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儒道至圣 > 第559章 世家之敌
  • 第559章 世家之敌

    作品:《儒道至圣

        方运皱起眉头,放下笔,闭目思索,

        敖煌正要话,但立刻闭嘴,破天荒地没有废话。。.。 WW.3[WX].

        方运想了片刻,终于想明白缘由。

        “最大的缘由是这些天一直在登龙台中忙碌,虽然对我的成长有所帮助,终究是荒废了学业,就像时候玩疯了无法马上安心学习。至于第二个原因,恐怕……我还是不能完全忽视死亡的威胁。如刀悬上、身临深渊,难以回到之前一心向学的心态。”

        方运轻叹一声,意识到自己终究只是一个进士,难违天命。

        但是,方运没有放弃,不断在心中琢磨。

        “孟子曾言:尽其道而死者,正命也。桎梏死者,非正命也。完成自己的理想或圣道再死,为顺应天命,若无法打破外界力量导致自己的圣道中断,那便不是寿终正寝。而之后还有一句‘求则得之,舍则失之’,是在教育后人要主动追求圣道,主动获得‘正命’。可我现在不过是区区进士,面对月树神罚,非不为而不能,根本无法‘求’,唯有‘失’,这是我心态失衡的根源。”

        不甘心!

        “《论语》中记载子路曾请教侍奉鬼神的事,孔圣,连人都不能侍奉好,怎能去考虑侍奉鬼神。子路又问死是怎么回事,孔圣‘未知生,焉知死’。连那时候的孔子都不了解死亡,我现在怎可能从容面对。”

        方运心中虽然明白,但却越发不安,口中反复念叨孔圣的“未知生,焉知死”六字,许久之后,双目一亮,立刻开始在记忆中搜寻书籍。

        既然孔圣“未知生,焉知死”。那便先“知生”,后“知死”!

        《易经》乃百家之首,分《周易》与《易传》两部分,前者是周文王所作,后者为孔圣解释《周易》之作。

        方运很快从《易传》中找到了孔子后来对生死的理解,并低声诵读:“原始反终,故知死生之;精气为物,游魂为变,是故知鬼神之情状。”

        方运脸上露出淡淡的笑容,这句话与《论语》中子路问鬼神与生死遥相呼应。

        “圣人可以追寻万物之始,又可探究万物之终,所以能知道生与死。而精气组成了天地万物,魂魄则形成了生命,所以可以了解鬼神的形态。鬼神与死我不敢妄谈,但可探究最基本的‘生’。《易经》乃万经之首,孔圣亲自生灵是由‘精气’与‘魂魄’组成,那便是一条道路。”

        “荀子继承了孔圣的圣道,曾言‘水火有气而无生。草木有生而无知,禽兽有知而无义,人有气有生有知,亦且有义。故最为天下贵’,他也承认,人和万物都是由‘气’组成。”

        “《礼记》中有一篇为《礼运》,乃是亚圣颜子所作。其中记录了孔圣的言行,并有颜回自身的理解。其中亦有言‘人者,其天地之德。阴阳之交,鬼神之会,五行之秀气也’。也认为人是吸收‘气’而生。”

        “华夏古国的张载、程颐、程颢和朱熹等大儒的著作中都认为‘气’为生之源头。看来‘气’之是儒家的主要理论之一。”

        方运不断翻找众圣以及华夏古国大儒的文章,深入研究“气”之理论,又联系圣元大陆的才气与天地元气,很快明确一个方向。

        要知死,先知生;要知生,先知气。

        不知不觉,方运便忘了死亡的威胁,一直在脑中思考,只有涉及圣元大陆有记载的文字和理论,才会偶尔用口出来,加深记忆和理解。

        敖煌盘在半空,两只龙眼瞪得溜圆,如同求知欲无比旺盛的学霸一样,牢记方运所的每一个字。

        敖煌经常听着听着就眉飞色舞、兴高采烈,他是有机会去听那些大儒甚至半圣讲经,可那个层次的讲学直指圣道,对敖煌来太过艰难,方运此时此刻的水平正好适合他来学习。

        方运这一研究立刻入了迷,开始不断在奇书天地中翻找。

        在圣元大陆这几个月里,方运已经买到所有大儒与大学士的著作,一起被收入奇书天地。

        现在,方运研究“气”与“生”集合了两个世界所有的著作,这是一项浩大工程,他不知不觉就沉迷进去。

        一天,两天,三天……

        直到第四天上午,方运突然抬起头,长长吐出一口气。

        一股混混沌沌的奇异气流从方运口中飞出,这气流明明无比细微,可敖煌如同老鼠遇到猫一样,猛地向后窜去,惊恐地看着方运前方。

        就见方运前方的窗户突然无声无息消失,不是崩散,不是粉碎,也不是化为灰尘,而是如同物质湮灭一样,消失的无影无踪。

        暖暖的阳光透过墙洞照进屋子,落在方运身上。

        “呃……”方运不明白怎么回事,看着墙壁上空荡荡的大洞不知所措,然后回头看了一眼敖煌。

        “不是本龙!绝对不是本龙!”敖煌的头摇得跟拨浪鼓似的。

        “是我?”

        敖煌一瘪嘴,道:“不是你难道还会是别人?”

        “这是什么力量把一扇窗变走了?”

        敖煌一翻白眼,道:“你大概隐隐触摸到了不起的东西,或者是方向,引动了天地间的神秘力量,才导致窗户消失。好么,估计过几天十国就会流传你的事迹,应该‘悟道三日,吐气破窗’,还是‘读书破万卷,拆窗如有神’?”

        “你骨头痒了?”方运问。

        “哼!”敖煌扭头望天。

        “嘤嘤……”

        院子里,奴奴揪着砚龟的脖子,好奇地透过大墙洞望着方运,两只黑溜溜的眼睛格外惹人喜爱。

        砚龟被揪着脖子,翻着白眼,一副随时可能咽气的样子。

        方运笑着问院子里的奴奴:“王八又跑了?”

        “嘤嘤!”奴奴抓着砚龟纵身一跃,飞到方运桌前,心翼翼放好砚龟,然后拍了拍砚龟的壳。才趴在方运面前,仰头笑眯眯望着方运。

        方运正要伸手抚摸奴奴,就听方大牛大叫:“哪个天杀的偷了老爷书房里的窗户!京城的贼都疯了吗?怎么不连屋也一起偷走!”

        “嘘,老爷正读书,夫人和黄龙大人都嘱咐过不准大叫!”

        方大牛低声道:“哦哦,走,去看看老爷怎么样,别被偷窗贼惊到。”

        方大牛三步并作两步冲到书房的墙洞前,发现方运正在给奴奴顺毛,送了口气。

        “老爷。大牛有罪,大白天的让人把窗户偷了,京城真是和咱们江州不一样,贼连窗户都不放过。”

        方运微笑道:“你误会了,这窗户不出贼偷走的,是我不心破坏的,你去找人重新安装即可。”

        “哦?好好,我马上派人安排。不过……您这几天可好?”方大牛关切地问完,向屋里大喊。“夫人,老爷读完书了。”

        “哎。”屋里的杨玉环答应一声,快步跑进书房,一身白色衣裙。让书房里充满淡淡的香气。

        杨玉环好奇地看了一眼墙上的大洞,然后看着方运,眼中有些担忧,以前方运可从来没有读书三四天不见人。

        杨玉环仔细打量方运。发现他脸色红润饱满,根本不像是一个三天三夜没睡的人,放下心。

        “我没事。以后文位越高。学习所需要的时间越长,你可要习惯。”方运笑着。

        杨玉环的脸微微红了起来,方运今天好像笑得格外开心,也更加让她心跳。

        敖煌眨了眨眼睛,却看出方运笑容里的不同。

        马上就要到十二月,方运即将迎来月树神罚,方运如此,恐怕是不想被杨玉环发现蛛丝马迹。

        墙洞外的方大牛道:“少爷,近日来又有许多人拜访,请柬和拜帖存了一箩筐,我已经分门别类整理好,您到时候别忘了看。”

        方运无奈轻轻摇头,鱼与熊掌不可兼得,既然自己决定走圣道之路,哪怕即将死亡,也不能放松,道:“无论是请柬还是拜帖,都不看了,我要备考,只把那些重要的文书给我。”

        “是。”

        “我去给你准备午饭。”杨玉环开心地向奴奴招手,然后带着狐狸去做饭。

        桌子上的砚龟气呼呼地在桌子上爬来爬去,时不时斜眼看方运几眼。

        方运伸手去摸官印,里面积蓄了大量的传书。

        这些传书大都是恭喜他在登龙台得宝和成为圣前进士,还有许多消息灵通的好友安慰他,月树神罚多年不用,威力未必有传言中那么厉害。

        不过方运心知肚明,妖界最后一次动用月树神罚是对付孔圣,已经隔了一千多年,而这么多年月树神罚一定积累了更多的力量。

        方运看着看着,发现一封传书与其他不同,乃是蒙家家主发来的。

        “方运!限你在三日之内把我蒙家之物如数交还,若不交还,蒙家将视你为仇雠,列为世家之敌!”

        方运看了看传书的时间,已经过了三天。

        世家之敌可非同一般,乃是众圣世家特有的一种惩罚非世家人族的方式,前提是被惩罚之人对某个世家犯下不可饶恕的大罪。

        这意味着,从现在开始,所有众圣世家必须要排斥方运,除非圣院认定方运没有错,否则所有属于众圣世家的产业、力量等等一切都会拒绝方运,而且所有众圣世家的子弟都不得与方运来往,甚至于众圣世家任何进士都可以直接文战方运!

        这是众圣世家特有的权利,原本是为了保护世家特权不受侵犯。

        方运伸手翻出凶君蒙霖堂的饮江贝。(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