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儒道至圣 > 第622章 会试放榜
  • 第622章 会试放榜

    作品:《儒道至圣

        方运看了许久的传书,把重要的传书一一回复,直到深夜才睡下。⊕⊕,

        第二天一早,方运吃过早饭,多玩了半个时辰,权当是给自己放个长假。

        之后,方运进入学宫的文战场,练习战诗词和唇枪舌剑,琢磨战斗方式,在才气只剩三分之一后,便向家里走去。

        一路上,所有路过之人都拱手问候,大都称呼“方虚圣”。

        许多人甚至大礼作揖。

        临近家门,方运皱起眉头,家门口车水马龙,大量的人正站在门口,排着队伍送请柬或送拜帖,足足上百人。

        方运无奈,只好动用兵书《瞒天过海》的力量遮掩自己的容貌,挤进门口。

        排队的众人大怒,骂声不断。

        方大牛怒目圆睁,刚要骂,方运低声道:“是我!”

        “哦?哦!快请,老爷在书房等着您呢。”方大牛说完警惕带着方运向书房走去,然后向后面的敖煌使了一个眼色。

        敖煌白了方大牛一眼,道:“蠢材!”说完继续和奴奴以及砚龟玩闹。

        奴奴认得是方运,理都不理敖煌,扑到方运怀里撒娇。

        “没良心的小白眼狐狸!”敖煌小声嘀咕。

        方运呵斥道:“回去读书,你来这里不是玩来的,今日写三首诗词、一篇经义再加一篇关于定海安疆的策论。”

        敖煌差点炸了,道:“你疯了吧!让本龙写定海的策论?你怎么不让本龙写屠龙术?”

        “有屠龙术吗?那就留到明天写好了。”方运道。

        “你……本龙写定海策去……”敖煌灰溜溜蹿回自己屋里。

        奴奴抱着肚子直笑,连坚持不懈外逃的砚龟都咧着嘴笑起来,分外解气的模样。

        这时候,三个女人走了出来。

        杨玉环、苏小小和赵红妆站在杨玉环房间的门口。

        苏小小屈膝行礼,道:“见过老爷。”

        杨玉环微微一笑,赵红妆眼圈一红但随后抑制住。

        “多日不见,方公子风采依旧。”赵红妆微笑道。

        “赵公子倒是变得娘娘腔了。”方运半开玩笑道。

        “少贫嘴。正午放榜。我们等着你的好消息。”

        几人聊了半刻钟,方运放下奴奴,回到书房。

        方运继续和平常一样学习。

        没了科举,诗词、经义和策论不仅不能放弃,反而要更加深入学习。

        若要当官,必须要写好策论,因为策论涉及方方面面,每年各地官员都要写一篇策论由六部或内阁评定,这算在官员考评之中。

        若一心追求文位,那就主攻经义。因为经义涉及圣道。

        以方运的“废除殉葬制度”为例,若只字不提“恶礼”,那便落了下乘,因为礼才是圣道之一,殉葬制度不是。若是在经义里具体详说如何解决殉葬制度,那便是偏离经义。

        具体如何处理,那是策论的范围。

        圣道可化为强大的力量,未必如战诗词那样有杀伐之力,但却有种种妙用。当日孔圣入妖界,随手抛出圣书《周礼》,所有半圣和半圣之下的妖蛮皆被圣道大礼压得半跪在地,因为孔圣窃取了妖界的“礼”。而妖界规定半圣不得向大圣出手,孔圣身为亚圣,地位等同大圣,所以所有半圣不能主动攻击他。

        这就是至今为止妖蛮两族尊敬又恐惧孔圣的原因。孔圣早就不“玩脑子”,早就直接“玩规矩”。

        殿试重真才实学和治理一地的能力,方运自然要侧重策论。可方运的目标是更高的文位,对世俗的权位不太留恋,应该把更多的精力放在经义上。

        方运别无选择,两者的学习时间对半分。

        方运学了两刻钟,官印突然剧烈震动起来,这表示紧急传书。

        方运握住官印,发现是曾原的传书。

        “蒙家家主昨夜进入荒城古地,与妖蛮力战阵亡,宗家宗集与司马家的司马合前往助阵,一并阵亡。蒙家新家主继任,终结对你的世家之敌。”

        方运反复看了两遍,终于确认,这就是众圣给他的交代。

        人族终究不似妖蛮那么直接,为了方运,必须要严惩相关人等,可又绝不能以真实的罪名,所以就让该死之人战死沙场,算是为人族出了力,也给予他们应有的惩罚。

        这种突然战死的世家之人并不罕见,曾原明显猜到了因果。

        方运比较满意这种处理方式,这样既能震慑某些意图不轨之人,同时也不会让他留下一个睚眦必报、对内严苛嗜杀的污名。

        至于那些看不出来三人是被方运逼死的人,也没有资格为难方运,根本不需要震慑。

        方运不过坐牢数日,三大世家却搭上两个顶尖进士和一位家主,从里子到面子全丢光了,反而成为被杀的那只鸡,让其他“猴”放弃针对方运。

        “我知道了,我会送信吊唁。”

        方运回复完传书,继续学习,到午饭时才出去吃饭,饭后坐着赵红妆的马车前往圣庙广场,等待放榜。

        不多时,方运坐着马车到达广场附近,撩开窗帘一看,接踵摩肩,人声鼎沸,差不多有十多万人,想了想,决定不下去了。

        赵红妆所用马车很大,不仅可以坐方运、杨玉环、苏小小和赵红妆三人,连一丈长的敖煌也能盘在马车里。

        正午刚到,一片硕大的半透明光幕出现在圣庙上空。

        所有考官从阅卷房中走出来,站在圣庙大门前。

        大儒姜河川与唐守德静静地看着众人,众人的话语声越来越小,最终鸦雀无声。

        姜河川点点头,道:“放榜!”

        杨玉环、赵红妆与苏小小明知道方运得会元十拿九稳,还是兴奋地望着巨大的进士榜。

        进士榜的开头出现“姓名”“诗词”“经义”和“策论”四个词语排在一起。

        接着,在姓名下面,出现金光灿灿的“方运”二字。

        随后,诗词、经义与策论下面各出现一个金色的甲字。

        金字榜文,圣笔评等!

        全城欢呼。

        在方运的成绩公布后,光幕上瞬间多了一大片黑字,两百九十九名的新晋进士都是同时冒出来的,与方运的待遇天差地远。

        不过,还不等他们惋惜或高兴,三道彩虹自圣院前来,接走《阿房宫赋》等三篇的原文。

        方运本来高兴,但听到文相姜河川的话却笑不出来了。

        “今日雪梅会上,你必须作一首咏梅诗词!一定要超出给李文鹰的那篇送别诗!”(未完待续。。)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