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儒道至圣 > 第565章 明灯冲霄
  • 第565章 明灯冲霄

    作品:《儒道至圣

        热门推荐:、 、 、 、 、 、 、

        看着一部明明可以改变圣元大陆的书不能亲自完成,方运心中伤感。

        方运正要叹气,就见圣页《帝君典》轻轻一动,屋里刮起旋风,大量的尘土落在圣页上面,让整张圣页变得脏兮兮。

        宝物自晦。

        方运轻轻点头,心中无比喜悦,但眼中无法掩饰淡淡的落寞之色。

        在“帝君典”三个字形成的一瞬间,屋外的敖煌与奴奴一起望向书房。

        一龙一狐随后相视一眼,奴奴嘻嘻一笑,继续和小流星玩耍。

        敖煌则低声喃喃自语:“古怪啊。方才那气息,我似乎在龙圣爷爷那里感觉过,莫非方运寻到了圣道?”

        敖煌随后摇摇头,道:“不可能,应该是方运领悟了什么,他不过是进士,跟圣位差距太大,不应该是圣位力量。”

        圣院。

        众圣殿的屋梁赤红,地面白玉,众圣像金光灿灿,书架漆黑,各种古旧发黄的书籍位于书架之上。

        人族最珍贵的典籍都在这众圣殿中,或是原本,或是原作者手抄之本。

        三位半圣坐在众圣像前,监察天下,同时也在思考进士试的考题。

        普通圣庙的半圣只有排位没有塑像,而众圣殿无比宽广,众圣塑像都在其中。

        塑像不多不少,整整九十八座。

        众圣殿内挂着万盏琉璃长明灯,这些长明灯的灯油由鲸妖的鲸油制成,灯油不过一碗,火苗不过一寸,可燃百年不灭。

        三圣坐在蒲团之上,不言不语,时而睁眼。时而闭目,正以普通人难以理解的方式快速交流,一眨眼的时间等于普通人交流数个时辰。

        一*奇异的气息在众圣殿中翻腾。

        突然。万盏长明灯发出哔哔剥剥的声音,火焰冲天。灯火冒出三尺高,整座大殿被长明灯照得辉煌如昼。

        随后,一万长明灯火光突破众圣殿,在圣院的上空形成一道火焰虚影,虚影高百万丈,几乎要冲破天空、焚尽八荒。

        整座圣元大陆的所有云朵全被这火焰虚影冲散,晴空百万里,一日无云天。

        三圣突然瞪大眼睛。目光不移,却扫视大殿。

        “明灯冲霄!”米奉典喃喃自语。

        只有在圣道典籍形成雏形之时,才有如此异象!

        长明灯可不仅仅是普通的灯,而是代表人族的方向,是人族的指路之灯。

        就算封圣的时候,都不会出现明灯冲霄,只有圣道典籍才拥有为人族指路的资格,才可能成为人族的明灯。

        “咦……我本以为是衣知世天纵奇才,在封圣前立下圣道典籍,竟不是他!”米奉典左侧的半圣道。

        “其余半圣也无新作问世。”

        明灯火焰缓缓缩小。最后万盏长明灯恢复如常。

        米奉典突然长长一叹,道:“或许是天佑人族,方运将死。却有新圣道典籍显现,愿人族昌隆。”

        “可惜了……”

        三圣只是稍加惋惜,便恢复如常,仿佛天塌下来也无法让他们心志动摇,至于寻圣道典籍之事让圣院其他人去做即可。

        东海龙宫。

        “哦?”东海龙圣突然睁开眼睛,望向圣元大陆方向。

        “这气息……怎会突然断了?明灯冲霄,好厉害的人族!哼,蠢货,十个明灯。也不如一个方运。不过方运毕竟与我龙族有缘,我若不救。雨薇那丫头又会来揪着我龙须不让我睡觉。若全力救援,却又坏了规矩。让我想想……”

        雪蛮。狼蛮部。

        狼族大蛮王仰望圣院方向,冷笑道:“苟延残喘!狼穹陛下准备多日,月树神罚一旦结束,便引动天狼星力,逼陈观海进行最后一战,吞并景国!”

        武国,衣家。

        半圣之下第一大儒衣知世茫然地望着明灯冲霄,待火焰虚影消散,才收回目光。

        “他日星光不照我,今时我不为明灯!惜哉!惜哉!”

        衣知世想起那日文曲星照没有落在自己身上,今日明灯冲霄又不是自己所为,神色黯然。

        景国京城,方家书房。

        “《帝君典》恐怕只能完成一卷,不过,这一卷足以让人族在许多方面获得启发,节省上百年的时间!”

        方运心中有了决定,就开始先写比较容易的《增广贤文》和《幼学琼林》。

        《增广贤文》由许多短小精悍的句子组成,收集了历代名言警句,有积极向上的,诸如“知己知彼,将心比心”。还有警世的诸如“人善被人欺,马善被人骑”,除此之外还有一些诗句,方运考虑了一下也写上。

        里面还有许多至理名言,都不曾在圣元大陆出现,不过方运已经不在乎,反正别人发现此书的时候,自己已经死了,那些人要是怀疑什么,就由他们去。

        增广贤文不过数千字,方运利用奋笔疾书很快写完。

        《幼学琼林》不同,属于百科全书类型,讲述了天文地理、朝堂君臣、人伦亲属、饮食风俗和讼狱鬼神等等许多事情。

        有言道:读了《增广》会说话,读了《幼学》走天下,可见《幼学琼林》对蒙童的帮助有多大。

        《增广贤文》里面都是各种短小的道理名言,处处适用,但《幼学琼林》中的许多百科知识只适用于华夏古国,过半的内容不适合圣元大陆。

        “圣元大陆的形势更加复杂,《三字经》因为形式有限,能收录的内容很少,但《幼学琼林》可以书写更多的事!我干脆就大大扩充,把各种基础知识都收录到《幼学琼林》之中,让蒙童可以在很短的时间了解万界大势,有更宽广的视野。”

        方运心中下了决定,开头就完全抛弃《幼学琼林》的原作,而是利用古妖传承和星妖蛮的记载,来书写圣元大陆的古代历史。

        方运用简单顺口的骈文开始书写。从龙族称霸万界、古妖获得统治地位、妖蛮崛起一一书写,然后再开始介绍人族,接着介绍重要的历史人物、众圣事迹、圣院须知等等各种普及知识。

        人族有关科举的书籍汗牛充栋。但这种书几乎没有,就算有也因为各种缺陷无法普及。

        这个过程不能一挥而就。必须要合理安排篇幅,考虑哪些内容适合入选,还要用朗朗上口的骈文来写,是一个考验方方面面的大工程。

        方运写写停停,停停写写,幸好他已经是圣前进士,又因为创作了战诗词才气增长,而文宫文胆都是一流。写作起来没有太大的障碍。

        《幼学琼林》不像诗词考验的是妙手偶得和浑然天成,考验的是基本功底和对圣元大陆的了解,方运在这方面无人能敌,无论是阅读的广度还是深度,都远超同辈,单单是古妖传承和奇书天地就足以让他获得大量的学问。

        在圣元大陆,知识学问就是力量!

        太阳偏西,在夕阳还有一刻钟就要落山的时候,方运收到文相姜河川的传书。

        “你带家人前去圣庙前接受诗祖仪式,不要担心。”

        方运疑惑不解。姜河川是说“前去”而不是“前来”。

        “文相大人,您难道不参与诗祖仪式?”

        “我还有其他事要做,京城几大世家的大儒不能全到场。你莫要多心。我们,在为景国、为人族出力。去吧。”

        方运还想问,但没有传书。

        “文相和那些大儒要做什么?难道是跟我或诗祖仪式有关?”方运想起文相在见到夜鸿羽的反应,实在想不明白便摇摇头,离开书房。

        小狐狸正在院子里玩耍,方运一招手,奴奴就窜到他怀里。

        方运走到正堂,就见敖煌兴高采烈对杨玉环道:“嫂子,本龙说的您可别不信!方运的唤剑诗一出。诗祖宝光冲天起,天地鬼神齐恸哭。吓得本龙的龙鳞掉了一层,您看。这真龙鳞亮吧?都是新长出来的!方运厉害,凶君也了不得,说时迟那时快……”

        方运见杨玉环津津有味听敖煌在那里说书,笑着摇摇头。

        杨玉环见方运来了,急忙起身。

        “小运。”

        经过多日的休养,杨玉环越发珠圆玉润,贵气袭人。

        敖煌扭过头,抱怨道:“本龙正讲的高兴呢,讲完你就轮到本龙的英姿!”

        方运笑着道:“玉环,诗祖仪式即将开始,你和家里人放下手中的事,和我一同前往圣庙前。”

        “好。”杨玉环立刻招呼人。

        敖煌屁颠屁颠飞过来,笑嘻嘻道:“本龙也去,本龙长这么大,还没看过诗祖仪式什么样。走!”

        方家众人稍稍收拾一番,方运便与杨玉环坐上马车前往圣庙,其他人跟在后面步行前往。

        敖煌无比兴奋,在车窗外唠唠叨叨,尽显碎嘴龙本色。

        杨玉环心善,不时回应敖煌几句,方运早就习惯,对敖煌的话左耳朵听右耳朵出。

        奴奴有些烦恼地用毛茸茸的小爪子捂着耳朵。

        由于姜河川声传全国,京城里凡是有文位的人大都早早前往学宫中的圣庙边,而没有文位之人也可进入开放式的学宫,只是不能进入圣庙区域。

        方运的马车刚出上舍区,就陷入汪洋般的人海中,寸步难行。

        敖煌立刻窜到车前,大吼一声:“本龙要看热闹,给本龙让开!”

        敖煌的声音携带龙威,那些人本能地让开,然后才看向敖煌,个个心惊。

        “黄龙!真是天降祥瑞啊!”

        “这就是那头方文侯的私兵黄龙?没曾想是真的!”

        “黄龙都如此厉害,真不知道方文侯强到何等程度。”

        敖煌鼻子差点气歪,可这里人太多,他也不敢耽误方运,只能气哼哼地为方运开路。(未完待续)R4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