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儒道至圣 > 第569章 犹豫
  • 第569章 犹豫

    作品:《儒道至圣

        热门推荐:、 、 、 、 、 、 、

        等方运简单说完事情经过,景国人愕然,这哪里是什么过错?

        一个老秀才大喊:“非见死不救,乃天理循环,报应不爽!”

        “是啊,这是老天有眼!”

        “方运好样的!你还去救了,换成我,凭什么去救?”

        “不亲手打死雷九就不错了,还救他?方运你就是太心善了!”

        群情激奋,原本还担心方运做错事的人都开始帮方运说话。~

        奴奴凶巴巴地望着雷廷榆,气得不断挥舞着小爪子,要去抓挠他。

        数十万人或在嘴上骂,或在心里骂,虽达不到千夫所指,但其中蕴含的民愤却极为强大。

        雷廷榆在姜河川面前没有变脸,在两圣交锋的时候没有变脸,但在此时此刻面色微变,随后瞬间恢复。

        刑殿大儒徐长靖丝毫不受影响,盯着方运的双目,缓缓问:“你当时,心中可有迟疑?”

        方运缓缓道:“‘子问公叔文子’,‘将西见赵简子’,学生确有迟疑。”

        景国几位大儒忍不住微笑,姜河川是又好气又好笑。

        在场的读书人都知道这是两个典故。

        第一个典故出自《论语?宪问》,全文是:子问公叔文子于公明贾曰:“信乎,夫子不言,不笑,不取乎?”公明贾对曰:“以告者过也。夫子时然后言,人不厌其言;乐然后笑,人不厌其笑;义然后取,人不厌其取。”子曰:“其然?岂其然乎?”

        这段是讲孔子听了别人的说,问公明贾:“公叔文子先生不说话,不笑,不要钱财礼物,是真的吗?”

        公明贾回答:“告诉你的那个人的说错了。公叔文子在他应该说话的时候说话,所以人们不讨厌他说话;他在应该快乐的时候笑,所以人们不讨厌他笑;他在做了应该做的事后。才会收取报酬和礼物。”

        第二个典故则出自《史记?孔圣本纪》,此事算是孔子在封圣前的一个污点。孔子崇尚周礼,崇尚君君臣臣,但赵简子则是权臣,几乎可以说是奸臣,又收留了鲁国的叛臣,在孔子眼里大逆不道。孔子还曾抨击过赵简子的“铸刑鼎”,认为赵简子会让晋国灭亡。

        但是,赵简子乃是那个时代的名臣,与孔子虽然有矛盾但两人又惺惺相惜。以至于孔子在困难的时候,想要投奔赵简子,虽然后来作罢,可此事却证明孔子也曾犹豫过。

        在场的读书人听完后自然知道方运也在影射《论语?阳货》中的事。

        姜河川本不想说话,但转念一想,道:“你这顽童,怎敢提及孔圣?”

        方运以舌绽春雷道:“孔圣对贤臣公叔文子的言行尚且存疑,对投奔名臣尚有犹豫,我要在毒雾之中冒着生命危险救对我见死不救之人。难道不能有疑虑吗?”

        “乱用圣典,强词夺理!”庆国大儒宗文雄大声呵斥。

        但是,周围的读书人却纷纷高声叫好。

        “道理一点没有错,连圣人都做不到的事。凭什么让方运做到?”

        “庆国人,雷家人,你们扪心自问,若换成你们。可能毫不犹豫?”

        无论众人如何喝骂,雷廷榆与宗文雄两人始终神色如常。

        徐长靖点点头,道:“你既然承认心中迟疑。那此事便可继续查证。不过你心中坦荡,实言相告,我以刑殿大儒身份认定,此案不用‘诛心之问’。”

        徐长靖话音刚落,满场的读书人面色大变。

        景国一方除了五位大儒,其余人无论文位高低,哪怕是隐藏在不远处的长公主赵红妆与蒙面女人,神色都有极大的变化,呼吸紊乱。

        敖煌瞪着大龙眼,望向雷远庭和宗文雄,张口骂道:“两头畜生!方运扒了你们家祖坟,还是上了你们两个人的老婆?竟然撺掇刑殿动用诛心之刑!幸好这位刑殿大儒秉公执法。你们就用这种手段对待人族诗祖?妈了个蛋的,你们要是敢对方运用诛心之刑,本龙天天堵你们两家门口!半圣世家了不起啊?本龙是敖煌,让宗圣来打我啊!”

        有真龙带头,许多年纪大的老读书人也抛下面子,破口大骂。

        “堂堂半圣世家竟然戕害人族天才,真乃豺狼之心!”

        “真是太歹毒了!老夫也只以为你们两家人拖延方运参与进士试而已,没曾想竟然包藏祸心,欲对方运行诛心之刑!”

        “万界无边,人族无数,谁人能从诛心之刑全须全尾活下来?圣人都未必!”

        “人族之耻!”

        宗文雄和雷廷榆乃是大儒,哪怕被万夫所指也可以面不改色,但被真龙敖煌喝骂,却难以承受,尤其是雷廷榆,连孔圣世家都不怕,唯独怕跟龙宫交恶,唯独怕被其余人族认为雷家与龙族不和。

        雷廷榆轻咳一声,道:“你们误会了,徐兄只是随口一提,他既然说了不用‘诛心之问’,自然就不会用。”

        宗文雄则不满地看了徐长靖一眼,现在傻子都知道,徐长靖很不满宗家和雷家的行为,尤其不满他们妄图对方运动用“诛心之问”,所以故意说出并否定,断了宗家和雷家的害方运之心。

        方运本来面临月树神罚,已经稍稍看透了生死,可是听到“诛心之问”四个字,还是冒了一脑门的冷汗,心中对宗家和雷家生出极为浓烈的厌恶,还有一丝的恨意。

        “我若死于月树神罚之下,必然会被人族奉为英雄,毕竟我是人族第一个非半圣且被月树神罚攻击之人,宣扬我的死,会激发人族对妖蛮的憎恨。但是,这些人为了避免我死后被美化,甚至要对我用诛心之刑,一旦我扛不过,英名尽丧。哪怕同样因月树神罚而死,人族也不会大张旗鼓宣传我,让我背负千年污名。”

        方运身在局中,想得无比透彻。哪怕动用诛心之刑的可能性很小,可雷家与宗家的用心太恶毒。方运心中越发愤怒,自己死都要死了,雷家与宗家竟然还要泼污水迫害,简直连畜生都不如,背德弃仁!

        方运冷冷地看向雷廷榆与宗文雄,双拳紧握,缓缓舌绽春雷道:“我方运今日立誓,若度过此次大劫,今日之仇、此时之恨。必当百倍奉还!此誓立于文胆,存于文宫,生生不断,世世永存!”

        天空突然发出一阵若有若无的雷声,众人抬头望去,可天空万里无云,不曾有过雷电。

        雷廷榆与宗文雄相视一眼,沉默不语,两个大儒若在这个时候与方运争执。且不说原本心中有愧,就算有理有据,也胜之不武。

        杨玉环疑惑不解,呆呆地看着方运。

        小狐狸也盯着方运。不断地眨眼。

        “畜生!畜生!畜生……”一位老秀才大声咒骂。

        “畜生!”

        “畜生!”许多人跟着喊起来。

        “畜生!畜生……”

        数万景国读书人齐声大骂,哪怕对方是大儒!

        “畜生!”敖煌跟着大骂。

        “呀呀!”奴奴愤怒地冲着雷廷榆和宗文雄挥动小爪子。

        雷廷榆与宗文雄面沉似水,周身散发着淡淡的气息,两人竟然不得不调动大儒之力才能对抗辱骂。

        其余大儒与大学士都没有说话。静静地聆听景国读书人的愤怒。

        雷廷榆和宗文雄身后的几位大学士低着头,心惊胆战,大儒可以抵挡这种程度的千夫所指。但大学士若是遭遇,极可能有所损伤,至少休养两三年才能痊愈。至于翰林以及以下的读书人若是遇到这种情况,文宫都未必保得住。

        读书人的愤怒就是最强大的唇枪舌剑!

        过了好一阵,姜河川才道:“聆听刑殿大儒训示。”

        他的声音里有着不容置疑的力量,所有景国读书人不由自主停下口,愤怒稍稍缓解。

        徐长靖缓缓道:“雷九乃圣院进士,曾斩妖灭蛮,立下大功。方运虽贵为诗祖,但虚圣像并未入虚圣园,在律法之前并无特权。方运暂由景国刑部看押,我将去他处查证,若方运无罪,力争还他一个清白。”

        那些普通人听不明白,方运却心中感激徐长靖。

        刑殿办案向来少言辞,徐长靖身为大儒却说还人清白这种没有意义的话,显然是有潜台词:此事他也知道方运是清白的,但刑殿有刑殿的法度,加上宗家雷家等多家力量施压,必须要按规矩办事,他会在规矩之内洗刷方运冤屈,但时间无法确定。

        “你,可有怨言?”徐长靖最后缓缓问,天地肃杀,包括那些大儒在内,都觉得背后有冷风吹过,令人毛骨悚然。

        徐长靖无论多么和善,无论立场如何,终究是刑殿之人。

        “学生无怨言,遵律法。”方运道。

        “景国刑部尚书何在?”徐长靖扫视众人。

        就见一个身穿正三品官服的翰林走上前,拱手道:“于尚书于前日巡察燕州,在下刑部左侍郎原肃,代掌刑部事宜。”

        “嗯,方运交由刑部处理,若有任何闪失,唯你是问!”

        “属下明白。”原肃道。

        文相姜河川和一些在场的景国官员愕然望着原肃,想要开口说什么,却发现说了也是无用。

        方运盯着原肃,这人乃是刑部第二人,地位仅次于刑部尚书,可此人是彻头彻尾的左相党。平日有于尚书压着,在刑部翻不起什么大浪花,可现在原肃才是京城刑部之主。

        方运又看了看姜河川等官员,旋即明白,于尚书是被刻意调离,左相早就在为今日准备!(未完待续。。)R5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