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儒道至圣 > 第490章 回京
  • 第490章 回京

    作品:《儒道至圣

        方运明白,自己把《望江南》送出后,谷国人第一时间拿走,然后请人对他的词进行改编,再把改编的词提前诵读出来。??? ..

        现在,方运只有两个选择,一是诵读自己的原词,但童行垵的词先出现,方运的后出现,事情会很尴尬。

        若是方运重新写词,短短几十息内必然写得极差。

        这种事对方运的文名打击不大,最多是污,但这对谷国人来足够了,成功恶心了他。

        方运静静地看着主持者,许久不话。

        临江阁内鸦雀无声,众人齐齐盯着方运,意识到事情不像表面上看起来那么简单。

        没有人知道那个童行垵的词与方运相似,连乔居泽等人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方运扫视一楼中身穿景国进士服的人,其余人都很正常,唯有一人神色出现明显的变化。

        方运缓缓道:“童兄,我方才写的是《望江南》,你写的也是《望江南》,而且你写的词句,我依稀在梦里见过。你在孔城居住多年,怕是忘了景国家乡饭菜的味道,等你回了京城,我设宴款待。”

        童行垵身体轻轻一晃,仰头看着三楼的方运,拱手道:“若再回景国京城,在下必当赴宴。”

        一些阅历丰富之人看到这一幕,隐隐猜到事情真相,但方运不,他们更不能什么。

        方运头,目光扫视谷国的上舍进士,又看了看主持者,微笑道:“其实我当时想了一首半《望江南》,那一首我写得不好,但第二首又想不全,便草草交付。方才我望着窗外,见到有女子在楼阁望江。我突然想全了第二首《望江南》,谷国的诸位,我把第一首词废弃,直接诵读第二首,可否?”

        几个谷国上舍进士神色不安,看向一楼文台的谷国主持者。

        那主持者看向谷国的一位上舍进士,那进士轻轻了一下头。

        主持者微笑道:“那首词既然丢了,也没人知道你写了什么,既然你想诵读第二首,并无不妥。反正我们就当你只写了一首。诸位,你们是不是?”

        无人应声,所有进士都看出有些不对,明哲保身。

        方运缓缓道:“那在下就以《望江南》为词牌诵读一首词作,以飨诸位。”

        “梳洗罢。”方运着转身,慢慢向窗边走去。

        有人低声道:“方才是看到女子,那这‘梳洗罢’应该是写女子清晨刚刚起床。”

        方运走了几步,又道:“独倚望江楼。”

        众人微微头,之前那人的不错。这两句就是写女子在清晨洗漱完毕后,一个人倚着临江的楼阁,望着江面。

        “过尽千帆皆不是。”方运缓缓诵出。

        好似有一股无形的力量凭空出现,每一个人的心里突然沉甸甸的。所有人细细琢磨这七个字,许多人赫然愣住,因为这句话简直如一把刀捅在人的心里,让每个人都明白那女子的思夫心切。竟然痴痴地盯着每一艘路过的船,可没有一艘船是自己丈夫的。

        “斜晖脉脉水悠悠,肠断白苹洲。”

        乔居泽只觉心猛地一跳。仿佛看到一个女子从清晨开始望着江面,一直到斜阳西下,余晖脉脉照在缓缓流动的江面上,最后只能伤心欲绝地望着江中的岛。

        整座临江阁寂静无声,所有人都被这首闺怨词所震撼,沉浸在一个女子思夫的感情中无法释怀。

        “梳洗罢,独倚望江楼。过尽千帆皆不是。斜晖脉脉水悠悠,肠断白苹洲。”一人轻声背诵。

        医家一人突然轻轻道:“望江南,又名野扁豆,平肝火,明目。”

        叹息声四起。

        “好一个‘过尽千帆皆不是’,区区七字道尽闺怨思夫,如画中白描,不过简简单单一句话,尽夺此方天地之光华。”

        “孔城多骚客,年年迎新人,日日盼旧人,每天不知多少痴情女子望着长江,只盼离开的那人回来。方运怕是看懂了她们的心。”

        “‘过尽千帆皆不是’,太沉重了,重得我几乎不出话来。这才是诗词的力量,不过一句话,道尽世间愁。不愧是方镇国。”

        “我一生若能写出这等诗词……不,只需写出一句,也足以含笑九泉了。”

        “这词一出,花楼的花娘们怕是又要疯狂一阵。”

        “何止疯狂,不知道又有多少清倌人决定非方运不嫁。前些天我就亲眼见过一个才貌双全的清倌人决定攒钱去景国找方运,唉……”

        “我要是女人,读了方运的诗词也绝对不会对其他男人有兴趣,方运害人啊!”

        “谷国几人和谷国主持者的脸色似乎不对啊……”二楼的一个圣院进士似乎是不经意间提起。

        众人这才观察谷国那几人,发现他们脸色要么变得蜡黄,要么浮现不健康的红色,要么呆呆地站在那里,要么悔恨万分,好像受到巨大的打击。

        方运离开窗边,慢慢下楼,景国其余进士急忙跟着下去。

        许多人却好像忘了方运,继续琢磨这首词,尤其是那句“过尽千帆皆不是”,恨不得揉碎了吞进肚子里。

        不多时,方运带领景国的上舍进士走到正堂门口。

        一人突然大喊:“方镇国,你不要彩头了吗?那可是三千两银子。”

        “帮我捐给孔城的善堂吧。”方运完,离开临江阁。

        谷国主持者呆呆地望着方运的背影消失在夜幕中,低头看了看被撕开的红纸袋,心中疑惑不解,到底是上了方运的当,还是方运真的能在几十息内想到一首绝世好词?

        他又看了看谷国的那些进士,轻轻一叹,摇了摇头。

        “我们为这场文会准备了许久,就算不能伤他文名,也会让他恶心一阵,可现在在他看来,今天发生的一切不过是听到一声狗叫吧……”

        方运等人回到住舍后聊到深夜便各自散去,

        第二天,掌院大学士带领景国的上舍进士离开孔府学宫,返回京城。

        方运的生活恢复了平静,白天和普通的举人一样去听课,若遇到学宫有大学士讲课必然前往聆听。

        和之前相比,方运的日常生活多了一环,锤炼战诗词。

        每日放学,方运前往学宫练习战诗词的场地,不断消耗才气使用战诗词,增强自己对战诗词的掌控。

        方运默默为登龙台积累。

        在这些天,雾蝶也完成了沉睡,正式成为家中的一员。

        不过和好动的奴奴与流星不同,雾蝶除了每天醒来接受第一道阳光的洗礼,平日就喜欢在方运怀里或肩头大睡。

        奴奴几次想把雾蝶当蝴蝶结戴在头上,最后都以雾蝶逃跑而告终。(未完待续。。)