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儒道至圣 > 第618章 《别李文鹰》
  • 第618章 《别李文鹰》

    作品:《儒道至圣

        “乔兄竟是隐藏的雪党!”同为上舍进士的陈礼乐佯装发怒。

        “咳咳,我只是实话实说而已,绝不搀和雪梅之争,我觉得雪与梅都好看!”乔居泽继续当老好人。

        李文鹰不管别人,微笑看着方运。

        其余人继续纷纷劝说,方运看了看天空,京城之内,依旧晴如白昼,阳光可见,但这里远离京城,十分昏暗,远处的乌云透着浅黄色,天地都被白茫茫的大雪遮挡覆盖。

        方运轻轻一点头。

        众多读书人顿时笑逐颜开,恭敬地等待方运的诗作。

        方运扫视众人,心中暗叹,现在自己的身份果然和以前不同。之前自己写诗文,其他人只是好奇或期待,而现在所有人都多了厚重的恭敬。

        力敌神罚,亚圣封赐,进士虚圣,文成惊圣,任何一点都足以让真正的读书人心生敬意。

        方运缓缓道:“剑眉公将远行古地,方运身无长物,便写一诗赠与,望剑眉公一帆风顺,功成归来!”

        方运说着,放下胸前的挡板,从书箱里拿出笔墨,缓缓书写。

        “千里黄云白日曛,北风吹雁雪纷纷。”写完后,方运停下笔,望着远方思考。

        这里不是学宫,许多人看不到纸面上的才气,低声议论。

        “第一句不错,写此刻太阳被染着淡黄色的乌云遮挡,明明是白天可依旧昏暗。无论是取景还是用词,都是上佳,犹如千锤百炼一般。这恐怕就是传说中的天才吧。”

        “第二句……似乎不妙啊,我们听北风、见雪纷纷,可哪里有大雁?一般来说,下雪之前,大雁已经离开北方,风雪怎会吹到大雁?”

        一些人愣在原地,不知如何解释。

        李文鹰却突然微微一笑,默不作声。

        一位老翰林拂须含笑,道:“大雁近在眼前,乃一逆党!”

        众人旋即明白文中大雁是指李文鹰,哈哈大笑。

        “不错,方诗祖果然深得诗中真意,此番虚实用的出神入化。”

        “虚实相合,颇有画意,更显离别之苦。”

        “意境不错,但诗句一般。”之前解释的老翰林实话实说。

        方运当时在读高适的诗的时候就曾怀疑,大雁在农历的八月或九月南下,此刻很难有大雪,就算有也很难被诗人凑巧碰到。所谓的“北风吹雁”却又有大雪纷纷,实则是诗人笔下的意象,以此来指代离别的朋友。让大雁与大雪在同一片天空,更显友人的处境。

        许多读书人心中黯然,李文鹰被妖蛮重点关注,此去荒城古地必然危险重重,可身为新晋大儒,他必须要进行一番历练,荒城古地是李文鹰自己的选择。

        方运提笔思索片刻,再度落笔。那老翰林期望地看着方运,方运写一个字,他念一个字。

        “莫愁前路无知己,天下谁人不识君!”

        “好!”老翰林举起手,发现身边没有桌子,狠狠拍向自己大腿!

        “此诗转折之妙,堪称神奇。前两句写阴云密布,大雁冒着风雪飞行,后两句我本以为方运会抱怨或悲伤,最多是言不由衷的安慰,可谁知这两句简直如红日出海,喷薄万里,当真神异!”

        “好一个‘莫愁前路无知己,天下谁人不识君’!虽不是壮行诗,却充满豪迈与振奋,此两句诗中真情足以冲破风雪!”

        “方运当真厉害!一言道尽其中道理!剑眉公虽然现在如大雁凄凉南飞,可实则不用发愁,去了荒城古地,哪位读书人不愿意相助他?剑眉公此行必然有惊无险!”

        “哪怕之前有人不愿意相助剑眉公,现在有了这首诗,也必然相助了!谁不想当剑眉公的知己?谁不想让天下人知道,我人族真正的读书人绝不冷落功臣!众圣可为方运苏醒,我们这些活人怎能舍弃李文鹰!”

        “此诗必然鸣州,而且离镇国相差不远,只要稍加传扬,必然镇国!”

        “这是当然,不说其他,单说后两句蕴藏的情谊也可镇国!这才是英雄惜英雄,只有方虚圣能有此情怀,也只有剑眉公有资格得赠此诗!”

        “最后两句掷地有声,回响不断,让我心潮起伏,恨不得也趁机前去荒城古地杀妖灭蛮,寻遍知己,让天下人也知道我!”

        “方运之诗句,虚圣之胸怀,名副其实!名副其实!”

        众多读书人交口称赞,最后两句文字平平,但细品之下,实在有着超乎寻常的豪迈,在送别诗中堪称一绝。

        方运之前也不懂此诗,在送别常东云的时候根本没有想过用此诗送别,可见到李文鹰要走,他脑海中自然而然浮现出“莫愁前路无知己,天下谁人不识君”。

        “文鹰当得起此诗!”一位大学士开口。

        方运写上诗题“别李文鹰”四个字,双手捧起,递向李文鹰。

        李文鹰亦用双手接过,仔细观看。

        “好诗!我定当不让此诗蒙尘,不仅让天下之人识得我李文鹰,更要让亿万妖蛮识得我李文鹰之名!送别诗千千万,我独爱此首!”

        李文鹰小心翼翼叠起这页诗,放入含湖贝中,心满意足望着方运,道:“明日的雪梅文会,你就不用写别的诗词了,这首《雪中别李文鹰》就当是你为雪梅文会献诗词!”

        李文鹰说完哈哈一笑,脚踏白云向天空飞去,所向之处,乌云分开,大雪远离。

        方运白了李文鹰一眼,临走还不忘让雪为冬日正统。

        等李文鹰的背影消失在漫天的风雪中,前来相送的数百人才转身往城内走,一边走一边继续赏析此诗,还有人猜测此诗到底过多久才能镇国,有的说最多三天,有的说最多一月。

        突然,一声龙啸传遍京城。

        “方运!你死哪里去了,快点回家!考完试不回家去哪里鬼混?还能不能好好过日子了!”

        “咳,诸位,我先告辞了。”方运说完,匆匆上了马车,向京城内驶去。

        景国的学子望着方运的马车,目光里充满了敬意。

        上舍进士公羊玉道:“能看到方运活着,真好。”

        “昨日当真把我等吓坏了,那月树神罚恐怖得匪夷所思,谁知道方运终究还是扛了下来。这才是吉人自有天相!”

        “你们听说了吗?东圣以半圣文宝惊龙笔为代价,把半截神罚之矛虚影的力量投射到草蛮中心,再加上几位半圣相助,连杀两尊蛮圣以及上千万妖蛮。”

        “这可是振奋人心的大消息,怎会不知道!据说不仅是草蛮两圣出问题,妖界也出了大问题,先是上万精锐圣族妖帅死在天树里,后来连狮族大圣也受到重创,在不知名的地方养伤。至于那些普通半圣更不用说,为了此次月树神罚耗尽力量,一年之内难恢复巅峰实力!”

        “我从军中得来消息,三蛮本想在这两天大举进攻,可现在元气大伤,绝不可能有余力进犯我十国边境。”

        “方文侯的功劳太大了。此次神罚失败,妖蛮前功尽弃,而我人族仅仅损失一件半圣文宝,孰胜孰负一目了然。”

        “唉,可惜东圣了。他也只有一件半圣文宝,没了惊龙笔,他只靠圣书,实力折损不小。”

        “也只有东圣大人舍得如此,换成别的半圣,只会把半圣文宝留给后代,而不是换两尊半圣的性命。希望以后东圣大人可以获得新的一件半圣文宝。”

        “半圣文宝虽然多多益善,但与自己心神相通的一件就好。东圣大人或许能找到新的半圣文宝,但未必是他喜爱的圣道力量,自然就难以心神相通。”

        “就等明日放榜了,希望可以学习惊圣之文。”

        “我倒更期待之后的雪梅文会。你们想想,剑眉公把雪之送别诗当方运参与雪梅文会的作品,这让文相知道还了得?文相必然会逼方运写一首咏梅诗词,压过《别李文鹰》!”

        “哈哈,对,明日必然有好戏看!我倒要看看方运最终如何兵败雪梅文会。”

        “你们这些家伙真是主次不分。真正重要的事是年后的进士春猎和之后方运文战一州夺回象州!我若是庆国皇室,绝不会丢那个脸,直接退还象州正好。”

        “庆国必然派人阻挠,那可是一州之地,居住数千万人,而且与长江相隔。一旦我景国收回象州,庆国将继续寝食难安,想办法拔掉象州这根卡在嗓子里的鱼刺。”

        “唉,希望这些事不会影响方运,我更希望看到他在殿试成为代县令的表现,若他真能言行如一,必然能将一个县治理的夜不闭户、路不拾遗。”

        “你这么一说,我更好奇方运殿试将去何处,他到底能不能成为一名合格的县令。他可是四圣前,若是他在殿试结束前成为翰林,虽然没有圣前翰林之说,可说他是圣前翰林一点都不为过!”

        “不要说了,方文侯此人太神奇了,他的神奇程度总是超出我等的想象。”

        “对了,殿试之前的评等只是在一县、一府、一州或一国内,而殿试评等,则是十国所有参与殿试的进士一起评论,你们说,方运会不会创造出殿试全甲等的可能?”

        “你患了失心疯?殿试评等不仅有政务和教化,还有军务、工程、医书等等各个方面,我就不信方运能在各方面超越其余进士,你不要忘了,今年必然有众圣世家的进士参与殿试。你让方运跟墨家比水利?跟医家比治疗?还是跟兵家比军务?”

        “这倒也是……”R11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