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儒道至圣 > 第617章 逆党!
  • 第617章 逆党!

    作品:《儒道至圣

        李文鹰左臂放在腰后,脚踏白云,身体挺直,颇有气势。

        “我看你面有疲惫之色,回去休息罢,我马上就离开。累坏了方虚圣,谁人书写传世诗词?”李文鹰半开玩笑道,许多人微微笑起来。

        虚圣并非是实际文位,而是荣誉称号,荣誉地位在大儒之上,在半圣之下,但实际地位只相当于大儒,与李文鹰平起平坐。

        方运微微一笑,道:“那学生就不再多言,祝剑眉公在荒城古地震慑十方、威压妖蛮!”

        李文鹰点点头,正要走,突然道:“你成会元,如今已经是‘案首’‘茂才’‘解元’与‘会元’四首,若不出意外,明年殿试的景国状元也非你莫属,你当成五首,至于最后的国首,你尽力去争夺。”

        “学生自当努力。”

        “你在一年从童生到进士,乃是千古不出的‘同年进士’,朝廷和圣院都会有封赏。不过,你可不要麻痹大意,正月十五的进士春猎乃是十国共竞,如同在十国大比中一样,以你自身之力很难力挽狂澜,只要位列十国一城前九,你便是胜利。”

        “学生尽力而为。”方运知道李文鹰的心态,他即将前去荒城古地,不知道多少日才回来,毕竟是长辈,临走面对关心的后辈本能地有些唠叨,所以方运哪怕成为虚圣,也没有丝毫的不耐烦。

        其余年轻人羡慕地看着方运,他们得李文鹰一句话千难万难,可李文鹰却对方运不厌其烦叮嘱,同样是年轻人,待遇简直是天渊之别。

        李文鹰说完,突然皱起眉头,缓缓问:“你……真要文战象州?”

        方运立刻坚定地道:“学生既然曾说夺回象州,他日自当文战一州。扬我国威!”

        “也罢。”李文鹰轻叹一声,不再多言。

        方运却道:“学生即将经历春猎也好,文战也罢,都不值一提。倒是剑眉公此去荒城古地,不仅要面对古地妖蛮,更要面对祖神各族的猎者狙杀,剑眉公更应小心。”

        一人立刻道:“方文侯说的是。李大人,您刚成大儒,与方虚圣有旧,又是大儒猎杀榜的重要人物。此刻的处境比方运更加危险。别的猎者您不怕,若是与妖皇同层次的祖神族猎者出手,后果不堪设想。”

        妖界设立猎杀榜,最主要是激励妖蛮天才,杀人族精英反在其次。

        祖神各族传承久远,都有祖神亲自创造的修炼方式,根本不需要去跟其余妖族竞争圣墟或登龙台,最多是去天树等一些地方。

        祖神各族基本不屑于猎杀大儒之下的人族,可一旦成为大儒。必然会被列为祖神各族猎者的目标。

        这些年,人族死亡的大儒中,有五分之一死于祖神各族的猎者,这是一个非常恐怖的数字。

        众人默默叹气。方运说的没错,李文鹰太过于耀眼了,区区大学士还不被祖神各族放在眼里,但成了大儒。已然位列妖界的心腹大患之一。

        李文鹰点点头,神色凝重,他比所有人都清楚在荒城古地有多么危险。

        “我人族所有半圣世家都有精英驻守在荒城古地。在那里,兵家与墨家力量空前强大,剑眉公又辅修兵家圣道,在荒城古地里应会如鱼得水。”

        “剑眉公可一定小心与宗家、雷家或司马相如世家等有瓜葛的那些人,他们或可因为方运的关系迁怒与您。”

        许多读书人顿感无力,方运与景国的敌人太多太强,万一有世家加害李文鹰,真可能让人找不到证据。

        那里是战乱的荒城古地,除却原著民半圣,无半圣可以进入,不是圣元大陆,两地的许多规矩并不通用。

        可以说,整座荒城古地就是大型的两界山,人族与妖蛮为争夺荒城而厮杀,不同于两界山,荒城古地宝物众多,各荒城也另有神异。

        乔居泽道:“方运,那日常东云离开京城前去边关从军,你送了他一首藏锋诗,不如也送剑眉公一首诗吧。不过原作藏锋诗难得,就写一首普通的送别诗词即可。”

        “是啊!我景国大儒本来就少,剑眉公此去凶险,若我景国读书人连一首不错的送别诗都拿不出来,实在惭愧。”

        “方才我们就在低声商量如何赠诗剑眉公,可发现才情不足,自然不能在剑眉公面前班门弄斧。”

        “除了您这位唤剑诗的诗祖,谁还有资格赠诗送别大儒?”

        “方兄,别犹豫了。”

        方运有些迟疑,自己刚清醒,身体还有些微恙,实在没往这方面考虑,可谓毫无准备。

        李文鹰突然一笑,道:“方运,若我所料不错,你会参与明日的雪梅文会吧?”

        “正在考虑。”方运一听到雪梅文会四字便哭笑不得。

        有的读书人喜欢雪,有的读书人喜欢梅,偏偏两物在冬日相伴相生,许多读书人非要分个高下,谁也不肯服输,以至于雪梅之争绵延数百年,虽说乃是雅斗文争,是读书人的消遣,可每年这个时候依旧会有纷争。

        方运真没想到,文相姜河川是梅党,而李文鹰是雪党。

        在场的读书人各个露出奇特的微笑,有些平日里关系非常好的朋友突然变得敌视对方,不过众人都看得出来,此刻的敌视都是假装的,并非真的势不两立。

        李文鹰道:“我明日无法参与雪梅文会,乃是憾事。今日正值大雪,你不妨就写一首带‘雪’字的送别诗赠与我。送别为主,雪是其次,如何?”

        “逆党!”一位与李文鹰交好的翰林突然冷哼一声。

        “方运,你可莫要中了雪党的奸计!你曾写过一篇梅诗,你乃梅党正统、梅香中坚,万万不可被雪党逆贼诓骗!”

        方运马上装无辜,道:“我哪里写过梅诗?”

        那人立刻道:“你写过一首《谢蔡禾》,‘蔡家洗砚池边树,朵朵花开淡墨痕;不要人夸好颜色,只留清气满乾坤!’此诗难道不是写墨痕梅花吗?”

        另一人马上反驳:“你哪只眼看到蔡禾家的池边有墨痕梅花?”

        “两只眼都看到过!去去去,离我远些,你去文鹰逆党那边站着。”

        许多读书人发出笑声,也只有在雪梅文会前后,才有人敢开玩笑骂一位大儒是逆党逆贼。

        李文鹰面带微笑,道:“待我从荒城古地归来,下一次雪梅文会,必当持笔斩尽天下梅!”

        “雪党逆贼太猖狂!”

        乔居泽轻咳一声,道:“此番不论雪梅之争,只谈送别。既然大家都想让方运写送别诗,自然要听从剑眉公的安排,方运你就写一首吧。”(未完待续。。)

        ...b

        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