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儒道至圣 > 第598章 夜诗
  • 第598章 夜诗

    作品:《儒道至圣

        当日方运为了无上文心才高八斗,用了后世的自然圈概念,再配合所知的知识才得到无上文心才高八斗,其功劳足以让数亿妖蛮陷入困境。

        而且才高八斗也只是最初期,以后要提升文位才能获得更多的才气。

        现在天树仅仅在第二层就赐予半颗无上文心,堪称慷慨。

        有了这半颗一心二用,方运就有极大的机会获得完整的一心二用。

        迄今为止,人族众圣除了孔圣和荀子得到完整的一心二用,像司马相如等天才也都只得到残缺的。

        孔圣是在编写六经的时候获得,而荀子是在悟通“天人相分”圣道后弥补了残缺的无上文心。

        若是方运真能得到完整的一心二用,等将来封圣,作用之大难以估量,

        “可惜远水救不了近火……”

        方运神念返回文宫,仔细观察,发现文曲星光中多了天树树液的气息,而一心二用文心灯火格外明亮,天树幼苗也发生变化。

        天树幼苗原本有三片叶子,现在长到四片。

        第四片叶子上什么都没有,只有第三片的幼苗之上有一滴晶莹剔透的露珠,至今不知道是什么。

        方运起床,看了看官印,子时四刻,凌晨零点左右。

        虽然天树树液让身体变得更好,但战斗那么久,方运精神还是有些许疲劳。

        方运整理了一下书桌,离开书房。

        夜色深深。

        奴奴正坐在门前,一本正经用左前爪按着砚龟,仰着头,炯炯有神地望着方运,目光坚定执着,像一位尽忠职守的小卫兵。

        方运莞尔一笑,道:“奴奴真棒!”

        原本还一脸严肃的小狐狸立刻咧开嘴傻笑起来。然后用小爪子挠挠头,松开了砚龟,砚龟抓住机会就要跑,奴奴的小爪子立刻落回去,继续按着砚龟。

        砚龟扭头瞪了一眼奴奴,无奈地把头缩回壳里。

        客房里,敖煌正轻轻打鼾,在方运走出书房的时候,鼾声变小,但很快恢复。

        方运看到杨玉环正在她自己的房间里。便回到卧室。

        在床上躺好,方运与以前一样,在临睡前回忆今天发生的事情,很快发现自身一些地方的不足,又学到了一些之前忽视的方面或细节。

        不知道过了多久,方运迷迷糊糊睡下,突然听到房门打开,因为没有感受到危险,方运并没有立即清醒。随后。听到是杨玉环的脚步声,方运继续放心睡下,知道她可能要拿或放什么东西。

        方运很心安。

        脚步更近,一阵淡淡的香风扑面而来。

        方运依旧心安。

        随后。床边响起脱衣服的簌簌声。

        方运心不安了。

        方运从来不是什么心无杂念的圣人,也曾有过许多幻想,现在意识到可能的事情即将发生,突然口干舌燥。不知道如何去做。

        被子掀开,一个顺滑如绸缎的身子进入,那身子的心跳声如擂鼓。呼吸声如大风。

        方运立刻睁开眼,扭头看向枕边人。

        夜色中,杨玉环的眼睛格外美丽,仿佛有一朵朵桃花在眼中盛开。

        杨玉环轻呼一声,揪起被子盖住头,呼吸更加急促。

        方运轻叹一声,道:“玉环姐。此次大难,我若能活着回来,便立刻娶你。若一去不回,你还能找个好人家嫁了。可现在……”

        一只手捂在方运的嘴上。

        “别说了,我生是你的人,死是你的鬼。”

        “可……”

        “相公,给我一个孩子吧……”杨玉环坚定的声音里带着娇羞。

        方运只觉文胆被彻底击破,理智全无……

        芙蓉帐暖度**,燕子衔泥湿不妨。

        穿花蝴蝶深深见,点水蜻蜓款款飞。

        楚腰纤细掌中轻,弦将手语弹鸣筝。

        小弦切切如私语,园林处处听新莺。

        泉眼无声惜细流,树阴照水爱晴柔。

        小荷才露尖尖角,早有蜻蜓立上头。

        春江潮水连海平,海上明月共潮生。

        银瓶乍破水浆迸,铁骑突出刀枪鸣。

        吹尽黄沙始到金,化作春泥更护花。

        ……

        云收雨歇,两人大汗淋漓,方运一挥手,龙珠赋予他的能力将两人清洁干净。

        杨玉环枕着方运的臂弯,嘴角含着前所未有的甜蜜浅笑,进入睡梦。

        方运正要入睡,隐约间听到敖煌在说梦话。

        “怎么会山崩地裂、日月震荡,吓死本龙了……”

        方运的笑容僵在脸上,方才竟然忘记用文胆之力隔绝内外。

        “算了……”

        方运把所有的顾虑抛在脑后,闭目沉睡。

        清晨,方运准时清醒,昨夜的鏖战虽然前所未有,但对身体强于普通妖帅的他来说并不算什么,哪怕鏖战一天一夜也能够让才气迅速补充体力。

        杨玉环却不一样,哪里承受的住方运的征伐,至今昏睡。

        方运轻轻起身,发现杨玉环的衣服在椅子上,上面还有饮江贝,于是从饮江贝取出一件防护文宝,然后注入大量才气持续激发,护住杨玉环,让她听不到外界的声音。

        随后,方运离开卧室。

        方大牛偷偷竖起大拇指,几个丫鬟抿着嘴红着脸低着头,快步沿着墙根走,年纪大的几人则嘿嘿直笑。

        敖煌还在打鼾。

        奴奴和每天早上一样,依旧活蹦乱跳跟小流星玩。

        砚龟孜孜不倦向大门方向爬行,一见方运出来,无声轻呸,默默地转身往回爬。

        方大牛快跑过来,道:“昨夜我们已经把您书房里的东西都收拾好了,选的都是御赐的文房四宝,每一个地方都干干净净,没有一点灰尘。车也早早备好,就在门外停着。早饭也准备了您平日里最爱吃的菜,一切都安排的妥妥当当。”

        方运点了点头,看着方大牛。

        几个月前,方大牛还是一个憨厚老实的普通年轻人,可今日却有了大管家的气质,尤其在其他下人面前,多了之前不曾有的威严。

        方运脸上没有丝毫的笑容,道:“大牛哥,我问你,若我死了,你当如何?”

        方大牛数个月没听到这个称呼,身体一颤,仔细看了看方运,认真道:“您走了,夫人还在。她还是方家的主人,我还是方家的管家!”

        “不,玉环姐是玉环姐。”

        “我相信夫人还是会把自己当方家人。”

        方运愣住片刻,喟然一叹,没曾想在这方面,方大牛比自己看的更透。

        “嗯,她就是我方家的主人。敖煌!”

        “啊?啊!大清早鬼叫什么!”敖煌撞门出来,浮在半空中迷迷糊糊看着方运,。

        “帮个忙,谁若抢我妻子杨玉环的方家主人之位,你帮我杀人,杀到你累为止!”

        “哦?哦!本龙明白!明白!本龙怎么可能会累。嘿嘿!”(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