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儒道至圣 > 第624章 三万文墨
  • 第624章 三万文墨

    作品:《儒道至圣

        方运在举人试中的那篇经义《天命在人》是入榜的第一篇文章,甚至导致天意诵文,但其后的《平蛮策》未被列入文榜,而且再也没听人谈起,恐怕被圣院的力量隐藏。●

        其后,方运的《蝶恋花》《九月九日忆圣墟兄弟》藏锋诗《常东云赴边关》、在凌烟阁中所作的诗词文章、在十国大比中的诗词文章、在登龙台中的诗词文章和著名的《狱中三篇》都出现在文榜之上。

        至于《六国论》,方运可以确定,必然直接入了大儒甲榜,毕竟其实质内容是反对杂家和纵横家之圣道,若非《过秦论》作者半圣贾谊圣魂相助,自己根本无力写完。

        今日,因为雪梅文会的召开,甲乙丙三榜不变,唯有丁榜暂时改为只显示雪梅文会之作,明日之后,便恢复正常。

        文榜墨客的排名根据“文墨”高低排名。

        方运盯着自己的名字,很快在其后看到一墨水形状的雕纹,后面有一串数字。

        三万八千七十一。

        文榜之上,一篇传天下可得一万文墨,一篇镇国可得一千文墨,鸣州一百,达府十,出县一。作品越多越好,可得文墨越多。

        新型战诗唤剑诗则等同传天下,军功另算。

        诗词文每在丁榜之上停留一天,可额外得一文墨。

        圣元大陆人口数十亿,读书人过十亿,作品能上文榜之人有数百万,这数百万人每日书写成的诗词辞赋、经义策论至少有二十万篇!

        这二十万篇诗文中最多有十篇能位列其上,其竞争程度可想而知。

        绝大多数举人终其一生也难以获得一百文墨。

        原创作品可得文墨,世家举人和普通进士每年可额外得一文墨。

        除此之外,在论榜论战也有机会得文墨。

        论榜在文榜的一侧,文榜主要收录原创作品,而论榜则是读书人论战之处。

        论榜也分甲乙丙丁四个榜。

        论战的内容没有任何限制。上到文曲星下到蚂蚁,甚至可以直接指责半圣世家。

        在最高的大儒甲榜之上,哪怕抨击圣人的圣道都在允许之列。

        只要有精彩的论战文章问世,就有机会得到文墨,两榜的文墨完全相通。

        文榜的诗文若想长期停留在前十,除了自身好,也要靠论榜,若论榜之中无人讨论,那诗文便会在文榜上滑落,直到跌出前十。离开文榜。

        只不过,在论榜得文墨的机会很,往往是由于长期积累、写出许多优秀评论才能得一文墨。

        文墨的作用极大。

        文墨最基本的作用就是与文名挂钩,许多上层文会甚至有严格的文墨要求,比如文墨不到一百之人,文位再高也不准入内。很多时候读书人或是有争执,实在不分高低,可比较文墨,文墨低的人大都会主动停止争论。或认错,或干脆离开。

        文官或军方两系的官员升迁与文墨关系不大,但在文院系的官员中,文墨的影响力非常大。经常有人明明资历不够老、人脉不够广,但因为文墨多,上面在选人的时候会优先考虑。

        正因为有文墨的存在,许多人才没有被埋没。

        文墨在圣院还有更重要的作用。

        进翰林殿。需要文墨或军功。

        进圣道七殿的资格与文墨无关,但多次使用则需要消耗文墨或军功。

        入圣塔,也需要消耗文墨与军功。

        入文界修炼。还是需要文墨与军功。

        若身体有损伤,想要生身果,可以用文墨直接向圣院换取。

        缺少文宝,依旧可以用文墨从圣院换取。

        方运深知文墨的重要性,所以看到自己有这么多文墨,又高兴又吃惊,不过发现还是少,因为惊圣之文《六国论》的文墨没算在其中。

        方运立刻回忆文榜相关,《六国论》既然位列大儒甲榜,那只有等他能看到大儒甲榜的文章后,那些文墨才会显现。

        “有了这些文墨,等我进入圣院,会非常顺利,比至于在各方面不如世家子弟。不过,要等我在殿试中把一县治理好才能入圣院。圣院以后随时可以进,但殿试不能马虎。”

        方运心里想着,扫了一眼雪梅文会榜上的诗词,自己的《雪中别李文鹰》是镇国之诗,位于榜首。

        排在第二位的是咏雪之词,用的词牌是《渔家傲》。作者是一位大学士,因为雪梅文会榜不分文位。

        排在第三位的则是一首《咏梅》,和那首《渔家傲》一样都是鸣州,颇有才气,但作者只是一位云国的进士,从某方面来这第三的含金量比第二要高许多。

        后面的七首有雪有梅。

        十首之中,七首咏雪,三首咏梅。

        看了这文榜,方运终于明白文相姜河川为何会逼自己写更好的咏梅诗词,今年的梅党几乎可以大势已去,雪党文霸十国。

        方运想起姜河川火急火燎的样子,莞尔一笑,是两党,是争论,实则就是读书人的游戏。

        方运又看了看论榜,除了今日有关雪梅文会的话题增多,之前的话题几乎全都是与他有关。

        “惊圣”“圣魂”“月树神罚”“狱中三篇”“虚圣”“诗祖”“登龙台”“方运冤枉”“世家之敌”等等字样在论榜随处可见,其他的话题无比冷清。

        同时也因为方运形成了一系列的衍生话题,其中最重要的就是讨论世家言行的,在这个话题的论战中,世家子弟与非世家子弟的矛盾彻底爆发。

        世家子弟咬定先祖为人族立下大功,后代也持续为人族牺牲付出,自然应该享有特权,而非世家子弟则怒指世家子弟践踏人族律法,连方运这种虚圣都差被害死,像宗集、司马合以及蒙家简直是人族毒瘤。

        最后,论题又有变化,众人开始讨论应不应该废除蒙家这种近乎逆种的世家特权。

        这个论题一出,掀起轩然大波,连雪梅文会都被比下去。

        之前那些痛恨蒙圣世家的世家子弟突然改变口风,坚决反对废除蒙家的世家特权。

        方运快速浏览,将其标记,等以后再仔细看看。

        赵红妆羡慕地问:“方运,你现在有几篇诗文在文榜之上?不算《六国论》。”

        方运道:“丁榜全部换成雪梅文会的相关诗词,我的就一首在。”

        “哦,那等雪梅文会结束,明天就知道你有多少诗文在文榜了。之前最高记录是曹植创下,四篇同榜,不过被你打破。而曹操、曹植与曹丕三人创下过一门七篇同榜,不知你是否能超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