你怎么还笑?”

        “妖蛮来了,杀光便是!”方运的声音斩钉截铁。

        “有道理!那时候本龙要是能去战场,别忘了带上本龙!”敖煌屁颠屁颠飞在方运身后。

        “你可是龙族,亲自上战场不好。”

        “没事,我可以伪装成蛟族。”

        方运失笑,与敖煌一同进入最好的甲字文战场。

        甲字文战场中有别的景国学子在文战,但在看到方运与敖煌进来后,所有学子立刻停下文战,向方运施礼,然后离开这个文战场,前往其他文战场。

        方运伸手阻止,但这些学子坚持离开,既为了给方运留出更好的空间,也为避免泄露方运的实力。

        这是人族的老规矩。

        没有人抱怨,也没有人委屈。

        “唉,人族还是很团结的,若再给人族千年时间,必然能与妖蛮全面对抗。”敖煌道。

        “可惜,时间有些少,来吧,陪我练练,小蛟龙!”

        “嘿嘿……”敖煌嘿嘿一笑,身体在半空一滚,化为四爪独角的普通蛟龙,然后用蛟龙的方式开始战斗。

        在前几十息的时候敖煌的动作还有些生疏,但很快他就成为一头合格的蛟龙,甚至比真正的蛟龙更加凶悍。

        不过,方运的真龙古剑太厉害,强如敖煌也不敢硬拼,始终无法接近方运,这还是方运在没用传世藏锋诗《宝剑吟》和唤剑诗《龙剑诗》的情况下。

        不过方运知道,若与敖煌生死相搏,最好的结果也是同归于尽,因为真龙有太多的龙族天赋,普通妖蛮绝对难以企及。

        文战完毕,方运离开文战场,一边向家里走,一边手握官印给文相姜河川传书。

        “文相大人,学生在天树之中得天叶众多,留之无用,想献于人族与景国,准备设立两项天叶膏火。其中今年的景国天叶膏火发放五百天叶给五百名景国非世家举人,而另外一部分天叶交与东圣阁,今年发放两千片天叶给他国的优秀非世家举人。此事我没有时间亲自处理,还望交由您负责。”

        姜河川很快答复。

        “你的无私之心值得赞扬,但天叶乃是人族稀缺之物,若是送交圣院可换得军功。你若设立天叶膏火,所得军功不及直接将天叶上交圣院所得两成。但……从长远看,作用巨大。你可要做好取舍。”

        “学生心中清楚。”方运回复。

        “不过,你把世家子弟排除在外,未免有些不妥。不如分润一些给世家子弟。”

        方运没想到姜河川直接反对,虽然言辞不严厉,可让堂堂大儒提出自然非同一般。

        方运始终认为学习、思考和改变是成功的基础,大儒之言自然值得自己学习,至于是否值得自己改变,那需要更多的思考。

        仅仅思索片刻,方运就回复:“文相大人乃老成之言,我原本的目的虽是减少寒门与世家的差距,但若不分润给世家子弟,那未免有些对不起助我的众圣圣魂,更对不起那些为人族牺牲的世家子弟。不如这样,其中两成用于世家子弟,并保证每个世家每年至少得两片天叶。”

        “孺子可教。”姜河川夸赞。

        方运甚至愿意给蒙家或宗家等子弟天叶,表面上看似吃亏,可实际却是在挖这两家的墙角。这些世家若拒绝天叶,必然会导致一部分子弟心怀不满,若是接受天叶,那接受天叶之人必然会放弃与方运对立,也会被仇视方运的同族孤立。

        而且,接受天叶之人也必然是举人中的天才,这种天才一旦成长起来,甚至可能影响整个世家对方运的态度。

        方运又与姜河川商讨了一些天叶膏火细节,才回到书房继续学习。

        不过,和以前不同,方运要学习的书籍有了变化,不再是主学儒家经典,而是开始涉猎圣元大陆不曾有的其他典籍。

        比如明代徐光启所编的《农政全书》,涉及田地、农务、水利、铁器、植树、蚕桑、畜牧和制造等等,主要是农事和工事两大部分,而农事和工事恰恰是殿试中极为重要的科目。

        还有涉及军务的《武经总要》和戚继光所作的《纪效新书》,涉及医家的《千金方》《针灸集成》和《本草纲目》等等都在方运必学之列

        这些,都是殿试评等的科目。

        临近傍晚雪梅文会即将召开的时候,文相姜河川的马车来到方运家门前。R11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